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情感 都市娱乐 钢城十里青云路

第520章 痴心妄想

钢城十里青云路 东郭老农 4314 2019-11-09 22:40

  小春的行踪诡异,有可能就会做出违背国家利益的事情来,关山月万万不敢成为一个“汉奸”的,尤其自己的身份越来越显要,这将是一个很敏感的话题。

  但是关山月一向怜香惜玉,何况又偷吃了人家,也不好断然拒绝呀,想想说:“小春,那样对你太不公平了。你如此年轻漂亮,大好的青春不要浪费在我这样的花花公子身上,何况咱们短短的几天你能了解我多少?”关山月的潜台词是我也不了解你呀!

  小春多聪明,马上就知道关山月的意思了,把粉嫩的小脸贴在关山月的胸上,轻轻蹭着,一时间沉默不语。关山月抚摸着她的后背,闻着她身上幽幽的体香,心里竟是不舍,才发现自己也很喜欢她的,不禁惆怅起来。过了一会儿,小春掐着关山月胸前的小豆豆轻声说道:“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小流氓,别装了,先好好爱我吧。”

  一笑喜相逢,似嫦娥,下月宫。丹山念夜鸾求凤,天台路通,巫山簇峰。柳稍露,滴花心动。两人正在情浓意浓,忽然听到远处隐隐传来枪声,不由得一惊,匆匆穿好衣服钻出了帐篷。

  大山的夜里很冷,满地都是白色的霜,像下了一层小雪一般。迎面吹来的山风,让人不禁打颤。但是枪声时不时地传来,让人心悸。关山月听清楚了,这是从占云家的方向传来的!莫非占云的爸爸遇到了危险?但是按他说的意思,通往他家只有一条道,那还能有谁?

  正在疑惑之时,曹秋水和黄莺也钻了出来,凝神一听,枪声又停止了。过了一会儿,曹秋水才想起来关山月怎么和小春站在一起,顿时心生疑惑。钻进关山月的帐篷嗅了嗅,不由得火气冲天,朝着关山月的屁股上就是一脚。

  关山月不敢躲,被曹秋水结结实实地踢了一脚,摔了一个狗啃泥。小春俏脸一红,就想溜回帐篷里。又一想,反正我马上回家了,你们爱咋滴就咋滴,我才不怕呢。

  关山月站起来拍拍身上的泥土,灵机一动说道:“小春,你的两个兵怎么没动静?我过去看看。”关山月本来是想找个借口溜掉,摆脱尴尬的局面,谁知到了东野二人的帐篷里一看,哪有人的踪影?不用说,那边的枪声定是这两个日本人搞得!

  曹秋水现在把占云当成了一家人,所以日本人去盗墓心里很不满,不管这事是不是小春指使的,但是他们是一伙人呀,恨恨地想:他们就是一帮鸡鸣狗盗之徒,你还和他们拉拉扯扯,勾勾搭搭的,还能分清是非吗?但是实在懒得理会关山月,便质问小春:“你的两个兵不会是要去把小云的爸爸杀掉吧?”

  小春张口结舌,不知道该说什么。关山月知道肯定是那两人自作主张,这么看来小春表面上是他们的头,其实是控制不了他们的。见小春难为情,便说道:“我返回去看看。”

  曹秋水见关山月还是护着小春,愤愤不平地说:“这么远,等你回去黄瓜菜都凉了!”黄莺说道:“小云爸爸不是说了,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回头吗?我估计他早料到这些了。”关山月说:“特殊情况特殊对待,他们拿着枪,估计小云爸爸应付不来。”

  话音未落,就见远处火光冲天,接着就是“轰”的一声巨响,地动山摇!离得这么远都感到站立不稳。大家都傻呆呆地看着,不知道什么情况。

  关山月问小春:“他们带着炸药呢?”小春说:“带是带着呢,但是没有这么大的威力呀。”那就是小云爸爸弄的动静了,这么看来他二人凶多吉少了,只是不知道小云的爸爸能不能平安无事。

  爆炸声来得快,去的也快,大山里很快又平静下来。黄莺说:“咱们去小云家都困难重重,差点丧命,按说他们村子肯定有更严密的防范,对付两个人应该很轻松,估计咱们昨天有什么不轨行为也可能难逃生天。只是他弄这么大的动静干什么?莫非是把村庄毁了?这个地方以后再也见不到了?”

  曹秋水说:“真有可能!小云的爸爸应该是不想让外人知道他们的情况,只怕是他也随着这次的爆炸烟消云散了。”关山月叹口气说:“咱们这次来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了。咱们把小云救了,他爸爸却没了,难道非要一死吗?”曹秋水说:“他们这么多年一直孤独的生活,思想和常人肯定不一样。”

  关山月见小春一直低头不语,问道:“小春,你打算怎么办?”小春沉默一会儿忽然说道:“你们听说过马王堆的事吗?”几个人都摇摇头,更不知道马王堆和她有什么关联。小春一笑说道:“那一年我刚出生,你们和我年龄差不多,应该不知道。外边有点冷,咱们到帐篷里,我给你们讲讲。”

  钻进帐篷,烦人的气味还在,曹秋水又瞪了关山月一眼。关山月心虚,顺势坐在她的身旁,伸手揽着她的细腰。曹秋水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便把脑袋靠在关山月的怀里。

  小春接着说道:“1972年马王堆出土了汉墓女尸,这一重大发现引起了世人的注意。那一年,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就向中方提出过,希望中国作为国礼把它送给日本。你们的周总理很警觉,不知道他知不知道目的是什么,但是却坚决地拒绝了。日本却不甘放弃,后来又索求多次,见讨要尸体难度太大,便改为讨要女尸的头发,说是进行研究,当然均被中方拒绝了。”

  曹秋水问道:“那你们的目的是什么?”小春苦笑一下说道:“我这也算是叛敌卖国了。日本对于中国古代的东西痴迷程度非常深,在有些方面的见解上比中国人了解得都要多,研究的都要深,比如香道、茶道、甚至瓷器等等,都在日本得到了更好的传承。

  话有点远,我说着些的意思是,日本想彻底了解中国,研究中国,甚至是中国人类的遗传基因。从你们的民国期间,日本人就在中国以科考的名义开始盗墓,这些都是得到日本国家政策和侵华日军的支持。

  盗墓一方面是盗取财宝,另一方面就是希望从中国古尸身上研究出中国古人的体质、基因等一第系列过去中国人的民族信息,以图彻底掌控中国人,上演‘蛇吞象’。当然还有一个目的,日本人的起源一直没有确切的依据,希望从中国古尸身上,寻找到日本人的起源密码。”

  几个人听了都很震惊,盗墓就算了,全世界都有这种情况,竟然还研究古尸,太执着了吧,就连曹秋水这个职业的摸金校尉都理解不了,惊奇地说道:“怎么会这样?”

  小春见他们将信将疑,说道:“唐朝大师慧能的弟子释无际的真身就是在那个年代被日本间谍偷走,现被日本视为一等一的国宝、‘活菩萨’。”关山月说:“这个我知道。”

  小春说道:“当然,这是最著名的一件,其他的还有不少,有怀孕而死的女尸,木乃伊等等,都拉回去做研究。这项研究从事了上百年了,一直没有中断,就是说这个组织也存在上百年了。当然现在都是以做正当公司为幌子,来掩盖这件事。”

  曹秋水问:“这么看来你在这个组织里的地位还不低?”小春摇摇头,叹口气说道:“我从小研究中国文化,也算是个中国通了。我认为,在民国**的时期都没有达到目的,现在还在坚持,有点痴心妄想不是?不过,由于能得到政府的支持,所以研究社发展的很大,你们知道的一些国际大企业就有我们组织的身影。”

  小春没有说具体哪个企业,大家也不好问。见她忧心忡忡,关山月说道:“但是你们为什么内斗?我看你的前途很不妙呀。”

  小春说:“刚才我说了,我觉得这就是一件痴心妄想的事。我其实很不喜欢这个职业,也不同意这么做,但是身不由己,谁让我生在这个家庭呢?既有权利的争夺,财产的争夺,还有以后发展方向的争执,哪是我一个女孩子能承受的?我本是无欲无求,但是家里就我一个女孩子,被逼得也走上了这条道。”

  虽然小春偷了自己的男人,但是她一番推心置腹,顿时让曹秋水心生同情,说道:“你干脆别回去了,就跟着我们一起生活算了。”小春苦笑道:“我们的组织有国家在后边支撑,你想想得有多强大?世界虽大哪有我立锥之地?”

  黄莺说:“那你这次回去也不好交代呀?”小春说道:“这应该没什么,失败的多了,倒不至于有什么问题。只是回去怎么自圆其说还真有难度,尤其是就我一个人活着回去。”

  关山月一开始只想着“为国争光”,但是过后就觉得自己有义务保护她,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