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情感 都市娱乐 在美国当警察的日子

第1章 新警员是个美女

  美国蒙大拿州,佛拉黑特河以北,阿斯拉古猛小镇旁边的七号公路。

  从早上八点等到下午五半,九个小时,一根毛都没捞着。

  王灯明的车藏在公路右侧一处茂密的白橡树林中,过往的车辆若是不仔细看,没人能发觉树丛里躲着一辆吊诡的福特警车。

  顶头上司巴拉克警长要他这个月完成一百单的超速罚单,若是不达标,这个月的奖金就铁定打水漂。

  为什么要开一百张,那是巴拉克在整他,原因:他看巴拉克不顺眼,巴拉克看他更不顺眼。

  今天是6月23号,离月底没几天了,他才开出二十一张罚单。

  七号公路上的车流量本来就少,现在的老司机又貌似个个都那么遵纪守法,贼精贼精。

  看来,幽灵警察不是人人都能当的。

  西沉的阳光下,矗立在地平线的巍峨罗乞力石山主峰,散发着谜一样的神秘。

  吐掉刁在嘴里的狗尾巴草,擦擦酸疼发胀的眼睛,喝完矿泉水瓶子里的最后一滴水。

  今天,就这样吧,该收工了。

  就在这时,一辆黑色的Jeep-大切诺基从前方唰的一下,一闪而过,车载测速仪嘀嘀嘀的报警声随即响起,哎嘢,你二大爷的,终于逮着一个!

  他按下车顶警灯的开关,一脚下去,油门几乎踩到底,伴随着发动机低沉的轰鸣声,警车像匹发疯的野马,嗖的一下,窜出树林,冲上公路。

  来吧,亲爱的,跑吧,看谁跑得快。

  警车迅速追上了前方的超速车。

  在国内,追赶飙车党时,警察叔叔会通常会拿着一个大喇叭又吼又叫:谁谁谁,靠边停车。

  这边不是,按照美国交通法,只要警车亮着警灯在后边一直跟着你,你就得乖乖的靠边停,不要下车,静坐在驾驶位置上,等着警察大佬的盘问和罚款。

  吉普车看见警车后,转向灯亮起,减速,向路边靠去,停车。嗯,一切都是正常的,今儿个总算可以突破零蛋,有个安慰奖也好。

  王灯明来到那辆车跟前,驾驶员是个四十岁上下,穿着白色恤的中年男子。

  他边写罚单,边笑道:“朋友,我都等了你一整天了,知道不?”

  车停了,但没熄火,照程序,司机是要将车熄火的,王灯明顾不上了,罚单要紧。

  司机笑答:“是嘛老兄,知道你在这里等,那我也是飞快地赶过来的。”

  王灯明停下笔,将鼻梁上的太阳镜往下扣了点,扣在他长了一颗青春痘的鼻头上,露出两只眼睛,他觉得有必要说点什么。

  忽然,手机响起。

  电话,是警局的同事卡丁雷打来的,声音很急促。

  “王,巴拉克被人干掉了,就在刚才,疑犯驾驶的是一辆黑色的吉普车,车号xxxxxx,正朝着你那个方向去了,注意拦截,注意拦截!”

  黑色吉普车,车号,刚写完,不就是眼前的这台车!王灯明还没回神,司机不做任何声色,手一伸,端着一把手枪就朝着他就是一枪。

  我操!!

  就在鞭炮一样的枪声响起的瞬间,王灯明整个人闪电般的一扭身,顺势往地面倒,倒地的瞬间,他还击了,

  一颗子弹,打中了疑犯的太阳穴。

  疑犯可能到死都不明白,这个警察的身手居然如此的灵敏,这么近的距离居然也能躲得开,他更没想到,这个神兮兮的抄牌巡警的最快拔枪速度为0.30秒,比赛经常拿第一名。

  而王灯明的枪法,那是正儿八经的神枪手,可不是那种只会趴在车后乱射的警察。

  二个星期后,市警局对王灯明的英勇机智的行为做出了特别嘉奖,任命他为阿拉斯古猛镇警局的警长,镇子的最高治安官。

  今天,是王灯明担任警长的第五天,他惬意的躺在办公室的鳄鱼真皮椅子上,椅子真好,舒服,柔软,带着点爽滑的凉意。

  换句话说,在美国当警察三年,他从一名普通的警员,终于成为一名警长,他升职了。虽然这样的升职心里有点疙瘩,终究是他是顶替巴拉克上去的,但也算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正事不干,最喜欢抄牌挣外快的巴拉克走了,从今往后,阿拉斯古猛镇就是他的地盘。

  我的地头我做主,他需要将小镇的治安面貌,警局规矩彻底的改一下,然而,计划还没开始,他就觉得头晕。

  阿斯拉古猛镇,位置太偏,就像个被人遗忘的角落,整个镇的辖区内,人口还没到一万人。镇子有很多布局奇特,粗狂耐用的木质结构老房子,说是当年西部牛仔淘金时盖起来的,镇上的常住居民,据说有很大一部分也是那时候的野蛮牛仔的后代。

  而他的这个警局用来充门面的办公楼,就是这样一栋老房子,屋顶尖尖的,但内部改建过。外表没变,看上去很有格调,时代符号特别重,但规模和路边一间藏野鸡的小客栈没啥分别。

  若不是房顶上高高的飘扬着的美国国旗,门口木牌上歪歪扭扭写着警察局的几个英文字,没人相信,这就是镇子的警察局。

  正因为位置偏僻,人口又少,整个阿斯拉古猛镇警局,只有三个警察。

  如今,巴拉克被人做掉了。

  干掉巴拉克的人,就是朝他王灯明开枪的那个超速男子,一个越狱犯,叫莫里皮。

  莫里皮犯盗窃罪,是巴拉克亲手将他送进监狱的,越狱出来的莫里匹在巴拉克从一家电器商场出来的时候,对准巴拉克就是猛射,打死巴拉克,他仓皇而逃,恰好撞上了抓超速的王灯明。

  卡丁雷,一个老警员,就在巴拉克被干掉的第三天,又光荣的退休。

  目前,警局就剩下王灯明一根独苗。

  作为一个相当于派出所所长的警官,下边没一个兵,那肯定不行。

  于是,他向市警察局申请调拨两名警察过来,磨了两天嘴皮子,市警察局勉强答应,但又说,警力实在紧张,先调一名来。

  王灯明说,没问题,既然是一个人,就的派一名干将来才行,他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很低,来人必须具备的条件:不喝酒。

  其他的,你们看着办。

  上边说,木有问题,亲爱的警长先生。

  今天,是新警察前来报道的日子,本来,市警局那边打电话来说,来人会早上八点准时前来报道,都到了十一点,还不见人影,王灯明觉得这样的警察肯定不是什么好鸟,第一次就给上级摆架子,等着吧,有你好看的。

  中午十二点十五分,都过了下班时间,看来,新警员是不会来了,是不是中途变卦了,不来了,他准备打个电话问问。

  突然间,他的房门被嘭咚的一声撞开,吓得他一个激灵,右手都放在了枪套上。

  一个拎着黑色皮箱的警察出现在他面前。

  “您是王警长吗?”

  “是,你是?”

  “王警长,市警察局实习警员琼斯梅迪,编号xxxxxx,奉命前来报道!”

  来人两腿刷的一下并拢,一个标准的警礼,目光平视,等着他发话。

  王灯明眼睛眨巴了几下,说道:“女的?我没叫女的啊。”

  “警长,是您自己说,要找一个不喝酒的,所以,市警局就派我来了!”

  王灯明挠挠头,又道:“就算给我一个女警员,也不能来一个实习的,我这里是警局,当我这里是警校,训练基地?”

  此时的琼斯梅迪满脸的大汗,鼻尖都是汗,气息都还没调匀,胸部剧烈的起伏着,显然,她是匆忙飞过来的。

  听了王灯明的话,琼斯梅迪深吸几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语调平稳些,说道:“警长,我为我的迟到表示歉意,但是!”

  ‘但是’之后,她停顿了一下。

  王灯明歪歪头,示意她说但是后边的话。

  “但是!您不该怀疑我的能力,其实,我个人认为,我的能力和这样的小镇是不成比例的。”

  “嗯哼,比例?”

  琼斯梅迪第一眼给王灯明的感觉就是迷茫。

  无需鉴定,靓妹一枚。

  娇美的脸庞,碧蓝的双眼,白皙粉嫩的皮肤,怎么看,上下左右看,都不像警察。

  尤其是她高挑匀称,丰满健美的身段,站着不动,都给人一种野性的腾飞感,那比列,恰到好处,黄金比例。

  她是不是走错地了,这不是模特公司,也不是电影公司。

  但眼前之人分明穿着灰黑色新警服,头戴八角警帽,一种毫不掩饰的凌厉气场,正飒爽的扑面而来。

  好吧,就冲着这个气场,我承认,你是个让我分神的警察。王灯明这么想着。

  “你叫什么?”

  “琼斯梅迪。”

  “好吧,妹子....”

  “警长,您叫我什么?妹.....”

  “抱歉,你的名字有点绕口,本人有轻微的健忘症,你叫什么来着?‘

  ”琼-斯-梅-迪。“

  ”嗯,琼斯梅迪,你不想来,那你怎么又来了?’

  “市警局的命令,我必须服从!当然,警长,如果您不愿意,您可以将我马上调走。”

  琼斯梅迪说完,身子还是笔挺笔挺,收腹挺胸,目光水平向前,瞳孔定着不动,根本不看王灯明一眼。

  “好,我当然可以将你调走,我现在就打电话。”

  王灯明的手伸向了电话机,手指拨着号,眼睛,却斜斜看着琼斯梅迪。

  琼斯梅迪的瞳孔终于转动,向下,盯着那部红色的话机,等到电话刚响了一下的时候,她伸手,一只手指将电话掐断:“警长,您难道真的不想听我解释一下,我为什么迟到的原因?”

  两个人的双眼,斗鸡一样,互相盯着看,最终,王灯明先眨眼,伸出了宽厚有力的右手:“好,你赢了,欢迎来到魔鬼天堂的阿斯拉古猛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