首页 女士 古装言情 超级护花天王

第4225章 与过去的自己和解

超级护花天王 烈焰滔滔 6836 2020-01-13 19:35

  当看到莱诺名字的那一刻,兰斯洛茨如遭雷击,至少僵硬了两分钟才缓过来。

  他之前一直觉得失落的圣地有着种种不对劲,原来,不对劲的地方就在这里。

  就在“莱诺”这个名字上!

  当时,二十年前的雷雨之夜后,统计死者的工作交由兰斯洛茨负责,并且要将以往的死者汇总,做一个册子……但是,外界并不知道,这位亲王级人物并没有把这项工作交给任何手下人,而是亲自查看尸体,登记名字。

  从某些角度上面来讲,兰斯洛茨也是一个非常尽责的人,他不能让任何一个没死的人变成了名义上的“死人”,也不能让任何一个引起动-乱的家族成员逍遥法外。

  当然,对于那些因动-乱而丧生的族人,在兰斯洛茨看来,由自己把他们的名字亲手登记在死亡名单上,这是应有的尊重。

  所以,很少有人知道,极有野心的兰斯洛茨是一个如此具有责任心的人,是一个非常敬畏生命的人。

  也正是因为敬畏,所以才活得久,也正是因为敬畏,才愿意蛰伏隐忍多年,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就是雷霆万钧。

  当然,这并不是完全的夸奖兰斯洛茨。

  这是一个心性和能力都完全具备的野心家,从这个程度上面来讲,兰斯洛茨比凯斯帝林要更适合成为亚特兰蒂斯家族的主事人。

  也正是因为自己亲手登记了这些名字,并且和尸体一一对照,所以,兰斯洛茨才会非常确定,只要是自己写上的名字,就不会有错。

  “绝对不会错。”兰斯洛茨很坚定地说道:“死了的,就是死了,不可能复活。”

  他的手指从莱诺的名字上面拂过,不由得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其实,在兰斯洛茨看来,自己没有第一时间想到莱诺的名字,是有情可原的。

  虽然对方当时也是家族长老,地位和辈分都很高,但是,毕竟时隔二十年,很多记忆都淡化了,再加上当时死了太多人,所以,听了塞巴斯蒂安科讲述了在失落圣地中的遭遇之后,兰斯洛茨只是第一时间觉得不对,但是并没有立刻想到哪个环节让他起了疑惑。

  现在,一切都明了了。

  让他疑惑的环节,就在“圣地守护者”、就在“莱诺”的身上!

  “如果莱诺真的死在了二十年前,那么,出现在失落圣地中的‘莱诺’又会是谁?”

  这个问题不能深想,不然真的会让人感觉到后背发凉的!

  那可是家族圣地啊!是传承了好几百年的宝藏!

  此人能够出现在那里,并且冒充莱诺的容貌,必然对黄金家族了如指掌!

  那么……容貌是怎么冒充的呢?

  兰斯洛茨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很简单,必定是人皮-面具来仿制的,现在这玩意儿在黑暗世界一点儿也不新鲜,有的面具大师甚至会做得极致逼真,以假乱真根本不算有难度。

  兰斯洛茨在纠结着要不要把这个消息告诉塞巴斯蒂安科。

  这对执法队长的冲击将是极为巨大的。

  后者是这个家族最忠诚的信仰者与维护者,是坚信“传承之血”将他的实力提升到了如此高度,当然了,塞巴斯蒂安科并不是迂腐之人,如果告诉他真相,那么他会主动去进行甄别与判断的。

  只是,兰斯洛茨觉得,这时候去动摇一个男人的信仰,好像有点残忍。

  盯着手里的那个名册,盯着自己亲手写上的那个名字,兰斯洛茨的眸光之中透着无与伦比的凝重,他自言自语:“你到底是谁?想要来干什么?传承之血到底又是什么东西?”

  这是一个传承了上千年的家族,其中的未解之谜简直不可想象。

  没有人能够给兰斯洛茨答案。

  夜深了,他确实也累了,但是,身上的寒意却久久不散,胳膊上也仍旧是鸡皮疙瘩。

  这个深夜,好像前所未有的寒冷。

  想了想,兰斯洛茨拿起电话,说道:“给我打听一下凯斯帝林的行踪。”

  也不知道他此举是想要把这里的烂摊子甩给自己的侄子,还是想要和对方就亚特兰蒂斯的未来好好地谈一谈。

  “我好像错了。”

  兰斯洛茨想要回到自己的卧室,结果却路过了女儿的房间。

  蜜拉贝儿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在这里居住了。

  兰斯洛茨花了半生心血培养的“荆棘之花”,已经离他远去了。

  他是个从不认错、也从不认为自己做错的人,但是这一次,兰斯洛茨没有否认自己的问题。

  其实,现在觉悟,还不算迟。

  不管年纪多大,只要能够正视自己的错误,就是值得的。

  打开蜜拉贝儿的房间看了一看,一切都还在原样,兰斯洛茨的眼前好像出现了很多画面,随后,他摇了摇头,退出了房间,轻轻关上了门。

  以往,他认为孤独是一种源自于灵魂的辽阔,但是此时却发现,孤独终老真的没有太大的意思。

  家族已经满目疮痍,自己毕生的追求已经没有了意义。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的院门被推开了。

  随后,有脚步声传来。

  兰斯洛茨正要打开自己的房门,手顿时一僵,随后他的表情也缓和了下来。

  对于这个脚步声,他真的太熟悉了,并且,此刻他非常希望这脚步声响起。

  当兰斯洛茨判断出这脚步并不是自己的错觉之时,心中便骤然一轻。

  随后,一个身穿黑色紧身皮衣皮裤的姑娘,便出现在他的眼中。

  这姑娘俏生生的站在门口,即便风尘仆仆,也仍旧无法遮掩她的精致面容。

  正是蜜拉贝儿。

  “爸爸,我回来了。”她说道。

  蜜拉贝儿此刻眼眸之中波光流转,好似一泓秋水。

  “回来了就好。”刚刚设想中的情景忽然变成了现实,兰斯洛茨觉得有些恍惚,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也不是个善于表达情感的人,甚至这方面对于他来说属于完全陌生的领域。

  所以,哪怕心中的情绪又惊又喜,但是兰斯洛茨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一如往常:“家族最近发生了一些乱子,早点休息吧。”

  蜜拉贝儿看着自己的老爸,把金色的马尾辫解开了,那如瀑布般的长发顿时披散了下来,在这样的夜色之下显得极美。

  “我听说了,所以回来看看有什么能帮到您的地方。”蜜拉贝儿说道:“看到您没事,那我就离开。”

  她的嘴上虽然这样讲,可是,刚刚那解开头发的行为,完全就是女儿回家才会做出来的动作啊。

  说完,蜜拉贝儿便转身朝外走去。

  兰斯洛茨一听,心里顿时有那么一点点的慌乱,他几乎是立刻说道:“站住!”

  “站住……”蜜拉贝儿无力吐槽:“这好像是对敌人说的话,爸爸。”

  兰斯洛茨不擅长表达情感,但是他知道,如果今天自己不开口的话,可能就会后悔一辈子。

  蜜拉贝儿已经给了他一个台阶下,哪怕兰斯洛茨再好面子,此刻也得就坡下驴了。

  此生如此短暂,还是不要留有遗憾。

  “既然回来了,那么就别走了。”兰斯洛茨说道。

  蜜拉贝儿站着没动,仍旧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的父亲。

  家族发生了这么大的乱子,蜜拉贝儿得知了消息,万里迢迢的从南美赶了过来,她既然选择回来,同样也没打算走。

  但是,这个女儿要的,就是自己老爸的一个态度。

  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蜜拉贝儿认为自己总要报答,但是,只要老爸开口说出某个词,她就会坚定无比的留下。

  在女儿的注视之中,兰斯洛茨轻轻地一叹:“女儿,这么多年……是我错了。”

  是我错了。

  此言一出,蜜拉贝儿的眼眶顿时红了,两行清泪从她的眼角流了出来。

  她知道,自己的老爸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此时愿意对她低头认错,其实……真的很难。

  这在以往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关于父亲向自己道歉的场景,蜜拉贝儿设想过无数次,但是她从来没想到,此刻,听到父亲说出“是我错了”,她涌上来的是满满的心疼。

  有些事情,不到真正发生的那一刻,你永远不知道自己会是个什么样的心情。

  人就是这样,前半生一直在和自己较劲,和世界较劲,但是,终有一天,你会和自己、和这个世界和解。

  “爸爸,我去休息。”

  蜜拉贝儿喊了一声,随后抹了一把眼泪,拉着箱子进了房间。

  关上门,她靠着墙,无声流泪。

  这么多年被逼迫似的培养,蜜拉贝儿同样也不怎么擅长表达自己的情感,刚刚泪流满面的样子,很少会被自己的父亲看到。

  这时候,兰斯洛茨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回来了就好,明天,去看望一下歌思琳吧。”

  说完,他便回房间了。

  也许,经过了今天这次的事情,兰斯洛茨会发现,好像“道歉”也没有那么的难。

  在这崎岖且艰难的世界上,还有太多的事情,比“道歉”要难得多,也残忍得多。

  …………

  当苏锐醒来,月亮正挂在夜空。

  歌思琳还在沉睡之中。

  由于房间里面并没有关灯,因此,苏锐很容易就发现,后者脸上的伤疤已经完全脱落了,新生皮肤的颜色也在渐渐向着之前的肤色在靠拢。

  不可思议的恢复速度!

  而这时候,歌思琳的手指动了一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