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士 古装言情 万古帝尊

第四千七百零七章 一剑机会

万古帝尊 第一神 5440 2020-01-13 19:38

  血债,命偿!

  方南最后一个话音落下,周身杀意已是难以遏制,如无形触手一般,在虚空之中蔓延,竟有封锁时空之象。

  “这……”

  白子秋目光剧烈一颤,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他能清晰地感受到虚空之中的凌冽杀意,几乎让他喘不过气气来。

  他曾听义父伍沧浪说过,九湖剑盟的天纵地横人王剑者,都是地奇境强者,个个都有着横压一座城的实力。

  方南身为天纵十三剑之一,实力比之地横十七剑和人王十九剑,还要强上不少。

  最保守的估计,方南也有着地奇初期的修为。

  地奇境相较于人奇境,虽然只有一境之隔,但其中却有天壤云泥的差别。

  地奇境武者,已经可以利用大地山川之势,借此逆转时空,极为恐怖。

  这就是为什么,方南杀意释放的同时,能直接封锁时空!

  的确,聂天很强,但他真的强到,能够对抗地奇境强者吗?

  据白子秋所知,八大公子之中,即便是那最强的两人,也未必有实力与地奇强者一战。

  “想要我的命,你够格吗?”

  面对咄咄逼人的方南,聂天却是丝毫不惧,脚下轻轻一转,周身剑气凌厉释放。

  “砰!”

  顿时,虚空闷然一声响,虚空之中的无形杀意凝聚之势,碎!

  “嗯?”

  方南双瞳陡然一缩,惊骇之情,溢于言表。

  白子秋也是一愣,惊了个目瞪口呆。

  难道说,他之前所见,仍旧不是聂天的真正实力吗?

  “这家伙的剑意,好强!”

  方南背后十多人,脸色几乎同时变了,惊骇无比。

  他们都是九湖剑盟的剑者,岂能看不出聂天剑意的强大。

  但更为恐怖的是,聂天的修为,更是强悍。

  以剑气硬生生破开方南的杀势,至少也要人奇巅峰修为。

  但看聂天的年纪,甚至比白子秋还要小一些,怎么可能有如此境界?

  “能以剑气硬破我的杀势,你的天赋,的确让人惊艳了。”

  片刻之后,方南冷静许多,目光阴沉着,道:“你是盛一尘,还是卓昆仑?”

  盛一尘,卓昆仑,正是刑狱九大公子之中的最强两人。

  以聂天的年纪,又跟白子秋同时出现,方南如此推测,并不奇怪。

  “你猜错了,我的名字叫,聂天!”

  聂天嘴角扯动一抹冷冽,淡淡回道。

  “聂天?”

  方南眉头一皱,心头奇怪,随即想到了什么,惊道:“你是天道宗的道子,还是天魔宗的魔子?”

  刑狱界最强的四大势力,一宗一魔,刀剑双盟。

  一宗一魔,正是天道宗和天魔宗。

  刀剑双盟,正是神武刀盟和九湖剑盟。

  四大势力之中,天道宗和天魔宗是公认的泰山北斗,只是这两个门派,不想与世俗有太多瓜葛,所以声势不强。

  但事实上,天道宗和天魔宗的实力,尚在刀剑双盟之上。

  传闻之中,天道宗和天魔宗是由师兄弟两人,分别创立,可以说是同出一脉。

  原本两宗关系亲密,如同一家。

  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两宗的关系越来越差,到了最后,几乎势不两立。

  天道宗有一位道子,天魔宗有一位魔子。

  这两人,长年不入世,所以不在九大公子之列。

  但传言之中,他们的天赋和实力,碾压九大公子。

  聂天自报姓名,带一个天字,再加上他气息特殊,与寻常奇门武者有很大差别。

  所以方南猜测,他极有可能是天道宗的道子,或天魔宗的魔子。

  “不用瞎猜了,我只是个无名之辈而已。”

  聂天冷笑一声,道:“倒是你这个九湖剑盟的强者,恃强凌弱,滥杀无辜,早已失了一名武者的本心!”

  “本心?”方南听到这两个字,不由得冷笑一声,好似听到了一个笑话,道:“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强者为尊,弱者生存的权力,是强者赐予他们的。若是强者想让他们死,便如同碾

  死蝼蚁一般。”

  “哦?”

  聂天目光陡然一沉,道:“那是不是说,你能活到现在,也是因为我的恩赐?”

  听到这话,方南脸色刷地变了,冷冷道:“小子,你的实力和天赋,确实世所罕见。但若是这样,你就觉得,你比我更强,那就太可笑了。”

  “出手吧。”

  聂天眼中冷意加剧,道:“你只有一剑的机会。”

  “找死!”

  方南再也无法克制狂怒,暴吼一声,周身气势狂放,竟如火山爆发一般,滚滚之力,让四周虚空都跟着剧烈晃动起来。

  “这就是地奇境武者的力量吗?”

  聂天眉头微皱,感觉到方南的气势极强,远非之前的血妖门主和白子秋可比。

  “好恐怖的气势!”

  白子秋见状,也是脸色一变,直接退到数十米之外。

  不得不说,方南的力量,超出了他的预料,比他之前见过的大多数地奇境强者都要强。

  “小子,你现在是否还觉得,你比我强?”

  方南狂笑一声,手中出现一把青色长剑,周身剑气四溢,激荡在虚空之中。

  “诸多废话。”

  聂天嘴角扯动一抹冷冽,昊天剑沛然出鞘,一股剑气倏然而出,凌厉之气,划破虚空。

  “嘭!”

  下一瞬间,虚空闷然一声爆鸣,方南周身剑气轰然而碎,整个人被逼得狂退数步,甚至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你……”

  他稳住身形,神情错愕地看着聂天,心中震撼,无以复加。

  聂天,竟以一道剑气,直接破开了他的剑势屏障,这怎么可能?

  “这……”

  不远处的白子秋也被眼前一幕惊呆,倒吸一口凉气,直接说不出话来。

  方南可是天纵十三剑之一,在聂天的面前,竟是不堪一击!

  聂天,究竟强到了什么地步?

  “你若是再不出手,那便连一剑的机会,也没了。”

  聂天看着方南,冷冷开口。

  “狂妄!”

  方南彻底暴怒,周身剑气再度爆发,狂暴之意,如同惊涛骇浪。

  “给我死!”

  下一刻,他暴吼一声,一剑狂斩,虚空陡然一沉,好似要直接裂开一般。

  庞然剑影,挟带可怕的压迫之势,向着聂天压下。

  “小心!”白子秋感受到磅礴压力,不由得双瞳一颤,惊呼一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