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士 其他 天价辣妈,总裁爹地坏坏爱

第四十六章 寒心

  D&C总部,叶如烟刚进办公室就被章可蓝给拦在门口了。

  “诶,这是打哪儿来的人呀?保安怎么给放进来了?这不是那位觉得咱们这里是自家菜园子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也不听上司工作安排的叶小姐,叶如烟吗?”

  一口气不带喘的,还能将嘲讽的意味表现的如此明显的人,估摸着也就章可蓝了。

  叶如烟低头,谦卑的道歉,“抱歉了,实在是对不起,昨天缺勤我会主动的去补假条的。”

  章可蓝当着整个办公室里的人,推搡了一下叶如烟,就连那手指的弧度,都写满了不屑,“哎哟,您可还只以为您昨儿个是缺勤呀?您这分明是不把公司放在眼里,想来来,想走走,我跟你说,就你这样吧,干嘛还过来上班呢?自找不痛快呢?”

  叶如烟继续低着头,刚刚被章可蓝推搡了那么一下,才好了一点的撕裂伤口又疼起来了,她努力忍着那股让人难堪的疼痛,也努力的忍着章可蓝在这么多人面前的嘲讽。

  并且保持着高度的歉意和谦卑,“我没想过要离职的,昨天的事情......”

  “得了吧你,你没想过要离职,但是我已经想开除你了,怎么办?”

  对方的面孔,很是挑衅。

  叶如烟抬起了头,神情里虽然满是抱歉,但该有的不卑不亢,还在。

  “我虽然是您的下属,但是开不开除我,应该是由人事部做决定的。”

  “你还跟我顶嘴了是吧?”

  说完,章可蓝气愤的手眼看着就要甩过来了,叶如烟下意识的挡了一下,对方的手,也就只打在了叶如烟的胳膊上面。

  发出一声闷响,虽然用胳膊拦了一下,但胳膊那一块,也是身上的一块肉,也知道疼。

  叶如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全办公室的目光,都放在了他们两人的身上,章可蓝觉得自己很没有面子,再怎么说,她男朋友都是D&C集团的部门经理,她想要教训一个毛丫头,怎么就不行了?

  “你敢挡着是吧?我打你你还敢挡着了?我是你上司你不知道吗?你昨天一声不吭就没来,还有前天晚上让你浇花呢,你是不是没做?就凭这些,我告诉你,我不仅仅可以打你,还可以开除你!”

  见情况愈演愈烈,办公室里其他的人也都出来拦着了,他们虽然不关心叶如烟怎么样,但是事情闹大了,他们这个部门,总归是在大众面前闹得不太好看,更甚者,公司如果追究起来的话,大家一个个都避免不了挨批评。

  “章设计师,算了算了,你何必为了这样的人生气呢,更不用亲自去动手的,像她这种不懂规矩的人,社会自然是会给她上一课的......”

  在多方的劝阻之下,章可蓝也就停止了动手了。

  叶如烟的头发被抓的有些乱了,被逼在墙边的她根本就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企图对叶如烟动手的章可蓝被拉住了,但是她心里的怒火,可是根本就没有被压住的,反而动手不成功,导致她越来越生气了。

  章可蓝指着叶如烟,“你给我在这里好好的等着了,我现在就去人事部那边,我让你看看我到底能不能开除你!”

  说罢,章可蓝就冲出了办公室里。

  办公室里剩下的其他人见章可蓝走了,就都作鸟散了,也无人来关心叶如烟。

  叶如烟看了看整个办公室里,所有人都挂着一张冷漠的脸,刹那间只觉得心都冷了半截了。

  不过想想也是,她一个新员工,况且还是被上司不喜欢,被针对的新员工,大家凭什么对她热心呢?

  可虽然这么想着,但依旧有些难过,不过叶如烟的难过没能持续多久,她手袋里的电话就不挺的响了起来。

  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办公室里的其他人就抬起了头,不满的看着叶如烟,似乎是说她的铃声吵到大家了。

  叶如烟迅速的拿起了手机,一边接听着,一边往外面走。

  “叶小姐,上次病危通知做完手术之后,你父亲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之前那些药方已经不怎么有效了,现在有一批效果比较好的进口药,看你的决定......”

  叶如烟的表情有些为难,这几年来,读书养叶星辰,还有给叶父打医药费,她根本就没有存款。

  本来之前的环境就有些紧紧巴巴的,突然要换进口的药了,叶如烟只能小心翼翼的询问着,“那大概是多少钱呢?”

  “我们算了一下,如果换进口药的话,差不多是从前的两到三倍,如果不换的话,你父亲恐怕时间就不多了。”

  叶如烟深吸了一口气,明显觉得自己心被拧了一下,这个世界上,她就只有爸爸这么一个亲人了,如果叶父在,她就觉得人生尚有去处,如果她失去了叶父的话,那人生就只有归途了。

  大概是也感觉到了叶如烟的为难,电话那头的人说道,“其实叶小姐,这个时候也可以选择放弃了,这几年来我也一直在海城人民医院里上班,你做得怎么样,我都看得一清二楚的,你为你父亲付出了这么多,现在显然不是你能承担得起了,你也该为自己考虑考虑了。

  换做其他的人,我肯定是为了医院的利益出发,让你换进口的药,可如果是叶小姐你的话,我实在是不忍心......”

  对方说完之后,叶如烟立马笃定的开口,“换,马上就换,钱我还是会按照之前那样转到医院的账户。”

  “这......”

  显然,医院的人都替叶如烟觉得有些为难。

  叶如烟吸了吸鼻子,“不会担心我这边,不管想什么方法,我都会准时让钱到账的。”

  挂断了电话,叶如烟如同丢失了魂魄一样的,瘫软的蹲了下来,就这么坐在了地上。

  她想不到什么更好的办法了,只能给叶诗雅还有洪珊珊打电话了。

  可无疑,电话那头,对叶如烟满是嘲讽,“你还有脸打电话过来?想让我们打钱?那个死老头,在医院里这么多年了,浪费了这么多钱又不可能醒得过来,你还想让我们给一个死人打钱啊?”

  叶如烟埋头在膝盖里,再怎么样,她都想象不出来,洪珊珊和叶诗雅能说出那样难听的话来。

  她努力的让自己保持平静,“叶诗雅,还有阿姨,你们不能这么说爸爸,当年他也曾那么照顾过你们,他把你们当家人,可你们现在把他当死人,你们不能这样。”

  叶诗雅抢过了电话,本来从叶如烟回国之后,她对她的不满就每日剧增,上次婚礼的事情,还有叶如烟跑到她的新家来的事情,还有宋于威有些对她念念不忘的苗头,都让她愤怒不已。

  “我把他当死人怎么了?他除了会呼吸,跟个死人有什么区别?你别在这里道德绑架我们让我们给他打医疗费了,有那个钱,不如每个月多买两个包包,吃饱了撑了才会一直给医院打钱。”

  叶如烟宛如被人狠狠的扇了一个巴掌一样的,那种感觉可真是叫人难受,甚至还有些恶心。

  “好,既然你们不愿意给钱的话,那爸爸没躺在病床上之前,他在淮阳别墅有套房,洪阿姨你改天过来签个字,我们把别墅拍卖了,作为给爸爸的医疗费。”

  洪珊珊听到这话脸都绿了,那淮阳的别墅是好早之前她鼓吹叶父买下的,一方面是等着升值,一方面呢,是等着叶父死了之后,别墅就归她了。

  现在叶如烟这个死丫头居然想来分她的蛋糕了?那怎么可能?

  “你听着,房子呢,我是不可能签字的,我劝你识相的话就别再提这茬事情了,不然的话,你就是自己不给自己台阶下。”

  “你跟个吸血鬼一样,就知道吸我们的钱,你要不要点脸了?现在居然还打起了房子的主意了,那房子卖了全都往水里扔了,那我呢?我什么都没有了,你个自私鬼!你这丫头,心是什么做的,里面都是黑的!”

  “诗雅,把电话给我挂了,我听见这丫头的声音我就觉得特别晦气,特别不舒服,头疼的要死!一点脸都不要,出了点什么事就来找我们,还真是......”

  随后,那边传来了嘟嘟嘟嘟的忙音。

  叶如烟眼眶通红,这就是她父亲名义上的妻子,这就是她父亲的亲女儿,如果叶父知道了今天的这一通电话,那么叶父肯定一百万个不愿意醒来了吧?

  就在叶如烟觉得一切都黑乎乎的时候,叶星辰的电话打了过来。

  “妈妈,今天有没有好好上班呀?要是有的话,你晚点回来我就会奖励你一个东西哦!”

  听着叶星辰童真的声音,叶如烟的心里,就顿时好受了那么一些。

  尽管外面再如何的黑暗,只要她还有星辰,那一切都是透亮无比。

  “妈妈今天有好好在上班哟,你等下送什么给妈妈呢?”

  叶星辰偷偷的笑了笑,“这个可不能提前告诉你哦,你回来就知道啦!”

  当然啦,生日礼物提前揭晓肯定就没有惊喜啦。

  叶如烟勉强的笑了笑,“好,那我期待着呢。”

  结束了通话之后,叶如烟本来抱着进去收拾东西准备走人的心态进了办公室,却发现去人事部的章可蓝,还没有回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