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士 奇幻玄幻 暮色之昱

卷一 惊眠 第十七章 命运的手

暮色之昱 楚小流 5448 2019-11-16 01:54

  池昱接到蜂王的传唤时,春季的总成绩刚刚刚刚公布。

  由于只选修了一门副课并且他近来一直把重心放在斗士的训练上,导致他的总分排名已经跌到了前十名之外。

  蜂王对池昱的偏心早就成了众所周知的事,池昱对这种时不时的传唤慰问也习以为常,但这一次有所不同,也许是成绩不理想的原因,他总感觉有点心神不宁。

  一路上,池昱都在整理着措辞,蜂王的喜悦和纵容不可能是无限的,这一点池昱很清楚,而现在还没到可以摊牌的时候,有必要的话,这次之后他就需要抽出一些时间来好好再修一门副课以弥补总分落差了。

  只是当他推开蜂王办公处的大门时,心立刻就沉了下去,所有准备好的借口都从脑子里消散无踪。

  蜂王把自己堆在那张极致奢华的裘皮软座里,他的穿衣风格一如既往,搭配着各种颜色,只不过今天全是深色调,妆容也是色泽浑浊,整个人透着一股阴郁。虽然他的脸上挂着池昱熟悉的微笑,但池昱从他眼里感受不到半分笑意,只有如毒蛇般的刻骨冰冷。

  还没等池昱行礼,他就开口说:“最近有点忙,所以好一阵子都没能关照你了呢!”

  不用多想,池昱就立下军令状:“只要再选修一门副课,下一季我一定能把分差追回来!”

  但蜂王却摇了摇手指,他站起身来,走向池昱说:“虚名而已,弄出这个排名机制,只不过是为了让那些没有资本又心性惫怠家伙能看到有多少人比他们更努力,满足于安逸现状的结果就是成为别人的垫脚石,唔……虽然能作为一些评估价值的参考,但,不是对你。”

  他围着池昱缓缓踱步,手指从池昱的一边肩头沿着脊背划到另一边。

  “你和他们不同,你的价值与生俱来,就像一块美玉,后续的进步只是由工艺雕琢而呈现出更完美的形态。”

  他摊开手掌,在池昱厚实的胸膛上轻轻抚摸。

  “从一开始,我对你就没有期待,因为这是必然,我蜂巢未来的头牌必然是你,而你,又比我预想中的更为努力,我非常满意!”

  池昱奋力地放松自然绷紧的身体,蜂王的话听起来尽是赞誉,但他却愈发感到透骨的冰寒。

  “瞧,这副面貌和身体,青涩未尽而成熟初显,连我都忍不住要感到动心。”蜂王又转而挑起他的下巴,嘴里不住地啧啧感叹。

  池昱移开视线不与蜂王对视,心口像压着一块巨石,几乎让他喘不过气。这种时候,他突然觉得那些直来直去的野蛮人变得可爱起来。

  终于,一直虚握的命运之手落了下来,却是重的。

  “过剩的工艺就不能算是雕琢了,而是损毁。而对于你来说,这个程度刚好,没必要再和那些跳梁小丑们争风头,我想,是时候让你体现你真正的价值了。”

  蜂王轻轻倚在华丽而宽敞的长桌旁,说出了对池昱的最终审判,眼里全是冷酷的笑意。

  池昱如遭雷击,他艰难地扯出一个笑容,意图做最后的挣扎:“我觉得我还欠缺许多,还……”

  但蜂王立刻就将他打断了,惊异道:“怎么?你看起来似乎不太开心,要知道那些低劣种起码还一到两年的时间才能有机会证明自己,而不出意外的话,那个时候你已经高居宝座了。蜂巢从来都只会是新生血液的天下,你从现在开始就走在了所有人的前头,难道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池昱抬头与蜂王对视一眼,然后默默低下头去。

  他知道,如果再继续,他今天离开这个房间的方式就不是靠自己的双腿了。

  “没有,感谢蜂王大人的厚爱。”

  “行了,我有些困乏,就不与你细说了,相关事宜我后续会安排,去候着吧。”

  蜂王摆摆手,池昱机械般地转身,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出了房间。

  看着池昱的背影消失,蜂王从鼻孔里哼了一声,自语道:“聪明的小家伙,只可惜现实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打败的。”

  他举起手来细细地观摩着,皱了皱眉,然后又开始了不厌其烦的涂抹工序。

  池昱行尸走肉般浑浑噩噩地回了寝室,余之华和夏巍看到他这副模样都被吓了一跳。正在洗衣服的余之华急忙擦干手伸到他额头上试探着,疑惑道:“怎么了这是?也没生病啊!”

  夏巍跳下床,用力拍了拍池昱的肩膀,皱眉道:“被揍了?”

  池昱摇摇头,苦涩道:“我不能继续参加集训了。”

  夏巍一时没反应过来,余之华惊道:“不可能啊,你这不是才……”

  他顿了顿,似乎想到了什么,叹气道:“好吧,你这发育比起我当初还要成熟几分,但这也不是理由吧!”

  池昱用力胡乱地揉着头,绝望道:“我不知道,我现在脑子里一团乱麻。”

  “也许是我们私下训练时被盯上了,还是不够谨慎啊!”脑子转过来的夏巍摸着下巴沉吟道,看到余之华投来疑惑的目光,他无奈地摊摊手,“公馆里还是有不少我无法探知的存在,如果蜂王有心的话,自然逃不过他的眼睛。”

  “那现在你准备怎么办,要放弃吗?”余之华正色道,他少有郑重。

  池昱平静下来,沉声道:“不,我不想放弃!”

  “可是现在不单单是时间和资源的问题了。”夏巍忧虑道,他看了一眼余之华,继续说,“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蜂巢的工作会不断地把人掏空,不管是身体还是精神。长此以往,就不是你放不放弃能决定的了。”

  刚刚提起斗志又被狠狠砸了一锤,池昱立刻泄气得像霜打过的茄子般。

  余之华目光微闪,上双手拍着他的肩鼓舞道:“好了,别沮丧,天无绝人之路,走着看,都付出这么多努力了,先对付过眼前这关吧,我给你讲一些比较关键的事项。”

  池昱稍稍振作,打起精神认真听着余之华来自“前辈”的忠告,插不上话的夏巍只能在一边愤愤地咒骂起蜂王来。

  第二天,暮色还未完全降临,池昱就被人带到了蜂巢的本部。

  这是他两年来除了当初被交易的那次以外第一次出入公馆的商娱区,从平时只能看到同龄人的环境一下子跨越到流动着形形色色各类人的地方,就像是重新认识了一遍世界。在途中,一个酒气熏天的壮汉和一个衣着华丽的商贾在人来人往就显得不是很宽敞的甬道里发生了摩擦。一边怒气冲天骂骂咧咧,一边满脸鄙夷和嫌恶,最后在领着池昱的这个统管分向两边的赔笑和调解中,商贾请客壮汉再喝一杯,结果壮汉一脸不容拒绝地掏腰包付了钱,两人欢笑收场。池昱在一旁看得咋舌,觉得真是不可思议。

  随后他被带到了一处浴池,两个只是身着片缕的侍女将他从头到脚洗刷了个干净,最后还在他身上抹了一层油。这种散发着淡淡香气的油塑造出的高光能够让人的肌肉线条显得更明显,也就更具有直观视觉上的冲击力。

  池昱全程满脸通红地闭着眼,身体僵硬得如同木头,惹来那两个侍女不少的调笑。

  做完这一切后,他又被带到一个大厅的幕后等待着。

  余之华说过,这一轮叫做“招蜂”,只有那些没有被预约的蜜蜂和第一次出巢的新人才会参与。而对于池昱这样的新人来说,这是第一轮直接冲击自尊的考验,他将会被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供人欣赏,无数种目光会毫无遗留地直击他的心里防线。

  哪怕是余之华提前揭露过,池昱仍旧无法抑制地想要立刻逃离,但入口处两名环手抱胸的大汉不断地提醒着他,今晚,最重要的东西只有他的性命。

  大厅里灯光昏沉,气氛萎靡。池昱隔着帷幕,听到侍从正在大声地介绍每一位登场的蜜蜂,随即就是一阵阵女人们的笑声以及露骨的调笑。

  不知过了多久,池昱听到帷幕后面的侍从开始介绍起了自己――整个等候室已经只剩下了他个人。

  大厅里的气氛一下子高涨起来,因为侍从的介绍词里尽其所能地描述着压轴出场的池昱如何与众不同,并且提到他还是个雏儿。

  池昱深吸一口气,咬着牙离开了座位。

  但这时,介绍声戛然而止,有人匆忙地打断了侍从的生动发言,一个位高一级的分统管将他替换了下去,然后开始搬出一堆五花八门的理由来表示本次的“压轴”将被取消。

  帷幕外闹哄哄的一片,池昱扒开一角准备偷偷看看,却被人轻声喝止。

  他回过头,发现是最开始引领他的那个统管,此刻正一脸怪异表情地望着他。

  池昱感到有些莫名其妙,而那个统管只是招招手,对守门的两名大汉命令道:“给他找身像样的衣服,然后带去潮汐阁!这身油也给他擦了,跟泥鳅似的,可别坏了客人的兴致!”

  “真是奇怪了,那位夫人怎么会知道这小子……”

  临离时,池昱听到他又自言自语地嘟哝了一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