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情感 都市娱乐 消防员手记――那些年经历的人和事

(五)不速之客

  &bsp;&bsp;&bsp;&bsp;我们几个是被战友搀扶回急救车那里的,王参谋长在了解了仓库存放的物质之后,在指挥部里着急得大发雷霆,他立刻向支队长、政委汇报了情况,又把百货市场和街道办的负责人叫到现场商量对策。

  &bsp;&bsp;&bsp;&bsp;与此同时,他下命令让仓库门口所有的消防员立即后撤,侍机行动,并马上部署消防机器人深入着火点寻找鱼粉饲料,喷水灭火,同时调来几套重型消防隔热服,准备再次内攻使用。这种隔热服采用复合铝板防火布料,穿上去全身都是银色,就像宇航员一样,具有阻燃隔热毡、阻燃、反辐射热等特性,能抗住火场1000度左右的高温炙烤。

  &bsp;&bsp;&bsp;&bsp;因为左耳被火苗严重灼伤,露出了血淋淋的皮下组织,所以,急救车上的护士下来准备帮我处理,徐林和二号员的手腕裸露部位也在撤退中被利器划伤,做些简单的伤口处理之后就到旁边休息去了。

  &bsp;&bsp;&bsp;&bsp;我当时没啥特别的感觉,只觉得耳朵上很辣,像是浸了辣椒油。直到护士小姐姐拿碘酒帮我消毒。我痛得“啊”,几乎是大叫起来,身子不由自主开始乱动。

  &bsp;&bsp;&bsp;&bsp;“忍着点,马上就好了,皮都破了。”小姐姐一只手抓住我湿乎乎的战斗服,一边麻利的上药。在这寒冬腊月里,我头上不停有汗液混着水滴下,滴在护士上药的手上,而且身上还有很浓重的臭海鲜味儿,但她好像并不在意。

  &bsp;&bsp;&bsp;&bsp;急救车后门敞开。里面,刚才那个被拦下来的军大衣老头正半躺在便携床上吸氧、输液,左脸上仍然粘着胶布,脚上的棉袜沾满了泥巴,手里插着点滴,他就这样看着我处理伤口,目不转睛,但眼里无神,像是发呆,又像在沉思。

  &bsp;&bsp;&bsp;&bsp;我被他瞪得心里发毛,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索性笑笑,看着他没话找话:“老伯,你感觉好些了吗?”

  &bsp;&bsp;&bsp;&bsp;老头还是那样盯着我,也没有说话,怪怪的气氛让我不好再继续追问下去了。

  &bsp;&bsp;&bsp;&bsp;“好了,记得这两天别沾水。过几天去医院换药。”护士小姐姐上好烫伤药之后不忘叮嘱一句。

  &bsp;&bsp;&bsp;&bsp;正在这时,“方路,方路,收到请回答。”对讲机里传出了王参谋长的声音。

  &bsp;&bsp;&bsp;&bsp;我谢过护士后忙拿着对讲机回复。

  &bsp;&bsp;&bsp;&bsp;“你到指挥部来一趟”。

  &bsp;&bsp;&bsp;&bsp;指挥部里灯火通明,这场灭火战斗已经持续近2个半小时,仍然有数量不明的可燃物储藏在仓库内,并且什么饲料和鱼粉之类的物质并不在百货市场负责人提供的仓库物品清单中。

  &bsp;&bsp;&bsp;&bsp;“那你说是什么?现在明摆着,我们的人受伤了。”见我进来了,王参谋长气愤地抓着我的衣服,一把将我拽到百货市场负责人的身旁。

  &bsp;&bsp;&bsp;&bsp;这时候,指挥部各个单位的工作人员都停下了手中的事情,无论是领导还是工作人员,目光都投向了这边。

  &bsp;&bsp;&bsp;&bsp;“还有一个,刚才一直叫头晕,又在呕吐,已经拉到医院检查去了。”他补充说了一句。我想,那八成是先期进入火场的副中队长王志斌。

  &bsp;&bsp;&bsp;&bsp;我忍着受伤的耳朵带来的钻心疼痛,穿着一身湿漉漉、汗涔涔的战斗服,提着空气呼吸器的钢瓶,尴尬的站在一群人中央,脸上火烧一般难受,说不出什么滋味。

  &bsp;&bsp;&bsp;&bsp;百货市场的负责人被参谋长的气势震慑住了,这位三十多岁的青年人显然也没有料到会出现这样的场景,惊讶加尴尬,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王参谋长,一时间竟说不出一句囫囵话。

  &bsp;&bsp;&bsp;&bsp;“我现在关心的是到底问题出在哪里?我说是鱼粉自燃了,你不信。那好,你说,可燃物质究竟是什么?数量有多少?放在哪里?你们清楚吗?”王参谋长根本不理会,接着发炮。

  &bsp;&bsp;&bsp;&bsp;“王参谋长,我……我刚才已经说了几遍了,真的……没有。哦,不,我真不知道,这里商铺上千家,我们都是有仓库位租赁合同的,仓储物品也是有清单的,大家都签了字,都在电脑里面,我可以带你去查。”负责人刚开始声音有些胆怯,但吞咽了一口唾液后,又恢复了正常。

  &bsp;&bsp;&bsp;&bsp;“是啊,王参谋长,小林说得没错,我们每天监督他们例行巡查,每周上门抽检安全工作,仓库都是上锁的,这是消防安全重点单位,出事了,谁都担不起责。”环城路街道办的李副主任推推鼻梁上下塌的眼镜,摆摆手在旁边帮腔。

  &bsp;&bsp;&bsp;&bsp;“只是这段时间在翻新库房,难免有少数商家的存货移动混堆,这都正常,办事处和商场也出面组织协调了,毕竟每个区域都要翻新不是?这方便别人也是方便自己嘛,况且这库房晚上还有人值班,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也很无奈。”李副主任不再作声,只是一脸惆怅。

  &bsp;&bsp;&bsp;&bsp;王参谋长冷笑一声,“李主任,恐怕问题不只是这样吧,在你们的监管范围内难道真的没有盲区?那么隔仓库的彩钢板是怎么回事?那东西全是夹心泡沫,遇火会轰然,你们会不知道?”

  &bsp;&bsp;&bsp;&bsp;“参谋长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李副主任有些尴尬,他不解的问道。

  &bsp;&bsp;&bsp;&bsp;王参谋长并没有立刻回答他,只是拿起摆在旁边桌上的对讲机吼道:“吴昊,把人给我带进来。”

  &bsp;&bsp;&bsp;&bsp;放下对讲机,王参谋长放平语气,意味深长但有力说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李主任、林经理,我不知道百货市场的管理是个什么样的规定,追究责任也不是我的职责范围。先不说你们仓库私自搭建彩钢板的事。但现在,我们几名同志进入火场受了伤,火势仍然很大,还发生过不止一次轰燃和爆燃。我们打了两个半小时的仗,敌人是谁?起火源究竟是什么?到现在也没有个明确的说法,我必须要弄清楚了,才能有针对性的开展灭火行动,才能放心地把我的队员派进去内攻,不然,火势越来越大,后果不堪设想,我作为火场指挥长,我失职!我向我的队员交代不了,这个仗也真的没法再继续打下去了。我需要有个说法,才好……”

  &bsp;&bsp;&bsp;&bsp;“参谋长,人带来了。”王参谋长话音还没落,吴昊的声音就出现在门外。

  &bsp;&bsp;&bsp;&bsp;指挥部众人的目光又齐刷刷地射向门口,吴昊抱着一个氧气袋率先走了进来。

  &bsp;&bsp;&bsp;&bsp;接着,他站在门边,搀进了急救车上的那个古怪老头。

  &bsp;&bsp;&bsp;&bsp;老头还披着那件绿色的军大衣,鼻孔里插着氧气,脸上贴着半截固定的胶布,在室内灯光下,不知道谁拿给他一双棉鞋穿在脚上,气色也比早些时候从急救车里逃跑的样子看起来好了一些。

  &bsp;&bsp;&bsp;&bsp;我满脑子里都是问号,浮想起了前几番他挣脱护士逃跑,痛苦流涕,还直愣愣的看着我处理伤口的场景。我越来越疑惑地看着这个古怪的老头子。

  &bsp;&bsp;&bsp;&bsp;他轻轻地拍了拍吴昊的手,又摆摆手,示意不用扶着他了。

  &bsp;&bsp;&bsp;&bsp;这时候,百货市场的负责人林经理忽然冲上前去扶着老头的手,“李叔,你不是在医院吗?我派人去看你了,怎么你到这里来了?”

  &bsp;&bsp;&bsp;&bsp;李老头憋着嘴不说话,直愣愣的看着大家,像是有一股气堵住了他的口,氧气管旁边的嘴角微微的抽动。

  &bsp;&bsp;&bsp;&bsp;他没有和林经理说话,径直走到王参谋长面前,吴昊赶紧拿着氧气袋跟了上去。

  &bsp;&bsp;&bsp;&bsp;“领导,你们……要抓,就抓我吧,都是我……呜呜,我闯了大祸,我对不起……”李老头满脸愧色,吭哧吭哧的说着,憋不住嘴,低着头,一下子哭了出来。

  &bsp;&bsp;&bsp;&bsp;这一下子剧情大反转,指挥部的人都炸了锅,纷纷七嘴八舌的疑惑这老头子什么来路,一把年纪了,跑到这来认错。

  &bsp;&bsp;&bsp;&bsp;“李叔,你……”林经理和李副主任更是瞠目结舌,完全搞不明白这是啥状况。

  &bsp;&bsp;&bsp;&bsp;可让我意想不到的是,王参谋长居然不为所动,他冷静的看着李老头说道:“抓不抓你,我说了不算,也没这个权力,但你在仓库里面放了什么,你今天当着大家的面,必须老老实实的说出来。不然接下来,这火可真就没法灭了,我可告诉你,我们的几名同志已经因为扑火受了伤,还有人被送进了医院,而你自己也是受害者,难道那些东西还不如几条人命值钱?”

  &bsp;&bsp;&bsp;&bsp;指挥部里一下子又突然安静了。

  &bsp;&bsp;&bsp;&bsp;“是是是,我说,我说。”李老头见王参谋长不吃这一套,不停地点头如捣蒜泥。

  &bsp;&bsp;&bsp;&bsp;“是……是这样的,我听乡里几个老哥们说鸡饲料和猪饲料里加了鱼粉营养会高一点,畜生进食也要快一些,但他们说河水里捞上来的鱼寄生虫多,要从海里弄,老哥几个就寻思凑钱进货拿去销,拿过来之后,上面写的都是洋文,我根本不认识,找不到地方存,所以,暂时……但我真不知道那东西会自己燃起来。”李老头支支吾吾的低头说着,不时还面带愧色的抬头看了一眼林经理和李主任。

  &bsp;&bsp;&bsp;&bsp;“行了,那些先不说,我问你,数量有多少?”王参谋长打断了李老头的话接着问。

  &bsp;&bsp;&bsp;&bsp;“领导,没有多少,就是几个铁皮桶加几个袋子。有玉米、有鱼粉。”李老头突然抬起头来,眼睛瞪大。脸上还挂着泪痕。

  &bsp;&bsp;&bsp;&bsp;“是吗?几个罐子加几个袋子。嗯,都是些洋文……”王参谋长看看天花板,在众人沉默的指挥部里自言自语起来,言语里透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bsp;&bsp;&bsp;&bsp;“领导,我……我也是乡下人,说不来假话,我就是一时找不到地方放,就暂时放在那儿了,我没读几天书,不认识洋文,也不知道那玩意会自己烧起来,我错了,认罪认罚,出事了,你们抓我,抓我去吧。”见王参谋长这副态度,李老头急了,一时脸憋得通红,氧气管子左右摇晃,他伸出手,想要凑到王参谋长面前。

  &bsp;&bsp;&bsp;&bsp;“李叔,你别急,有什么事情慢慢说,都能解决的”林经理一个箭步,挡在王参谋长面前。

  &bsp;&bsp;&bsp;&bsp;林经理反过来看着王参谋长,眼里隐约多了一丝不悦。他缓缓地说:“王参谋长,我虽然管理百货市场的时间不长,但李叔在这里干了近30年,从拉货、送货到开票、收发,在我们一片,老街坊老邻居都知道,口碑是不错的。他自己也因为吸入有毒烟气而昏迷了,而且他还报了警,就算有些什么过错,也要调查清楚再说,我们市场管理部门一定配合……。”

  &bsp;&bsp;&bsp;&bsp;“嗯,王参谋长,现在我们知道起火的物质了,我们赶快商量一下对策,不然,这火势太大,影响太坏,范围太广,损失太多啊。”林经理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李主任打断了,他一连用了四个“太”字,想凸显事态的紧急,眼镜后面的那双眼睛睁得老大。

  &bsp;&bsp;&bsp;&bsp;见此情景,王参谋长已明白了许多,他不紧不慢的说:“我同意李主任说的,现在火势很大,我们消防部队是责无旁贷,首当其冲要把大火消灭掉的,但我们绝对不打无把握之仗,我们之前已经受伤了几个同志,不能再拿这些年轻的生命去冒险了。在商量对策之前,我想先给大家看一个东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