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情感 都市娱乐 成为阴阳师的简单教学

第三十章 摊牌

  和进入阴鬼道时不同,如果说之前就像是通过了一扇门那般安稳,这一次就像是号码球被塞进了摇奖机里拼命摇晃一样,可以说是差点要了苏我雅人的老命

  摇啊摇,摇啊摇,这个过程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就在苏我雅人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号码球终于被吐出来了

  连坠地的疼痛都被眩晕感抵消,苏我雅人躺在地上大口地喘着气,他稍微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家老妈故意想要整他才给了个这种玩意

  难受得要紧,完全不想从地上爬起来,苏我雅人抓紧了挂在胸前的御守,这个御守只不过是套了个皮,皮里面其实是阴灯笼的灯芯,能够强行将人送出阴鬼道,不过出口的位置就有点烦人了,是在新潟妙高山的苏我大宅中

  正在苏我大宅内院中整理着庭院的司城吾郎就这么看着天空中开了个洞,看着苏我雅人从洞里掉出来,看着苏我雅人四仰八叉躺在地上.呻.吟,将最后一支有些发黄的枝丫减下,他才提着见到朝苏我雅人走去

  “这不是虎狼丸嘛,难得回一次家,这架势挺有创意的啊”

  苏我雅人瘫在地上大口喘气,完全没工夫搭理司城吾郎

  司城吾郎挑了挑眉,对于苏我雅人的狼狈有些意外,在他印象中除了被刀自大人收拾的时候以外,苏我虎狼丸还从没这么凄惨过然后司城吾郎的视线略过苏我雅人身上脸上的伤痕,直接看向了他臂弯中的襁褓

  “这可真是……别出心裁的伴手礼啊”

  司城吾郎朝着襁褓伸出手,还没等他手指接触到襁褓,就被打开了

  “别乱碰”

  苏我雅人从地上坐起来,将襁褓往身后一塞

  “这可不是你能随便碰的东西”

  司城吾郎收回手,满不在意地说

  “这可是人魂哦,脱离了身体之后却没有成为生灵,也没有衰亡,是被诅咒给束缚住了吧?”

  所谓生灵,就是保持着生存的状态灵魂出窍,离开身体的灵魂能够像幽灵那样以自己的意识自由行动,属于一种非常罕见的离魂状态

  “阴阳寮真不愧是专业的,日子过得可真比我们这种深山老林的乡下生活刺激多了”

  咋着舌,司城吾郎摇了摇头,伸出手将苏我雅人从地上拉起来

  “这次是遇到什么了?能把你弄得这么狼狈可不是一般的东西啊”

  说到这个,苏我雅人脸色就凝重了起来

  “你知道什么妖怪眼睛可以变成月亮吗”

  “哈?”

  看着司城吾郎一脸疑惑的表情,苏我雅人摇了摇头

  “算了,忘记我说的吧,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刚才的体验太过短暂和模糊,就连亲身经历了的苏我雅人也仅仅只是知道自己遇到了某种体型非常巨大的妖怪,具体情况到底是什么样已经无从验证,而且也不能排除中了幻术的可能性

  苏我雅人都放弃了,司城吾郎却一脸恍然大悟地瞪大了眼睛

  “眼睛,月亮,我知道了,这是宇智——”

  “敢说出来我就揍你哦?”

  苏我雅人举起拳头,恶狠狠地威胁也不知道这种像熊一样粗壮的大汉到底怎么会看naruto的,真是人不可貌相

  “算了……”

  明明没见到最让人头痛的那个老妖婆,苏我雅人却还是觉得疲惫极了,果然他就不适合这座老宅子,要不是情况紧急他根本不会使用这个御守

  “吾郎,拿上阴灯笼,从阴鬼道送我回东京吧,等下我会告诉你具体位置”

  从哪来回哪去,不光指的是东京,也是指阴鬼道,整个故事就到就出天久绀为止,之后的插曲就当做没发生吧

  因为听说高中这边可以随意点,于是苏我飞白理所当然地熬夜了

  第二天依旧是在铃的早餐中享受通学路,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次飞白并没有一觉睡到中午,而是十点钟就早早爬起来了

  依旧是山田太郎送飞白去学校,这方面飞白觉得应该和自己舅舅提上一嘴,毕竟自己不是阴阳寮的人,就这么在私事上随意公务员不太合适当然了,最主要的原因是山田太郎实在是有些碍眼,不管怎么看都只觉得别扭,这还不如坐电车上学呢

  车子依旧是在门番的放行下长驱直入,一直来到了楼前,只不过和昨天不同,这一次等候在楼前的并不是老师,而是学生

  容貌端丽的女学生,穿着高年级的校服,偏褐色的长发在脑后扎成辫子,包括额头在内的整个脸都暴露在外,就算是这样的发型依旧让人觉得美丽只不过和偏古板的衣着风格还有发型放在一起,难免给人一种刻板的印象

  等飞白一下车,女学生就走了过来,虽然是询问,口气却很肯定

  “你就是苏我飞白吧”

  飞白这次可以确定了,这个女学生确实是在等自己

  看到女学生,山田太郎表情有些疑惑,看来这次他并不知情,于是飞白便挥手将他赶走了

  等到山田太郎离开,飞白才朝女学生问到

  “我们应该不认识吧?找我有什么事?”

  似乎是觉得身为后辈的飞白用这种轻浮的语气且不带敬语地和自己说话有些不妥吧,女学生微微皱眉,最终却还是没有就此做出指摘

  “我找你确实有事,关于荒川幸代的”

  飞白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不过因为在演技上不怎么走心,夸张的演出让女学生能加不快了

  “啊~原来是这样”

  之前就已经有所猜测,可真看到一切都和猜测如出一辙没有一点出入,还是会觉得无趣

  “你就是学生会长吧”

  说说荒川幸代吧

  荒川幸代到底是怎么在飞白第一天入学时就掌握了他的身份,甚至还知道连飞白自己都不清楚的内情?当然不会是什么缘分或是偶然

  “是你让荒川幸代来找我的,没错吧?”

  说起来其实简单到无聊,不过就是情报泄露而已

  老师那一方从昨天的见面就能看得出,他们至少懂的轻重,绝不会自找麻烦,更别说是因为学生被怪谈缠身这种荒唐的理由了那么剩下的还有谁能够拿到学生的资料呢?就只剩学生会了吧,而且还是能接触到这类重要档案的顶层

  不过,‘苏我家从古至今都和咒术妖怪有牵连’这方面的情报又是怎么到手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