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情感 都市娱乐 阴虎符

第十一章 拜关

阴虎符 李四弟 3997 2019-09-30 22:09

  一夜太平,翌日一大清早刘协便整理好妆容赶往星海城堡酒店。

  星海城堡酒店坐落于莲花山山脉,俯瞰星海湾和黄海,是这个城市最为标志的建筑,以前的刘协虽然也曾站在跨海大桥上目睹城堡酒店的阵容,可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近距离接触。

  “就算是当年的长乐宫也不过如此。”刘协仰视高大的城堡酒店,唏嘘不已。

  就在这时刘协发现身边的人都用一种异样的目光打量着自己,刘协定了定神这才发现,原来今天除了自己是打出租车来的之外,身边的人竟然坐得全部都是私家豪车。

  一位侍者静悄悄地走近刘协的身边,客气道:“先生您好,实在不好意思,酒店今天已经被人预定,请您改日再来……”

  刘协听了侍者的话笑了笑,“您可能是误会了,我是来参加古玩鉴赏会的。”

  “好,那请您出示一下请柬!”

  “请柬?”刘协眉头一皱,看向身旁已经进入酒店的人,疑惑道:“怎么他们不需要请柬吗?”

  侍者深吸了一口气,看上去有些不耐烦,“先生,您知道刚才进去的都是什么人吗?”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侍者轻蔑一笑,“我就这么跟你说吧,刚才进去的那些人的地位是你这辈子都触及不到的。”

  “看来他们比皇帝的地位还高!”

  “如果你非要这么理解的话,也可以这么说。”侍者的话音一落,周围的气氛瞬间变得活跃了起来,刘协四周打量了一下,那些看似上层社会的男男女女虽然没有笑出声,可眼神之中都满是嘲笑与不屑。

  “很好!”刘协点点头,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距离与林娜约定好的时间已经没剩下几分钟,如果再不出现的话不光林娜失望,也会被林娜的父亲看不起。

  “先生,像你这样穿着区区几万块钱西装来这里浑水摸鱼的客人,我一年不知道要接待多少,今天出现这个场合的每一位嘉宾的名望都是你望尘莫及的,请您自视身份,也别让我们为难。”侍者向两旁保安使了一个颜色,几个黑西装已经向刘协大步流星地走过来,满脸戏谑。

  就在这时,一位身穿黑色唐装的老人缓缓走来,原本脸上还带着嘲弄的那些形形色色的上流人士也都闭上了嘴巴,站在原地打算看热闹的侍者更是像狗一样夹着尾巴小跑过来。

  “燕老,怎么您今天没坐车过来?”

  “我很久没来这里了,一看到这一望无际的大海就想在海边转一转。”燕六指笑了笑,指了一下天边的朝阳,忽然停顿,问道:“哦?这位先生,怎么,您认识我?”

  “名满天下的燕教授谁不认识,今天的古玩鉴赏大会您可是主角,全场的嘉宾都在等着您呢!”侍者一脸堆笑。

  “那小兄弟,您是怎么认识我的?”眼看古玩鉴赏大会就要开始,燕六指依旧不慌不忙,也没有看刘协一眼。

  “燕老,您是想考我?”侍者笑了笑,“来这里的人谁不知道您这一生的功绩,别的不说,就说您当年发现‘汉魂文化’这一件事便已经名彻四野,威震八方了。”

  “汉魂文化啊……那一年我二十五岁,和这个年轻人的年纪相差无几。”燕六指一声长叹,眼光终于落在不远处的刘协身上,“我这一生唯一的成就也就是发现汉魂文化这一节。”

  “燕老,您太谦虚了,在汉魂文化之中您就是鼻祖,发掘出已经遗失的文化已经让后世之人望尘莫及了。”

  燕六指摇了摇头,缓缓走到刘协的身旁,对着侍者沉声道:“小兄弟,你说我是汉魂文化的鼻祖,可是你知不知道,就在几天前,刚好有个年轻人就汉魂文化给我上了一课。”

  “哦?还有这事?”侍者满脸惊愕。

  “给我上课的那个年轻人就是你眼前这位。”燕六指拍了拍刘协的肩膀,“关于汉阴虎符的由来真是让我终身受益。”

  “燕老,您言重了,我不过是碰巧蒙对。”刘协微微一笑。

  “不骄不躁,很好。”燕六指点点头,眼神之中满是赞赏。

  “小兄弟。”燕六指眉头紧锁,重新看向侍者,“想当年我燕六指在发现汉魂文化之前也不过是像这位小兄弟一样,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学生,有好几次想参加这样的鉴赏大会也是因为没有名望而被拒之门外。”

  “正是因为我发现了汉魂文化,今天才能够有幸充当这次鉴赏会的主角。这位小兄弟虽然还跟我年轻时候一样是个无名之辈,可是凭他的真才实学,你又怎么会知道他将来某一天不会名震天下呢。”

  燕六指顿了顿,严厉道:“假如有一天,他真的名扬天下了,你又会不会为今天的所作所为而追悔莫及呢!”

  “燕老说的是,燕老说的是。”侍者脸上虽然还带着笑容,可已经满是冷汗。

  “刘小兄,请随我入关吧。”燕六指回过头看向刘协,脸上又重新露出慈祥的笑容。

  “多谢燕老。”

  燕六指罢了罢手,“小刘,你不介意我这么叫你吧……”

  “怎么会,燕老您叫得顺口就好。”

  “好好……”燕六指背着手走在前面,轻声问道:“小刘,是娜娜邀请你来的吧。”

  “不,是林娜的父亲。”

  “奥,小林啊。”燕六指点点头,“既然是小林邀请你来的,刚才侍者为难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将情况说明?”

  刘协笑了笑,“今天这样的情况,就算是我跟那位侍者说明,恐怕也不会有人相信,而且如果连进门都要依赖林娜的那层关系的话,我想林娜的父亲也会看不起我。”

  “不错,有志气。”燕六指忽地停下脚步,“不过,我倒是很想知道,如果你没有遇到我,那位侍者有坚持不让你进去,你会怎么办?”

  “那我只好取找一张请柬了!”

  “怎么找?”

  “秘密。”刘协笑了笑,眉头一锁叫醒了正在休息的纣九阴。

  “怎么了,主公?”一段灵魂声音传到刘协的脑海。

  “没事。”刘协笑了笑,如果侍者坚持没有请柬就不让刘协进入的话,他一定会让纣九阴给他偷一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