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士 其他 乱世危情

第二百章 打听下落

乱世危情 宸星宝盖丁 3709 2019-11-29 08:37

  枫城火车站,齐梅兰拉着顾梦的手,一个劲的叮嘱“你现在嫁人了,可不能再像以前一样那么任性,知道吗?”

  顾梦笑道“娘,我嫁的是良平哥,我再怎么任性,他都不会说什么的。”说着,看着一旁的顾良平,问道“是不是?”

  “你都这么说了,他能说什么?”齐梅兰好笑的轻推了一下顾梦的额头。

  顾良平笑道“小梦说什么都是对的!”

  顾启明哈哈一笑“良平,你可不能这么惯着她!”

  顾梦得意的道“娘,您就放心吧!”

  齐梅兰道“去了上海,毕竟不比梅龙镇,良平在那里呆的时间比较长,认识的人也多,有什么事情切不可自己冒然行事,要多问问良平,知道吗?”ii

  “知道了娘!”顾梦道“我又不是去干嘛,会有什么事情啊?您就别担心了,把心放到肚子里,跟我爹好好过你们恩恩爱爱的日子吧!”

  “你这孩子!”齐梅兰嗔怪道“都成了亲的人了还这么贫嘴!”

  顾梦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顾启明拉过齐梅兰道“好了,火车就快开了,让孩子们上车吧,他们又不是不回来了。”

  “走吧走吧!”齐梅兰摆摆手。

  “爹,娘,那我们走了!”顾良平道。

  “走吧!”顾启明道,与妻子一起站在车下,朝着上了车的顾良平和顾梦挥了挥手,便转身准备出站了。

  刚一转声,便看到唐震山站在不远处,正看着他们,见他们望了过来,抬腿走到两人面前。ii

  “顾兄,顾夫人,好久不见!”唐震山拱了拱手“最近可好?”

  虽然不想承认,但齐梅兰也知道自己的性格是完全随了父亲,嫉恶如仇,对于自己不喜欢的人连理都不想理,但人家都主动上来打招呼了,就这么甩脸走人好像也不太合适,她就站在一边也不说话,反正有顾启明在,他这个人最重礼节,哪怕是心里再厌恶这个人,面子上都会做的过去的。

  顾启明也回了一礼“唐兄,好久不见!”

  “你们这是来送人?”唐震山看了一眼火车,问道。

  难不成是来火车站参观?齐梅兰心里觉得好笑。

  “是!”顾启明回道“唐兄也来送人?”

  唐震山点头“逸风要去上海,我来送送他。”ii

  顾启明点了点头,觉得也没什么可聊了,刚想告辞,又听唐震山道“据闻顾府前些日子办了喜事,既是嫁女儿又是娶媳妇的,原想着上门去道个喜讨杯喜酒喝,奈何杂事缠事,实在是抽不出空,还请顾兄见谅!”

  “唐兄客气了!”顾启明道“唐兄军务繁忙,顾某理解!”

  齐梅兰偷偷拽了拽顾启明的衣服,顾启明会意,向唐震山道“唐兄,我和内人还有些事情要办,就先告辞了!”

  “顾兄不急!”唐震山拦住顾启明道“既然二位来了枫城,若是不尽尽地主之宜,让别人知道了,还说我不懂礼数呢!”

  咱们本身也没什么交情,不过就是儿女曾经订过婚而已,再说你们当初不是闹着要退婚吗?现在又来套什么交情呢?ii

  顾启明道“唐兄不必客气,我们当真还有事,就不叨扰了!”

  唐震山道“顾兄有事,那我也不便勉强,我还有一事想问问顾兄,不知可否借一步说话?”说着他看了一眼一直站在旁边不说话的齐梅兰。

  顾启明也看了眼齐梅兰,对唐震山道“唐兄有什么话可直言,我夫妻二人之间没有什么需要隐瞒的。”

  唐震山点头道“顾兄夫妻二人恩爱有加,倒是让唐某深感钦佩啊!”顿了一下,他道“不知二位可知落阳寨齐当家现在何处?”

  顾启明面色如常,道“岳父一向行踪飘忽不定,我们也有两年未见过他面了,不知他现如今在哪里。”

  两年前落阳寨人去寨空,仿佛是一夜之家,枫城一带最大的山寨凭空消失了,但是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那时候有传言,说是唐震山派军队偷偷将所有人都杀了,但是这个传言也有些站不住脚,落阳寨人数众多,想要无声无息的将人杀光而不闹出一点动静,甚至不留一丝痕迹,这无论如何也是做不到的,最好的解释,就是落阳寨所有人都撤离了,只是他们那么多人,撤到哪里去了呢?ii

  这两年,唐震山也派人在四处打探,但是一点消息都没有,落阳寨就像是唐震山的一块心病,他一直想纳为己用,经过上次攻打,他们损失惨重,他在等待时机,等待一个能将落阳寨收编最好的时机,可是等来等去,他都没有等到内应传来消息,最后只等来了一个人去寨空的山寨,他刚收到消息的时候,是说寨里还留了几个人守着,他迅速派人前去,不管怎样,先将那几个人带回来,严刑拷打之下 ,就不信他们不说,可是等他的人到了那里,连一个人影都没有见到。

  至此,落阳寨仿佛凭空消失了,他也一直在等着内应传消息回来,可是一直都没有,想来他多半是被揪出来处理掉了。

  “顾兄不要误会!”唐震山看到齐梅兰脸上带有愠色,忙道“我找齐当家不为别的,只是这落阳寨毕竟在我枫城地界,他们……不管怎么说,都是土匪山寨,我总要给枫城百姓一个说法,若是他们哪天突然又跑出来打家劫舍,那岂不是让百姓不安?”

  尽管齐梅兰一直对父亲心怀恨意,但那毕竟是他父亲,她可以恨,但绝不容许他人污蔑,她冷冷道“敢问唐大帅,落阳寨何时打过家劫过舍?又或是杀过人放过火?”

  唐震山笑道“顾夫人也不必动怒,令尊的为人我还是信的过的,落阳寨在他手里确实没有做过什么滋扰百姓的事,但万一现在落阳寨不是他做主呢?他们毕竟是土匪,如若哪天活不下去了,谁又能保证他们不会出来做恶?我做为枫城一方主帅,自然是要尽己所能保护枫城百姓的,还请顾夫人谅解!”

  “保护?”齐梅兰冷哼一声,也不想与他多说,道“他的下落我们不知,唐大帅若是不信,随时可以去顾家,要怎么找怎么翻随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