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士 奇幻玄幻 金大小姐的末世之旅

第二十三章 第七个任务(惊天动地)

金大小姐的末世之旅 海韵hy 4557 2019-09-30 22:16

  金桐灿的目光转向这高不可测的岩壁,心中似乎闯进了一只脱僵的野马,砰砰乱撞

  她的手用力抓住沿墙,一点点往上攀登,她的目光跟随着手掌往上看,怕稍有低头就会被身下的石块淹没

  韦浩渺控制住自己的速度和她看齐,一边好奇的打量着她,不知道这个小丫头身上的这股猛劲是如果修炼出来的?

  “金桐灿,我发现自己有点佩服你了,你……不会是为了吸引我的注意而这么大尺度吧?”

  “在这最后一天里,我只是想做一件自己一直想做,但却没做过的事,和你无关”

  金桐灿的回答从容不迫,目光仍然停留在上方的岩石处,她知道,只要自己不往下看就不会害怕

  “什么最后一天?”

  她怔了一下,忍不住好奇如果韦浩渺也来到了末世之旅,他也会像她这样选择做任务吗?还是像学姐莫琉璃一样当成是无稽之谈?

  “韦浩渺,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假如你的人生只剩下七天光阴,你会去做什么?”

  对待这个毁灭性的问题,韦浩渺脱口而出:“人生只剩七天?假如真有这么一天,我不会坐以待毙,我要去和死神搏斗,我要找回更多的时光,哪怕只有七个月,七年,我也要去努力”

  两个人的想法果然一样,没有对死亡逆来顺受,哪怕只有一线生机也要牢牢抓住

  “韦浩渺,我们就当今天的攀岩是一次生与死的搏斗,如果我们都顺利达到顶端,就证明没有任何外在力量能带走我们,哪怕是死神,我们也要把他打会地狱去”

  “我们都是属于自己的”韦浩渺自信的和她击掌,但是又有些疑虑的望着她,问道:“金桐灿,你好像怪怪的,以前的你不是这个样子的,最近你好像经历了什么?”

  “我是经历了一些事情,我生日的那晚改变了一切,大概这就是成长,我比以前成熟了,也懂得了爱”她点点头,语气中带着超越年龄的成熟

  “生日那晚发生了什么?或者说你悟透了什么?”他的声音中带着疑虑

  “珍惜生活,珍惜身边的人”

  “如果你早这样想开,我早就会好好对你了其实吧,你生日那晚我准备了生日礼物,也去过了你过生日的大酒店,只是看到你众星捧月中那不可一世的态度,就不想给你了”

  “噢!这么说我们切蛋糕的时候你在门外啊?如果你当时肯进来,说不定我还愿意奖励给你一个吻呢!给我准备了什么礼物啊?”

  “一只可爱的兔斯基”

  听到兔斯基三个字,金桐灿的眸底瞬间变得深邃,闪过生日那晚的片段:午夜十二点,微醉的她从酒店走出来,她还特意在周围看了看,以为韦浩渺会在,没看到他的深夜竟然还有点小失落七彩霓虹在不夜城下绽放出刺眼的光芒,迎面来了一辆出租车,在她面前紧急刹车,车里的司机色眯眯的对着她招手,她骂了一句转身就走而后看到了购物车里的兔斯基,死神阿拉伽扬着一块古老的怀表,告诉她扫码送兔斯基……

  这些画面中好像有哪里不对?一定有哪里不对?那个死神阿拉伽他的面孔似乎在哪里见过?还有他的单边镜框,或者说那根本就是一个普通的近视眼镜,还有他手中摇晃着的怀表,动作也都是那么的熟悉?

  韦浩渺被她那半仙般的神情吓到,如果她晕厥在半山腰该怎么办?他急忙拧开一瓶水,对着她的脸浇过去

  “金桐灿,你是不是坚持不住了?抓紧岩板,闭目养神休息会”

  “我在想一些事情,好像……有些事情对不上号?”她不顾脸上滴着水,继续追思

  “到底是什么事情啊?”

  “我在想......兔斯基的主人到底是谁?”

  “当然是我了,那只兔斯基放在我家里了,回去我拿给你,如果你不嫌弃,我还可以给你补过生日”

  “我才不要补过生日,我才不要老那么快”

  “那就等七夕,我把天上的月亮给你摘下来”

  此时的金桐灿不想多说什么,只想赶紧爬到终点,但是她越往上爬,越是吃力,似乎身上压着千万重担,累得她喘不过气来,汗水浸湿了衣服,几颗豆大的汗珠滴落下来

  “金桐灿,坚持,一定要坚持!你看到了终点的红色了吗?那就是胜利的旗帜!”

  “看到了,我一定要爬到终点”

  她的声音微弱,把所有的力量都用到了身体上,拼尽全力向上攀,拼命把自己变成一只树浣熊,极力向上冲,山顶终点飞扬的红旗,就像是一股阳光,给她希望给她力量

  “加油,胜利是属于我们的!”

  “我不要输,我要赢,我要赢,我要赢…….”

  金桐灿的声音越来越微弱,肢体都像灌铅般沉重,岩板上方的阳光也越来越刺目,仿佛是几千瓦的小灯泡烤蚀着金桐灿

  她睁开眼睛,这个世界好像变成了一片白茫茫,在她的眼帘闪过许多刀光剑影,每一只都对着她飞过来......

  痛,骨头都敲碎般的痛,金桐灿感觉到身体正承受着被分裂的痛苦,她嘶哑着嗓子叫道:“不要……不要,我不要死,我要活着,我要活着……”

  “桐灿,桐灿……”

  “桐灿,桐灿……”

  “桐灿,桐灿……”

  她的耳膜出现了许多个叠加音,每个声音都在急切的呼唤着她她努力撑开眼帘,看到面前一双双手在对着她召唤,一张张模糊的面孔在她的面前来回晃动

  其中最清晰的一张脸便是死去的妈妈,她的脸上挂满了焦虑:“桐灿,妈妈知道你现在很痛苦,一定要坚持下去孩子,只有坚持下去你才能做你想做的事情”

  她痛的几乎要死掉,使出全身的力气伸出了手:“妈妈......我现在很痛苦,很痛苦......我好像坚持不下去了,你带我走吧妈妈”

  妈妈的神情转为恼怒式,毫不吝惜的在她脸上留下一巴掌,几乎是吼叫着说道:“遇到痛苦就想逃避,你还是金家的女儿吗?金桐灿,你给我听清楚了,我不会带你走,你要自己从痛苦中走出来,现在唯一能帮你的,只有你自己!”

  “妈妈,不要丢下我......”

  妈妈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只留下痛苦中的金桐灿,她的呼吸越来越困难,发出了气若游丝的声音:“我要坚持下去,我不要死,死了就什么也没有了……”

  虽然金桐灿的意志力还在坚持,但是身体却再也坚持不住了,这一眼回转,高空中的她一眼接触到了地面,那些花花草草和碎石就像长在了盆景中般渺小她顿感胸闷气短,大脑缺氧,一阵晕厥,双手离开了岩板,她的身体在空中摇摇欲坠,似乎那根安全带也在蠢蠢欲动,随时都有从她身上脱落的危险

  “手不要离开岩板,金桐灿,快抓住啊危险!”

  韦浩渺腾出一只手去抓她的身体,但是她的身体已经不听使唤,就像只重量级的铅球般往下坠,

  “金桐灿……”

  任由韦浩渺如何拼命的喊叫,她那急速降落的身体正在一步步与大地母亲接触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