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情感 都市娱乐 军爷宠妻之不擒自来

第151章 大结局

军爷宠妻之不擒自来 凹凸蛮 27507 2020-06-25 13:53

  “闪开”突如其来的声音,林倾身体本能的往右侧倾倒

  天花板上的灯光剧烈的晃了晃,最后以着出其不意的速度掉了下来,瞬间碎裂在地上

  破碎的玻璃片四下溅开,砸在一道道身影上,霎时见血

  林倾背靠在墙壁上,谨慎的看着附近犹如洪水涌来的警卫兵,目光倏地沉了沉

  二楼上,冯廷议难以掩饰喜怒之色的盯着闯进来的三人,兴致高昂的转了转自己手上的戒指,对着旁边的男人说着,“一个不留”

  男人神色一凛,忙道,“这些人都是军部领导,您真的确定全部杀了?”

  “事已至此,留着也没有什么用力,让那些失败品出来吧,正好一并销毁了”冯廷议转身打算离开

  林倾发觉到了他行走的地方,一脚踩住仪器顺利的爬上二楼

  冯廷议注意到身后有人,眯了眯眼,刻意的拐弯走向另一条走廊,按下旁边的电梯,看着数字上升

  林倾捕捉到男人离开的踪迹,未曾担心会不会有诈,径直跑了上前

  电梯门敞开,冯廷议面无表情的瞥了一眼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大步一抬,走了进去

  “嘭”林倾眼疾手快的一枪爆了电梯运行键

  电梯不受控制的晃了晃

  冯廷议面色一沉,身体背靠在电梯墙壁上,受到重创的电梯失去平衡的晃动着,随时好像都有可能坠落

  林倾靠在墙角,等待着对方的主动出来

  冯廷议咬了咬牙,掏出自己的配枪,电梯门关不上,他谨慎的从里面慢步走出来

  “嘭”子弹不留情面的落在了他的右脚脚跟处

  冯廷议受惊不小,急忙寻找着障碍们掩护自己

  林倾屏住呼吸,再一次保持安静的等待对方暴露

  冯廷议吞了吞口水,拿出衣兜里的对讲机往着身前抛了抛

  “嘭”林倾未加思索直接破碎了抛出来的东西

  冯廷议趁势往对方掩藏位置扑了过去,先下手为强的打算一枪了结了这个敢跟踪自己的女人

  然而等他自以为很完美的涉猎了对方,却发现自己面前空空无人,他心口一滞,急忙回过头,一把枪抵在了自己的额头上

  林倾一脚踹开他手里的武器,“冯廷议少将,别来无恙”

  冯廷议肩膀被踹了一脚,隐隐作痛,他看向掉在地上的武器,身体本是打算去捡回配枪,还没有动作,肋骨一疼,他诧异的低下头,这才发现自己被打了一枪

  林倾说的云淡风轻,“你可不要乱动,这子弹是不长眼的”

  冯廷议捂住自己受伤的位置,踉跄一步,“你敢以下犯上?”

  “嫌疑人是没有身份而言的”

  冯廷议冷冷一笑,“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是嫌疑人?”

  “你实验台上躺着的那些人,就是最好的证明”林倾将他提了起来,“接下来就得辛苦冯少将跟我们回去一趟了”

  冯廷议不怒反笑,“你确定你们还能找到那些实验对象?”

  林倾眉头一皱,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这个人是出了名的小心翼翼,在没有完全把握之前,我是不会允许自己出现任何纰漏”

  “嗯,这点谨慎很好,不过你可能太低估了我们沈队长”

  冯廷议被对方给强硬的拽着走了几步,他看着走在前面的女人,伸手默默的掏了掏自己的口袋

  林倾察觉到了危机,下意识的松开对他的钳制,突然间刀光一闪,她只觉得有什么温热的液体从自己的肩膀处涌了出来

  冯廷议咧开嘴笑的更加得意,随后将匕首从她的身体上抽了出来,狂妄的大笑一声,“想要抓我,就凭你?”

  林倾面不改色的盯着笑的前俯后仰的男人,虽说受了伤,但她并没有察觉到任何致命性的疼痛

  冯廷议的笑声越来越渺小,以至于最后低不可闻,他疑惑的盯着一脸平静的女人,她这是连眉头都不带眨一下吗?

  “小倾”林昊天一脚踹开了挡住自己的两名警卫兵,从楼梯上一跃而上

  冯廷议止不住的往后退,却发现自己退无可退

  林昊天看向林倾受伤的肩膀,眉头紧皱成川,“他做的?”

  冯廷议一步一步的往后挪着,“林昊天,别忘了我们是合作关系,我可以既往不咎你之前的背叛,你现在放我走,我保证继续和你合作,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林昊天步步紧逼着对方,目光犀利仿佛淬了毒,他抬起拳头一拳重重的砸在冯廷议的肩膀上

  “啊”疼痛袭来,冯廷议止不住的痉挛着,依旧不肯罢休的威胁道,“你别忘了只有我才能救你,你如果杀了我,你也活不了多久”

  “我说过的,我死之前也会拉你做垫背”林昊天再一次的挥拳而下

  冯廷议瞳孔一张,一口血从嘴里喷了出来,“你会后悔的,你会后悔的”

  林昊天红了眼,“去死吧”

  沈慕麟抓住他的手臂,承担着他这用了十成力的拳头,蹙眉道,“不能这么杀了他”

  林昊天却是不管不顾,早已是失去了镇定,一拳头砸开了碍事的沈慕麟,继续挥拳砸下去

  沈慕麟一个踉跄没有站稳身体,他来不及制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林昊天将冯廷议打的奄奄一息

  林昊天喘着气,一脚踢在冯廷议的身体上,像碾死一只蚂蚁那般心狠手辣,他说着,“死吧,死吧,去死吧”

  林倾发觉到大哥的不一样,他之前就算再愤怒也会稳住理智,然而现在,他就像是浑身上下都燃烧着熊熊烈火,随时都会烧毁周围的一切

  沈慕麟看向她的伤口,急忙撕下自己的衣角,简单的包扎了一下她的肩膀,“这里交给我来处理,你去通知军部”

  林倾正准备离开,刚走到楼梯处,脚步骤然一停

  沈慕麟闻到了空气里漂浮而来的腐臭味,忙不迭的回过头

  林倾被逼着退了回来,她口齿不清的说着,“大厅里全是失败品,密密麻麻”

  沈慕麟走到二楼栏杆位置,垂下目光,一个个实验失败品正犹如行尸走肉那般没有意识的窜动着,所过之处,不是被拆的一干二净,便是被咬的支离破碎,现场情况,惨不忍睹

  “啊啊啊,救我救我”一道道凄厉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林倾被惊得六神无主,“现在怎么办?”

  “立刻离开”沈慕麟保护着她往后撤退

  林昊天坐在地上,仿佛定身了那般一动不动

  林倾试着推了推他

  林昊天抬起头,双目一片通红,好像眼中也没有了神采,有些呆愣

  “大哥?”林倾诧异的唤了他一句

  林昊天用力的甩了甩自己的脑袋,企图让自己清醒一点

  林倾再喊了他一声,“大哥,你怎么了?”

  林昊天还没有回复,整个楼板晃动起来,下一刻一道道身影从楼梯处挤了上来

  沈慕麟拉着林倾往后退,“你先走,我垫后”

  “你怎么垫后?”林倾开了一枪,子弹穿透了这些人的身体,却是毫无影响,他们依旧张牙舞爪的扑了过来

  林昊天从地上站起来,目眦欲裂的盯着步步逼近的一群失败品,他咬紧牙关,双手握拳,衣服在他膨胀的力量中撕碎成一块一块

  “走”沈慕麟将林倾从二楼窗口处推进了院子里

  林倾不敢置信的盯着关上了窗户与自己隔断了联系的男人,慌乱的想要抓住他的手,却是嘭的一声摔进了院子里

  她趴在地上,血液顺着伤口处涌了出来,一滴一滴的渗漏在泥土里,她慌不择路般从地上爬起来,目测了一下二楼与一楼的距离,周围没有辅助物,她不可能跳上去

  “嘭”剧烈的爆炸声从大楼里传来,随后出现在她瞳孔里的便是一阵滔天烈火,她下意识的扑倒在地上,玻璃碎片如同瓢泼大雨掉满了一地

  林倾晃动了一下自己被炸得有些晕的脑袋,她狼狈的回望了一眼爆炸之后只剩下火光的大楼,心里一慌,几乎是手脚并用的跑到了工厂正门

  爆炸很可怕,几乎是将整个工厂都炸得面目全非

  “慕麟,慕麟,大哥,大哥”林倾想要冲进火海中,却是被硬逼着退了回来

  “慕麟”她绝望的大吼一声,除了连续不断的爆炸声以外,什么回复都没有

  “不要,不要”林倾脱力的倒在地上,她望着眼前那一望无际的大火,身体难以镇定的剧烈抖动起来

  “我在这里”虚弱的声音从她的身后响起

  林倾眼前一亮,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却依旧执着的想要回头一探究竟,她回过头,看着男人浑身褴褛的站在自己面前,他身上虽然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却都不是致命位置

  沈慕麟温柔的敞开双臂,等待着他的女孩儿投怀送抱

  林倾踉跄着从地上爬起来,用力的扑进了他的怀里

  沈慕麟被她扑的一趔趄,差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林倾又哭又闹像个不谙世事的小丫头,她道,“你吓死我了,你知道你快要吓死我了吗?”

  沈慕麟顺着她的头发,“你难道还不相信我的能力?”

  林倾轻轻的擦拭干净他脸上的黑霜,“我相信,可是我怕”

  沈慕麟莞尔一笑,“不会有事的”

  林倾点头,很郑重的点头,“大哥呢?”

  沈慕麟面上的笑容一僵

  林倾疑惑道,“你这是怎么了?我大哥呢?他是不是和你一起逃出来了?”

  沈慕麟低下头,没有说话

  林倾摇了摇头,“不会的,大哥不会逃不出来的”

  “他出来了,只是——”沈慕麟欲言又止

  林倾眉头皱的更紧,“你不要说一半藏一半,他怎么了?”

  沈慕麟指向距离他们不过十米位置的一道身影,男人半跪在地上,他的右侧手臂上被火焰烧伤了一大块,血肉淋漓,有些骇人

  林倾一步一步谨慎的走过去,她目不转睛的盯着没有动作的男人,他好像在隐忍什么

  突然间,林昊天抬起了头,他的两只眼,一黑一红,黑的那一只眼好像正映着自己的五官,可是红的那一只眼却是仿佛正在蓄势待发什么,疯狂的蚕食着他的理智

  林倾不敢置信的蹲在他面前,“大哥,你怎么了?”

  林昊天抓住她的手,好像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完全的掏空了自己的身体,他用力的说着,“杀了我,快杀了我”

  林倾摇头拒绝着,“不,大哥,会有救的,会有救的”

  “没用的,小倾,答应我,杀了我”

  “大哥——”

  “你如果不想看我成为怪物,答应我,杀了我”林昊天握上她的手,颤抖着将自己的配枪放进了她的手里

  林倾手一松,枪掉在了地上,她慌乱的往后退了一步,“我下不了手,我不能杀了你,你是我大哥,你是最疼爱我的大哥”

  “小倾”他伸着自己的手,最后却因为无力倒在了地上,“不要怜悯,杀了我,快杀了我,我控制不住了,我真的控制不住了”

  “慕麟想想办法,救救我大哥,救救他”林倾抓住了沈慕麟的手,带着恳求的语气

  沈慕麟低下头,迟迟不知如何回复

  林倾看他沉默,心里一慌,“你为什么不回复我?”

  沈慕麟无可奈何道,“我问过我二伯了,他现在这种情况,无能为力”

  “不会的,不可能的”

  “小倾”沈慕麟双手撑在她的肩膀上,“我知道这个选择很困难,在大是大非面前,在国家与亲友之间,我们可能会偏向私心那一方,我尊重你的选择”

  林倾看向地上喘着气好像正在苏醒什么的大哥,再看了一眼不远处迎风飞扬的红旗,绝望的双手紧握成拳

  只是她还没有做好决定,就见原本还躺在地上的男人倏地站了起来

  林昊天双目一瞬不瞬的看着红了眼,白着脸,甚至早已是泪流满面的女孩,微微一笑,“我如何能够残忍到让我心尖儿上的丫头做这么两难的决定?”

  林倾诧异,身体本能的想要抓住林昊天,却只能够住他的衣角,眼前一阵红光闪烁而过,她眼睁睁的见着他的身体被火光吞噬

  “大哥!”

  没了,没了,都没了,那个会在自己耳边轻声话语的哥哥,那个从小牵着她背着她宠着她的哥哥

  没有了,都没有了

  “小倾”沈慕麟欲言又止,他站在她身后,看着她摇摇晃晃的身体,于心不忍的将她抱在怀里,安抚着,“对不起,我没有办法,我真的没有办法”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要这样?你早就知道的?”林倾双目一眨不眨的望着眼前人

  沈慕麟点头,“从答应和他合作开始,他跟我去过研究院,让二伯好好的检查过一番,可是没有办法了,第二次注射的基因已经完全的破坏了他体内的再生基因组织,一旦强行的抽离那部分,他会当场死亡”

  “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沈慕麟轻轻的擦拭过她眼角的泪痕,声音有些颤抖,他道,“小倾,我们无法更改这已成定局的事实,我们只有想方设法弥补这个漏洞,让一切尘归尘,土归土,恢复到从前”

  林倾低下头,眼前的路好像变得有些狰狞,她咬了咬唇,用力的咬着自己的唇,直到闻到了一股血腥味,她才松开了口,血液染红了她的双唇,凄凄然然的带着些许憔悴以及苍白

  沈慕麟握紧她的手,小心翼翼的将她揽进自己怀里,“他是英雄”

  “真是讽刺”林倾自嘲般冷笑一声,“如果他还活着,是不是就得被军部全面绞杀了?”

  “如果他还活着,迟早有一天你手里的这把枪会对着他的心口毅然决然的开枪,小倾,与其留下那些不堪回首的回忆,他想的是把最美好的记忆留给你,至少你每每想起他时,是自豪的,而不是厌恶的”

  “为什么会这么说?”

  “变成行尸走肉,你愿意看到这样的林昊天吗?”沈慕麟反问

  林倾拒绝着想象这样的画面,那个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恶臭的傀儡,那个无论自己如何开枪都打不死的怪物,她摇头,拼命的摇头,“不,不会的”

  “怎么回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一辆辆消防车进入工厂,随后便是得到消息赶来的冯家一行人

  冯程步履蹒跚的看着眼前的森森大火,整张脸都被火光照耀的一片鲜红

  “怎么会这样?这里究竟怎么了?”冯程颤抖着往前走了两步,又被火势逼着退了回来

  沈慕麟轻轻的拍了拍林倾的肩膀,压低着声音,“我过去看看”

  冯程看见了由远及近的身影,加重语气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这似乎要我来问问冯老,你们冯家究竟在运算什么?”沈慕麟不答反问

  冯程眉头微蹙,“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在爆炸前,冯廷议特意引我们过来,更是放出了一堆没有了意识的怪物围攻我们,最后他竟然趁我们没注意时引起大爆炸,险些直接杀死我们”

  “荒谬,就凭你一人之词就可以胡言乱语的定罪?冯廷议那家伙呢?我要听一听他的解释”冯程四下张望,却是除了他们两人之外,并不见任何人

  沈慕麟低下头,语气沉重,“林昊天为了救我们,和他同归于尽了”

  “你,你说什么?”冯程不敢置信的手一抖,手里的手杖就这般失去控制的掉在了地上

  沈慕麟抬头,两两四目对视,他的眼眶有些红,带着质疑,带着愤怒,更带着许许多多的不甘,他道,“这件事我们不会善罢甘休的,冯廷议在密谋什么,我们一定会调查清楚,稍后军部会开展一系列调查,希望冯老能够配合我们合作”

  “你这是在命令我?”

  “是”沈慕麟毫不犹豫道

  “你敢”冯程咬紧牙关,“我孙子现在死的不明不白,你们妄图在他一个死人身上定罪?我冯家也不是吃素的任人宰割”

  “冯老,你当真觉得他冯廷议清清白白?你扪心自问,这事由谁起的因,又是谁种的果,他冯廷议是谁在言传身教”

  “你休要一派胡言”冯程喘着气,单手掩着心口,可想而知,他情绪过激之后引起了颅内高压,现在血压正在蹭蹭往上升

  沈慕麟继续道,“冯家这些年的作为,军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现在看来,事情远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放纵了这么多年,是时候一笔清算了”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们,你们够狠的”

  “冯老,你应该很明白,我是不是在冤枉你”沈慕麟转身准备离开,临走前不忘再说一句,“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冯程趔趄一步,他瞥了一眼离开的背影,目光沉了沉

  林倾坐在地上,察觉到有人在靠近自己,有些木讷的抬了抬头

  沈慕麟蹲在她面前,温柔的擦拭干净她额头上那黑黑的灰烬,他道,“我会让人把他的尸体带出来”

  “冯家怎么说?”林倾问

  “出了这种事,谁敢认罪?不用担心,冤有头债有主,这事遮掩不过去”

  “冯家也不是普通世家,你觉得有把握吗?”

  “冯廷议是一个自负的人,他太骄傲了,一个人太骄傲总有机会露出马脚,而这座工厂就是他的马脚,虽然这里毁了,但或多或少会留下一些致命的证据,只要我们赶在冯家之前保留这里”

  “可是冯老已经来了,他会不会趁着我们不注意毁了这里?”林倾担忧着

  “也不是不可能,所以答应我一件事”沈慕麟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

  林倾不明他为何突然这么严肃,同样表现的一丝不苟,她点头,“你说”

  沈慕麟看向她还在流血的伤口,道,“去医院好好的照顾自己,别让我分心”

  林倾不以为意道,“这只是一点小伤,不会影响我的正常发挥”

  “可是我心有旁骛就不能全神贯注的做这件事,你想看我六神无主时不时的担心你吗?”沈慕麟带着她走到了其中的一辆救护车前,“这是我的命令”

  “慕麟,我想留在这里”

  沈慕麟摇头,“你不能违抗我的命令,不听话的士兵我有权利让她停职待命,明白吗?”

  林倾眼睁睁的看着他关上了救护车大门,靠在玻璃窗前目不转睛的望着最后缩成了一道小圆点的男人,有些失落的低下头

  一旁护士整理好了急救用品,声音有些怯弱,她说着,“我先帮您止血”

  林倾规规矩矩的躺回轮床上,任凭护士倒腾着自己的伤口,失血有些多,她的面容透着虚弱的苍白

  护士简单的清理了一下伤口四周的血迹,“伤口有点深,需要手术缝合”

  “不用,我自己来就行了”言罢,林倾翻身而起,翻找了一下缝合工具,用着消毒水喷了喷针线,随后就这么在护士一脸惊诧的表情中气定神闲的缝合了起来

  护士慌乱道,“我来帮您”

  林倾拒绝着,“这些事,我做惯了”

  护士心里一惊,她看着女人连眼皮子都不带眨一下,那镇定自若的模样如同在缝合的并不是自己的皮肉,好像就是一块猪皮,无论自己如何的抽拉穿刺都不会有任何的疼痛

  不疼吗?

  林倾用着剪子剪断了线,随后上了一点药,再道,“可以帮我缠上纱布了”

  护士愣愣的站在原地,整个人好像都处于懵逼的状态,她刚刚经历了什么?

  “能麻烦帮我缠上纱布吗?”林倾再问了一句

  护士回过神,忙不迭的蹲下身子,双手还有些止不住的颤抖,她小心谨慎的替对方把伤口位置包扎起来

  林倾看了看车外一闪而过的景物,闭了闭眼,只是一闭眼,眼前好像就会不由自主的出现大哥离开时那决然又有些贪恋的表情,她有些怕,有些恐惧,最后气喘吁吁的睁开了眼睛

  护士听着她的喘息声,以为自己是不是用力太猛了,正在为难要不要继续包扎

  林倾虚虚的看着车顶,眼角有些红,一眨眼便是忍不住的淌下一滴眼泪,液体有些烫,烫的她心口仿佛都颤抖了一下

  “我是不是太用力了?”护士胆战心惊的问着

  林倾摇了摇头,“不是,请继续”

  护士尽可能的放缓动作

  救护车一路驶进了医院

  “教官”救护车车门打开,两道身影一左一右的站在轮床边

  林倾眉头微皱,“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方子异回复道,“队长派我们过来的”

  林倾疑惑,“就算要派你们过来也应该是去工厂协助他,怎么会在医院里?”

  秦齐道,“队长大概是担心您这里出什么岔子,特意吩咐我们过来”

  林倾被运回了病房,她有些坐立不安,一个劲的绕着房间转来转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弹指即逝,她看向已经夜深宁静的天,这都大半天过去了,为什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林倾等不下去了,直接打开了病房门

  正在门外下着棋的两人听见声音急忙站起来

  方子异笑着说,“教官有什么事吗?”

  林倾自上而下的审视两人一番,“你们怎么还在这里?”

  秦齐收好了棋盘,道,“队长说过了要让我们一直守在这里,等到他回来之后”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林倾有些不安

  方子异反问,“没有出什么事啊,是教官想要什么吗?”

  林倾关上了病房门,宽松的病服将她的身体比对的更加的瘦小,她坐在沙发上,思考着接下来怎么做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秦齐拿着饭盒进入房间,“这是我去医院买来的营养餐,教官应该饿了吧”

  林倾盘腿坐在沙发上,神色凝重,“你们队长还是没有一点消息传回来?”

  “队长应该是回军部了”

  林倾明白了他的言外之意,现在军部可能会因为出了这种事而彻夜难眠,毕竟事情的严重性难以估料,稍有不慎,便会酿成军部大换血

  人心惶惶

  林倾吃着饭,却是味如嚼蜡,她最后放弃了继续再吃

  一天,两天,三天

  从刚开始的惶惶不安到后来的风平浪静,林倾有好几次想要从医院里翻窗子跳下去,可是一想想这十楼的距离,她还是放弃了

  她可能摔不死,但摔残了也不划算啊

  至于为什么不能走大门,这两个门神还真是深得他家队长的真传,无论自己好说歹说,他们说不放就不放

  林倾不得不怀疑这两人是沈慕麟派来囚禁她的

  与此同时,嘈杂了三天的军部终于在清晨时分安静了下来

  偌大的会议室,虽说坐着数十人,却是落针可闻

  没有人开口打破这样的沉默,仿佛是知晓领导过招容易误伤小卒,一个个的便保持三缄其口,做一个本本分分的观众便可

  冯程面不改色的看着沈慕麟,脸色在对视中渐渐的灰败起来,最终忍无可忍的拍桌而起,“你这是把所有罪都定在了过世的人身上?欺负他们无法反驳吗?”

  “孰是孰非,这三天以来,冯老还要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吗?”沈慕麟对着旁边的士兵点了点头

  士兵快步走出了会议室,随后不过五分钟又带进来了另一人

  冯程原本还算是表情淡定,但在看到来人之后,倏地面如土色

  男子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大场面,整个人被吓得瑟瑟发抖

  “这人冯老应该认识吧”沈慕麟走到男子的面前,看了看他的工作牌,“陈年博士”

  男子点头,很肯定的点头,“我知道的事都告诉你们了”

  “那你再对着我们冯老说一遍”

  冯程喘了喘气,“你们这是随随便便找一个人过来就妄想让我相信?”

  “这是随随便便的一个人吗?”沈慕麟抬手打了一个响指,本是没有反应的投影机突然间亮了起来,一张张幻灯片滚动播放着

  冯程面色一点一点的惨白下去

  “冯老难道忘了这个人可是由你领进军部的,上面还有记录,要我翻出来一个字一个字的读给你听吗?”

  “这又如何?他虽然是我领进来的,可是谁又能保证他会不会被你们威逼利诱胡言乱语?”

  “说来威逼利诱,我当真是不及冯廷议同志”沈慕麟拍了拍男人的肩膀,“说吧,轮到你表演了”

  男子吞了吞口水,面对数十位长官,胆战心惊的说着,“一年前,我进入军部,一直在冯家的实验室里工作,当初是协助冯老完成动物基因改造,后来冯老解散了实验室之后,我又转投到了冯廷议手里工作,我以为他会继续开展动物基因”

  “闭嘴”冯程愤怒的呵斥一声

  沈慕麟不以为意道,“继续说”

  男子颤抖着声音,“后来我才知道冯廷议要求的是我把动物基因改造到人类身上”

  众人哗然

  男子继续说着,“之后的半年,我们实验了很多次,几乎都是失败,每一次失败之后,那些失败品不是死亡就是变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冯廷议为了掩饰自己的错误,将这些失败品全部积压在工厂地下室,等待他们自然死亡,或者相互殴斗致死”

  “有多少人?”沈慕麟问

  男子低下头,一时之间竟是不敢再说

  “说话”沈慕麟加重语气

  男子被吓得脱口而出,“至少有三百人”

  “用活人做实验,不得不佩服你们的胆大妄为”

  男子身体哆嗦着,“我起初是拒绝的,可是冯廷议威胁我,如果我不听从他的指示,这些年在冯家做的那些事他会毫无保留的暴露出去,到时候,我一样会身败名裂,甚至终生监禁,我不得不继续和他合作,开始了这一次又一次惨绝人寰的实验”

  “你可有想过这种事迟早也会曝光出来?”沈慕麟目不转睛的盯着说的断断续续的男人,他几乎已经被吓得快要当场晕厥了过去

  男子害怕的点了点头,“我知道,可是我无力更改”

  “你这是助纣为虐”

  “对不起”

  沈慕麟将目光投掷到不远处一声未吭的老人身上,他问道,“冯老有什么话还想要狡辩的吗?”

  冯程依旧高高的扬着自己的头,带着军人骨子里那不肯服输的倔强,他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说的再天花乱坠也抵不过你的一张嘴”

  “我这只是就事论事,证据面前,似乎你也是哑口无言了”

  冯程拂袖而去

  沈晟风站在会议室中心处,提高音量,铿锵有力的说着,“冯程老将军年事已高,念及过去的功勋伟业,从今以后革除军部的所有职务,赡养在家中,不得随意出入军部,冯廷议将军劣性种种,已是天怒人怨,虽已身死,依旧难辞其咎,从今日起,革除将军职务,收回所有功勋三日后判决命令会传达到所有军营里”

  所有人沉默不语,如此说来,冯家算是彻彻底底的完了

  沈慕麟从后门离开,刚坐上车子就见到右侧静止的一辆车车门敞开

  林家大伯林业面色憔悴,一看就是几日未曾安眠,他站在车前,话到嘴边却是难以启齿

  沈慕麟从车内走出,敬礼,“长官有事吗?”

  林业欲言又止,只得无可奈何的叹口气

  “林昊天的事,我很抱歉”沈慕麟道

  林业摇了摇头,“我从一开始就知道,这是他的命”

  “您知道了?”

  林业双手撑在车门上,有些用力,“我只是没有想到这个孩子会这样的偏执,会这样的疯狂,我一心以为他只是有点执着,却没有想到他早已走火入魔”

  “我以为您并不知情”

  “可是我能怎么办?我只能装聋作哑的任他放肆”林业捏了捏鼻梁,“谢谢你”

  沈慕麟不明他的言外之意

  林业回头看着他,“谢谢你没有当场戳穿他”

  “他也算是将功赎罪,我是一个赏罚分明的人”

  “希望这个孩子下辈子不要再这么执着了”林业颤巍巍的坐回了车里,降下车窗,“好好照顾小倾,她是一个好孩子”

  “这是我的责任”沈慕麟再一次敬礼

  夕阳落幕,整个苍穹被涂抹的一片一片鲜红

  方子异靠在医院的椅子上昏昏欲睡,时不时的挠挠自己的脸,好像有点痒

  林倾推开病房门,确定守门的家伙睡着之后,蹑手蹑脚的从里面溜了出来

  “你这样偷偷摸摸的想去什么地方?”熟悉的男人声音从她的正前方响起

  林倾神色一凛,忙不迭的站直身体,一眼就看见了从电梯里走出来的高大身影

  沈慕麟手里提着新鲜水果,见到鬼鬼祟祟的家伙时,一脚踢了踢旁边睡得像头猪的士兵

  方子异一惊一乍的站起身,口水糊了自己一脸,突然惊醒,他有些懵

  沈慕麟将一颗苹果丢给他,“你们都可以回去了”

  方子异拿着一颗苹果,这才回过神,是队长回来了?

  等等,队长回来了为什么要给他一个苹果?难道是觉得这两日自己很辛苦准备犒劳犒劳他们?

  果然啊,他们队长还是有点良心的

  林倾的小手被他攥在掌心里,强硬的被他给一并拖回了房间

  沈慕麟关上了大门,像审问一个犯人那般认认真真的打量她一番,“这是想要溜出去?”

  林倾迫切道,“你好像是故意让他们来守着我?怕我溜出去?”

  “毕竟受了伤就应该乖乖的待在医院里”

  “你也是知道的,这只是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伤”说完,林倾抡了抡自己的手臂,瞧瞧,多利索

  沈慕麟沉默不语的盯着她

  林倾有些心虚的停止了转动手臂,她道,“事情都处理好了?”

  沈慕麟倒上一杯水,“差不多了”

  “冯家肯乖乖认罪?”

  “证据面前,容不得他们抵赖”

  “可是冯老会这么本本分分的任你调查?”

  “冯老虽然顾忌着冯家这个大家族会不会受到连累,但他也算是清明的老领导,会审时度势分析利弊的”沈慕麟拿起小刀切了一个苹果,“现在公事处理完了,我们是不是应该继续谈谈私事了?”

  林倾坐在他身侧,明知故问道,“我们有什么私事?”

  沈慕麟将苹果放进她嘴里,“既然你觉得这件事不重要,那我们稍后再议”

  林倾一把抓住他的手,“话到嘴边怎么可以又收回去?你可是说一不二的军人,绝对不能出尔反尔”

  沈慕麟点头,“我父亲今早特意问过我了,下个月初八怎么样?”

  林倾面红耳赤的点了点头,“你说什么时间就什么时间”

  “你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嫁给我了?会不会太便宜我了?”

  林倾忍俊不禁道,“难不成你还想跟我经历一场又一场狗血的分分合合之后才谈婚论嫁?”

  “算了吧,生活那么苦了,何必再折腾自己”沈慕麟轻抚过她的额头,轻吻在她的眉心处

  最近凖鹰队又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了,自家队长和教官之间出双入对就算了,还时不时两个人明目张胆的翘班了,以至于他们一天两天见不到他们两人都是常态

  方子异啧啧嘴,“我为什么有一种队长和教官要私奔的既视感?”

  “呸,他们像是会私奔的人?”秦齐扶额,“他们明明是准备背着我们结婚了”

  “卧槽,结婚了?”张权张大嘴巴,“他们结婚为什么要背着我们?”

  “估计是嫌弃我们太能吃了,毕竟我们一个人的战斗力就能吃垮一家自助餐餐厅啊”方子异从阳台上跳下来,“该训练了”

  军号声吹响,所有人集合在操场上

  林倾穿着很普通的军装,却是难以掩饰笑意的站在所有人面前

  秦齐心里嘀咕着,“我怎么觉得教官一脸不怀好意的瞪着咱们啊”

  林倾轻咳一声,把身后的箱子打开,然后拿出一包包包装精美的礼盒递给他们,“喜糖”

  方子异双手捧着这盒沉甸甸的喜糖,眨了眨眼,“教官你要结婚了?”

  “是啊,开心吗?高兴吗?”林倾问

  方子异想了想,还是挺着胆子问了一句,“是和咱们队长吗?”

  “你觉得呢?”林倾反问

  方子异笑的像个傻子,“我觉得也应该是我们队长,最近队长满面春光,一看就是好事将近啊”

  “还有几天,大家有时间都可以过来坐坐”林倾发好了喜糖,提着空箱子走回了宿舍

  一群人围聚一块,喋喋不休的闹腾着

  “队长这个时候发喜糖给我们,还特意邀请我们去参加婚礼,如果我们两手空空的过去,是不是有点不合礼仪啊”江芃问

  “副队说的没错,怎么着大家都应该聊表聊表心意”

  “我出十块钱”方子异直接掏出自己裤兜里藏着的十块钱

  无数双眼齐刷刷的落在他身上

  方子异苦笑道,“我就这么一点闲钱了,礼轻情意重啊”

  “算了,大家有多少就出多少,礼轻情意重啊”江芃掏了掏口袋,他似乎也只有十几块钱啊

  林倾笑意盎然的走回了宿舍楼,刚踏上楼梯,便察觉到了一道犀利的眼神正暗暗的窥视自己

  陈宏亦自知自己已经暴露,心虚的从花坛里走出来

  林倾看着他,“你躲在那里做什么?”

  陈宏亦欲言又止,他低着头,不知如何启齿

  林倾将口袋里最后剩下的一盒喜糖递给了他,“就差你了”

  陈宏亦看着盒子上面刻着的龙凤图案,不知为何,竟是不想要接过来

  林倾却是拉着他的手强硬的塞进了他的手里,“我会等你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教官”

  “你还年轻,你的明天并不在我这里”林倾郑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去训练吧”

  陈宏亦抬起头,望着已经离开的背影,用力的握着这盒喜糖,眼眶微红,“好”

  初八的天,晴空万里,庄园内早已是宾客满堂

  林琛于瞥了一眼旁边站的笔直的男人,哼了哼,“我闺女可是承诺过我,以后可是回娘家住”

  沈晟风却是不怒反笑,他道,“嗯,你开心就好”

  林琛于皱眉,“你同意了?”

  沈晟风道,“你有没有想过他们的身份”

  林琛于不明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问,“什么身份?”

  “他们都是军人,军人应该住在哪里?”沈晟风再问

  林琛于恍然大悟,“你的意思是他们只是对我用了缓兵之计,其实他们不会回娘家住?”

  “毕竟他们都是血气方刚的孩子,自然要以建功立业为主,这是他们的责任,身为父母,难不成你还得让他们不顾法纪?”

  林琛于吃瘪

  沈晟风拿起酒杯,递给了他,“孩子们大了,我们能做的就是在他们还弱小的时候替他们撑起这片天,现在该换给他们了,由他们撑起我们这片天”

  “哼”林琛于一口闷将杯中红酒喝的一干二净

  沈晟风自顾自的小酌一口,看向不远处绽放开的一片片礼花,勾唇一笑,“年轻真好”

  娇艳欲滴的玫瑰花中,馥郁芬芳,有两道身影相携着走来

  她低眉浅笑

  他器宇轩昂

  空气里好像都浮动着特别美好的味道

  我们结婚了

  夜幕降临,大厅内,流光溢彩,觥筹交错

  林倾坐在更衣室内,换好了一袭红艳绝美的晚礼服,坐在镜前,进行着最后一次定妆

  “咚”微乎其微的一声关门声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声响

  林倾却是捕捉到了这一道不可察的声音,她回过头,还没有看清楚来者何人,蓦地被一人给死死的堵住了嘴

  沈慕麟亲吻在她的唇上,将她从沙发上抱了起来

  林倾一阵讶异,“你想做什么?”

  沈慕麟道,“做一些我们现在可以名正言顺做的事”

  林倾心里一惊,忙道,“楼下还有宾客”

  “父母他们会替我们招呼”沈慕麟抱着她走进了后面的休息室

  林倾满面娇羞,肩带滑到了她的手臂上,内衬风光若隐若现,她道,“来日方才,我们有的是机会”

  沈慕麟用嘴堵住她的嘴,“不一样,今天的你,特别美丽”

  林倾双手缠绕在他的颈脖间,脉脉含笑,“今天的你也是特别的好看”

  “终于,我把你娶回来了”

  林倾吻住他的唇,“余生请多指教”

  ------题外话------

  本文完结,新文《纨绔小拽妻:霍爷宠上天》不一样的甜宠

  霍南晔相亲过二十次,订婚过二十次,却被传的满城他克妻!

  霍南晔眯了眯眼,看着眼前这一脸人畜无害的女人:“听说我克妻?”

  连北瑾点头:“是!”

  霍南晔:“为什么?”

  连北瑾一本正经道:“你的妻子不是我,你都克”

  婚前,他唤她小小;

  婚后,他唤她宝宝

  霍南晔最爱的便是不露声色的等着他的女孩儿物尽其用的撩,不择手段的撩,厚颜无耻的撩,然后夸她:宝宝真棒

  传言连北瑾恃宠而骄,无法无天?

  霍南晔:我宠的!

  传言连北瑾目中无人,太岁头上都敢动土?

  霍南晔:我惯的!

  传言连北瑾科科挂科,全校成绩倒数第一,还不补?

  霍南晔:……我补!

  连北瑾:我像是不及格的孩子?

  群众:不是像,你就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