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士 科幻 科幻末日 微信小程序之死神交易

第一百二十五章 怎么办的事

  这个老男人,摸约有60多岁,张着那满是黄牙的嘴,一阵阵恶心涌上我心头。

  “这是个什么怪物?”我后退了一步,心里直打怵,贴近老司机。

  老司机默不作声,皱着眉毛,小声说道,感觉他身上阴气不算太重,应该是个人。

  说完又摇了摇头,“我也没闹明白。”

  那个老黄牙,见我和老司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怒道“你特么才是怪物呢。”

  刚说完就从他身后抡起了一个金刚杵要往我身上砸,边砸边喊道,“你个小兔崽子,来这学神棍骗人。”

  他那金刚杵一挥,我迅速侧过身去,只听得耳边呼呼的风声,吓得我赶紧躲在老司机后面。

  “大师,大师啊,误会!”,一个沙哑阴沉的老年男子的嗓音从我后面传来。

  原来是胡三汉醒了。

  他显然刚睡醒,神智还不清晰,但见到我们打了起来,脸色极其难堪。

  胡三汉朝着张磊训斥道,“你怎么办的事!”

  吓得张磊一哆嗦。

  这老胡头脸色灰暗,他踉跄地走了过来,差点没摔倒,幸亏张磊在一旁扶着他。

  他这起色和上次相比,判若两人啊。

  这感觉就像是半截埋在了土了,就等着封棺了。

  他向我点头示意了下,“阮大师来啦。上次是我看走了眼,你别往心里去啊。”

  胡三汉毕竟是一个集团的老总,即使看走了眼,也不会轻易跟一个毛头小子道歉的,他这句话轻描淡写,就算是给自己找台阶下了。

  老黄牙见了胡三汉,顿时老实了不少,把那个金刚杵收了起来。

  胡三汉一边伸出手,朝向老黄牙,另一边面向着我说,“这位是黄大师,也是我请的先生。”

  艹,竟然还真姓黄。

  “您既然请了别的先生,那我还是走吧。”我心说这要是调好了风水,算在谁身上啊,虽说我也未必能看明白,但道理还是得说清楚的。

  “别啊,别,别。”胡三汉说话都有些颤颤巍巍的了,“我请黄大师来主要是给我调养身体来了。他跟你一样,都是奇人异士。你别往心里去。”

  我看他孱弱的身躯,没发现身体好到哪里去。

  再看老黄牙,这长相,这气色,也不像是什么好人。

  “这办公室,不,还有整个公司,都得请您帮我看看。”胡三汉朝张磊使了个眼色。

  张磊马上心领神会,给我做了个手势,示意我先看看公司整体的环境。

  于是我们一行人在办公室里转了一圈,除了老司机、张磊外,胡三汉和老黄牙也跟着。

  老黄牙觉得我可能是个骗子,所以一路上都在仔细观察我。

  我也没空搭理他,手里拿着驱魔铃,走一路摇一路,想看看到底有没有什么鬼怪。

  老黄牙见我拿着铃铛到处晃悠,脸上不自觉得露出了轻蔑的笑容来。

  “哼,看来是个外行。”

  老黄牙嘴巴里直冒臭气,嘟嘟囔囔着,“拿个破铃铛到处晃悠,你以为招魂呢。”

  我仍没搭话,径直往前走。

  他的公司确实挺大,这层楼全是胡三汉的。

  如果每个角落都走完,怎么也得2个多小时。甚至还不够。

  刚开始我只是随意看看,那些员工要不就是神情闪烁,要不就是昏昏欲睡。

  整个公司都弥漫着一种腐蚀人精神的气息。

  而这里的员工,也没见到几个正常在工作的。

  尤其见到我们过来,还不时地偷瞄几眼,然后就开始窃窃私语,像小鬼一般,让人感到极端的不舒服。

  奇怪的是,胡三汉并没感觉有什么不妥,这些员工好像也不是特别怕他。

  我们走到财务室的时候,看见有一个长头发的女员工,穿着一个白色的长裙坐在电脑前。

  一块粉丝的蕾丝披肩,遮住了她那雪白的手臂,只露出两只纤细的玉手,在迅速地敲打着键盘。

  她的黛眉细长,如长柳一般。

  一对出尘的眼眸,深邃得勾人心弦。

  她的皮肤显得特别苍白,像是生了一场大病,但我看她甚至觉得有种诡异的动人。

  张磊见我一直盯着她看,主动介绍道,“这是我们公司财务副经理,徐蓉姗。”

  徐蓉姗抬了下头,又倏地低了下去。

  我和她眼神对视的那一秒里,感觉特别诡异,那眼神像是来自一种动物的。

  老司机给我做了个手势,示意我走快些,再跟他们拉开几步距离后,递给我一个红色的布袋,大概有两个巴掌那么大,里面还沉甸甸的。

  我小声在他耳边问道,“啥?”

  “是家伙事儿,拿出来,端平放胸前。”老司机神神秘秘地说。

  我把红色布袋打开,手摸进去,冰冷冰冷的,拿出来一看,发现是个罗盘。

  暗红色的,盘上还渗透出一丝淡淡的阴寒之气。

  老司机朝我挤眉弄眼的,我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只得装模作样像个风水先生一样拿着罗盘四处转悠。

  那罗盘实际上并不大,但拿在手里感觉特别有分量感。

  另外,它的做工也很精致,在罗盘四周分别雕刻青龙、玄武、朱雀、白虎等神兽,活灵活现,栩栩如生。

  老司机在我耳边小声说,这是他之前从鬼市里淘来的宝贝,灵敏度特别高。

  如果针头转动不止,就叫做转针,说明此方向有恶灵的怨恨之气徘徊。

  如果指针一会浮起一会下沉,叫投针,则是下面有坟墓。

  “那针头上下左右来回抖动呢?”我端着罗盘,一脸茫然的看着老司机。

  老司机舌头都打结了,吞吞吐吐地,看着我的眼神就像是看到了一头怪物。

  “这是!”老司机一只手扶着罗盘,整个身子都凑了过来。

  “这是鬼蛊针!”他眯眯着眼睛,身子微微颤动,“这单子我们不能接,赶紧走!”

  “啥?不接也得接啊。小程序发了任务!”我急了。

  老司机眼珠子直打转,眉宇也紧锁了起来,显然他也没了辙,“那,那也不行啊!”

  “到底怎么回事?”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里跟着急的团团转。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