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士 历史 历史军事 谋婚上瘾

第052章 重逢

谋婚上瘾 ____恪纯 6950 2020-06-25 13:53

  “从今天起,集团的一切事务将由我来主理,柳丞手中的所有事务,由梅董事来负责,其他人权限不变。只是柳擎和柳谦,以后无论事情大小,均需向我请示才可作出决定。至于柳丞和柳迪,给我好好闭门思过,我没有像你们这样丢人现眼的儿女!”

  柳新城冷声喝道,声音像是一道诡异的音符,滑过每一个人的心扉。

  我猛地一寒,原以为柳擎经过这一次便能够得到他父亲的信任,却未曾想,他父亲虽然打压了柳丞,却对柳擎愈加心生提防起来。

  我下意识扭头望了一眼柳擎,原以为他会有些失意,却未曾想,他脸上依旧一脸淡然。

  柳新城的决定一做,柳丞和柳迪即便再辩解也是徒劳,一切的事由便都这样被一锤定音。

  柳新城尽管身体虚弱,却已然不顾一切再度掌权,把亿达集团的大权牢牢握在手中,同时根据柳擎这一次整理的人员名单,进行了一系列新的人事任命。

  一场董事大会下来,我并没有听到任何对柳擎有利的地方。

  打压了柳丞,原以为柳新城便会对柳擎放权,可谁能料到,这一场变故,却更是催生了柳新城要把一切紧握在手的雄心和欲望。

  原来所有的英雄在暮年降至时,都会再度燃起“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野心。

  谁都不愿意服老,谁都无法心甘情愿就这样老去,更无法把自己辛苦打下来的江山拱手让给他人,哪怕是自己的儿女。

  大会开完后,所有的股东都一一散场。

  柳擎一直还坐在位置上,我于是也没有动,陪同他一起坐在原地。

  偌大的会议室里,渐渐就剩下我和柳擎,显得别样寂寥。

  他有些放空地望着会议室中心那个璀璨的地方,灯光从那里聚焦到整个会议室,毫无疑问,那里象征着权力的巅峰。

  辛辛苦苦忙前忙后,为亿达和他父亲做了这么多,到头来,他父亲对他依旧做不到信任,宁愿启用梅若琳接替柳丞的位置,也不愿意把更多的权力交到柳擎手中。

  这种感觉,作为儿子,当然是失落的。

  我坐在一旁陪着他静静地望着那个方向,心里无数感慨闪过,想安慰他,却又无从安慰。

  过了好一会儿,他忽然把手轻放在我的手上,叹了口气说:“走吧。”

  “好。”

  我连忙应了一声,攥住他的手,和他一起转身,准备往会议室的门口走去。

  我们刚转身,便看到梅若琳站在会议室的门口。

  “梅姨,您没有和爸爸一起离开?”

  柳擎迅速调整了状态,随后微笑着问道。

  梅若琳的嘴角微微扬起一丝慈母般的笑意,她朝着柳擎走过来,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没有,我比较担心你。听说你两一直在会议室里没出来,所以过来看看。”

  柳擎对于梅若琳,似乎有一种不同寻常的信任。

  梅若琳这么一说,柳擎便自然而然把话说出了口。

  “我做了这么多,爸爸他却依然……罢了,他向来就是如此,我已经习惯了。”

  柳擎这么一说,梅若琳顿时眼神里流露出心疼,她走过来的同时,顺势挽住柳擎的手,把我猛地推到了一边。

  “你爸的性格你也了解,越是到如今,越是比较多疑。你表现得越是无可挑剔,他越是很难真正放下芥蒂。他也不是单单针对你,他是对你们兄妹几人都有心防。也就唯有柳柳从医不从商,所以他对柳柳才格外宠爱。”

  梅若琳柔声安慰道,不动声色把我隔离在一旁。

  “嗯,我知道的。不过这一次还是有收获,至少父亲把柳丞的权限交给您了,您跟在父亲身边这么多年,终于得到他的信任。”

  柳擎面带微笑对梅若琳说道。

  那一刻,梅若琳的脸上难掩欣喜的神色:

  “在我手里,和在你手里就没有区别。你也知道,我一直是心向着你的,包括你父亲也清楚得很。”

  “我当然知道,梅姨为我所做的,我一直记在心里。”

  柳擎有些感激地说道。

  我站在一旁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交谈,那种对于彼此的信任,是我和柳擎之间远没有办法达到的。

  我不过是才刚刚踏入柳擎的圈子,而梅若琳,已然在柳擎的心里占据很大的比重。

  未来,路还长。

  我默默在心里警醒着自己,同时,跟随着柳擎和梅若琳走出会议室里。

  一场关于权力的纷争落下了帷幕,在这场纷争里,除了柳新城,无人是胜利者。

  离开会议室后,我立即赶往医院去看望了我的父母。

  都这么长时间了,父亲依旧安详地沉睡着,一直就未曾醒来。

  医生说,他不是没有醒来的希望,只是不知道还要等待多久。

  我亲自为父亲擦了手和脸,看着这样安详躺着的父亲,心里便揪心不已。

  相比父亲的沉睡,母亲的精神状态却恢复了很多。

  经过医生的调理,母亲在我进门的时候已经能够认识我,并且喊我的名字,还记得海绵的存在。

  只是她的精神状况时好时坏,还需要进行一段时间的调理。

  我陪着母亲聊了天,言谈间她还是忘不了姐姐,一直在回想我们小时候的趣事,让我十分感伤。

  再过几天,就到了姐姐的忌辰了……这次给柳丞的致命一击,就当是给姐姐的祭礼。

  我心中烦闷,于是约了王小水一起去泡吧,想借着酒精麻痹下自己的神经,让自己能够缓过这段伤痛。

  50℃酒吧里,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非凡,无数红男绿女置身于这灯红酒绿的环境之中,每个人脸上都是一脸的惘然与迷醉,让我突然怀念起从前的时光。

  “你就这么跑出来喝酒,你老公不管你?”

  坐在吧台上,王小水抱着一杯调好的鸡尾酒,笑嘻嘻地问我。

  “他晚上没空管我了吧,被梅若琳叫去吃晚饭了。”

  我淡淡说道,抿了一口朗姆酒,语气有些失落。

  “原来是吃醋了,看来,他最失落的时候,需要的不是你在身边。”

  王小水瞬间秒懂。

  果然这么久以来,虽然我们经常性地互损对方,但是最懂我的人,还是她。

  “我不是吃醋,我只是想到父母和姐姐,特别感伤。”

  我说完端起酒杯,把杯中酒一仰而尽。

  因为心中烦闷,这一晚,我和王小水在50℃酒吧里,喝得很多的酒。

  我们喝着喝着,不知不觉身边突然多了一个男人。

  起初我并没有留意他,只一心和王小水买醉,直到喝得迷迷糊糊的王小水用手肘碰了碰我的胳膊:

  “筱宁,那个男人好帅,他好像一直在看你。”

  我这才下意识抬起头来,朦胧中发觉这个男人的面庞十分面熟,就在我揉了揉眼睛想仔细看看的那一刻,我突然听到他开口说了一句:

  “筱宁,是你吗?”

  这声音我格外熟悉,一晃,却好几年没有听到了。

  “单凌……是你。”

  那一刻,我不敢置信地望着眼前这个穿着藏青色衬衫的男人,惊讶不已地问道。

  “我刚才都没敢认,没想到竟真的是你。筱宁,别来无恙。”

  当他确认是我的那一刻,他的眼神里顿时流露出无比复杂的神色。

  而我怔在原地,望着这个原本在我记忆中青涩文静的翩翩少年,一晃几年过去,已经长成温润儒雅的美男子。

  无数的记忆如同潮水一般涌来,仿佛有一艘时光机“嗖嗖”带着我回到过去。

  我完完全全愣在原地,直到他友好地拥抱我,然后在我耳边说了一句:

  “四年了,我现在已经回国了。没想到回国第一天,就能够在酒吧遇到你。”

  我瞬间酒醒,鼻子不由自主一酸,无数酸涩的回忆扑面而来。

  单凌,是单子胥的儿子,也是我的初恋,更是我的青梅竹马。

  我们从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都在同一个班,那时候我很男生气,经常和他厮混在一起。

  每一次我惹是生非,都是他帮我摆平;每一次老师要进行惩戒,都是他站出来帮我顶罪;我的作业通常都是抄他的,考试也靠他给我传小纸条。

  他从小到大都对我和姐姐都很好,事事以我们为先,我在情窦初开的时候对他心生爱慕,但我一直以为他喜欢的是美丽优雅的姐姐,而不是像假小子一样的我,所以一直没敢表白。

  直到高三那年高考结束,他突然冲到我的考场,当着无数考生和老师的面对我表白,让我做他的女朋友。

  当时的我彻彻底底懵在原地,连怎么被他背出考场的都不知道,就这样稀里糊涂和他开始了一段刻骨铭心的早恋。

  原本我们说好等到大学一毕业就结婚,他把和我的感情看得十分圣洁,从不与我越雷池半步。

  四年前,他作为交换生去韩国留学一年,就在那一年里,我家发生太多的意外。

  姐姐的横死,让我冒名顶替姐姐进了梦想之星歌舞团,就在那一年我被那个混蛋潜规则同时怀孕……

  等到单凌从国外回来,兴高采烈跑来见我的那一刻,我已经挺着偌大的肚子。

  我至今无法忘记他当时脸上的神情,那种震惊、绝望、心痛和梦碎的眼神,让我心如刀绞。

  我谎称自己爱上了别人并且已经打算结婚,就这样毅然和他分手,从那天起他远走国外,和我彻底断了联系。

  我没想到,时隔四年后,我竟在50℃酒吧里与他重逢。

  更没想到,就在他拥抱我的下一刻,我的手突然被人攥住,紧接着耳畔传来无比冷峻的声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