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士 古装言情 医流狂兵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太黑暗了

医流狂兵 官场痞子 7598 2019-09-30 22:08

  大人物道:“你的幻象,和你有同样的信息,所以我看到你的幻象,就能找到你的位置现在,我知道你的藏身之处了”

  千里之外,林涛扑腾一下坐倒在地,大口喘息

  林涛目中露出惊骇之色,要不要这么邪门?

  要不要这么逆天?

  和这种对手交手,根本就没有胜算的好不好

  林涛问红袍众道:“一甲先生,那一位最快有多久能到这里?”

  一甲想了想,道:“像‘那一位’这种级别的人物,缩地成寸已经是小儿科了”

  “主城和火龙陵相聚不下千里万里,他也仅仅在说话的功夫就到”

  “我们这里比火龙陵要远一些,或者说远很多,但他应该也很快就能到来,半个时辰左右的时间吧!也许更短”

  这个结果无异是悲观的,是令人绝望的

  “还有半个时辰啊……”林涛一手托着下巴,喃喃道

  红袍众道:“我们肯定不能像刚才那样,再摆他们一道了”

  一直没有台词的老头子点头道:“硬碰硬的话,我们必输无疑……不,必死无疑”

  赵明庭不确定的问道:“如果我们现在逃走呢,换个藏身地点?”

  我的傻妹妹啊,我们能逃到哪里去?

  且不说敌人的速度比我们快,分分钟追上我们,我们也无处藏身啊!

  红袍众摇头道:“如果之前,或许还可以,现在不行了我们已经被敌人锁定了,就像……在我们身上施加某种印记”

  “是因为火龙陵的幻象吗?”林涛皱眉问道

  红袍众点了点头

  我……特么的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啊

  打脸一时爽,反倒被敌人抓住破绽

  虽然打脸初衷是好的,是为了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可这结局……

  林涛仰起头,无语问苍天

  簌簌,簌簌

  草丛里,突然一阵窸窸窣窣的抖动,有什么动静

  “是谁?”红袍众和林涛同时低喝道

  红袍众和林涛各自摆开架势,各就各位,准备一言不合就开打

  众人表情立刻紧张起来,脸色吓得发白

  该不会是“那一位”吧,不可能这么快吧?

  “是我”一个声音低沉的人影走了出来,站在众人的面前

  看到这个身影,林涛震惊了,其他人也大吃一惊,程度不亚于看到“那一位”

  这是谁?

  这不是失散多年,被打出天际的那位王家特使吗?

  王盟灰头土脸,衣服上一个窟窿一个洞,站在林涛面前

  “是我”王盟神色严峻的道

  五戒上前一步,想揪起王盟的衣领

  后来想想两人的实力差距,还是算了

  五戒走到一半的就停住,又调头藏在红袍众身后,问道:“王盟,你是不是那个人派来,偷听我们谈话的!”

  “快说,你自己老实交代!我可告诉你,有一甲大哥在这里,我们可不怕你”

  这才相处没多久,五戒就跟人家称兄道弟了

  林涛鄙视的看了他一眼,兄弟你脸皮可真厚啊

  王盟苦笑一声,和红袍众交换一个眼神

  这个细微到不能再细微的动作,就这么的被林涛敏锐捕捉到了

  这两个人,竟然特么的认识!

  他们两个早就串通好了!

  啊!林涛瞬间受到打击,震惊程度无异于九级地震

  如果这两个人认识,那整件事从始至终,都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阴谋

  可是,他们为了什么费尽周折,如此辛苦的布局呢?

  林涛感到十分困惑不解

  他悄悄拉了拉五戒,又悄悄后退两步,小声说:“五戒,小心点,这两个人认识”

  五戒惊骇的瞪大眼睛:“不可能吧?”

  林涛低声道:“事实摆在眼前,我们可能中计了”

  五戒瞬间无法镇定了,低吼一声:“狗贼啊!太黑暗了!”

  “我们阴人太多,现在终于轮到人家阴我们,这就叫报应啊!”

  林涛提醒道:“你先别这么悲观,事情还没搞清楚,我们先静观其变,不要声张……唉,你干什么去?”

  五戒往两人中间一站,指责道:“你们两个,是不是早就认识?”

  猪队友啊!林涛恨不得一巴掌将他扇飞

  你特么的,就不能听我把话说完么?

  可人家五戒不管那些劳什子,说上就上,他要事先跟你打一个招呼,都算他祖坟炸裂

  林涛原以为,他们两个会断然否定,继续演戏下去,没想到他们承认了

  红袍众一甲道:“我们认识”

  王盟也道:“早就认识”

  真相大白了,这就是两个人给他们下的套

  林涛保护其他人,谨慎的后退一步,同时暗中准备一言不合就自杀

  不过,后来他想想,他的死亡重生对红袍众来说,已经算不上是秘密了

  自杀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唉!”林涛无奈的叹了口气,太黑暗了

  红袍众神经质的看看四周,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先离开这里”

  王盟问道:“还有其他隐蔽点吗?”

  说话的语气,让人实在有点匪夷所思

  好像前一刻两人不共戴天,现在就成了多年的老朋友

  红袍众点头道:“最后一个隐蔽点了,其他的隐蔽点都暴露了”

  王盟叹息一声道:“情况越来越不好了”

  一脸哀叹惋惜的模样

  两人旁若无人的对话,让林涛等人听的一愣一愣

  这两人到底要干什么?

  他们马上就知道答案了,红袍众像上次一样,又召唤出一个门

  王盟率先走了进去,红袍众站在门前,对林涛说道:“你们先进去”

  林涛站在门前犹豫一下,进,还是不进?

  跟着脸上就露出担忧的神色

  红袍众看了看他,安抚道:“放心,相信我,肯定不是害你们的不然你们也活不到今天”

  这倒是实话,不过谁知道他有没有其他的目的啊

  说实话,这里面总是透着一股阴谋的味道

  林涛叹了口气,现在他们是人在后面拿枪顶着,不上不行了

  林涛眼神无奈,第一个钻了进去

  所有人钻进来以后,门在身后缓缓关闭了

  王盟从刚才开始,就紧张兮兮的,生怕门后出现什么东西

  这时,他终于松了口气,说道:“我们安全了……暂时”

  林涛看看王盟,又看看红袍众,不解道:“你们两个到底是什么关系,有没有人想解释一下?”

  王盟看了红袍众一眼,说道:“还是我来说吧”

  红袍众点了点头

  王盟顿了一下,悠悠开口道:“林涛,我不是你的敌人”

  “哦,”林涛五迷三道的重复道:“你不是我的敌人”他差点咆哮出来

  三观炸裂啊

  一个从修真界到仙界,时时刻刻要弄死你和你同伴的人,某天竟然突然说:“我不是你的敌人?”

  反转都没有这么乱来的好不好?

  王盟神态如常,安抚道:“你先听我说完,从修真界到仙界,再到现在,整个事情都是一个局”

  “这个局,只有少数人知道,包括我,也包括南宫甲,也就是一甲”王盟目光扫了红袍众一眼

  “而你,林涛,你是这个局中最重要最重要的棋子,事关整盘棋局的成败”

  “我们之所以没有告诉你真相,出于两点考虑第一,你不了解仙界的情况,告诉你真相有可能会导致棋局败露,让对手产生怀疑第二,只有你竭尽全力的生存,进入状态,才能适应接下来的困境,因为从现在开始,才是最艰难的阶段”

  “我们这盘棋,如果比喻的话,下棋的双方,一方是包括我们两个在内的一些人这些人以后你可能会见到,也可能永远不会见到你已经见到过一位了,苍盟的那位”

  “苍盟”这名字有点耳熟啊

  林涛突然想了起来,这名字他没理由忘记,是那位已经牺牲的白袍众提到的名字

  这么说白袍众和整件事还有点关系?

  王盟继续道:“而另外一方,非常非常强大,远远不是什么八大传承家族所能比拟的他们盘踞在仙界多年,他们就是仙界本身而‘那一位’就是其中之一,对不起,我不能说出他的名字……这点南宫甲和你们强调过了是吧?一旦说出那个人的名字,就会被那个人找到这不是用来吓唬人的迷信说法,这是真的,是大神通,确有其事”

  林涛讪讪笑了两声,插话道:“你们的这个对手,听上去很强大啊”

  王盟点头道:“非常强大,所以你是最重要的一颗棋子”

  林涛诧异道:“我重要?我怎么就重要了?”

  王盟道:“你的特殊能力,死亡重生的能力,还有时空的能力”

  林涛仍然没懂

  这两种能力虽然厉害,但在“那一位”面前,林涛分分钟被秒的渣都不剩

  王盟看出他的困惑,解释道:“你的重要作用,不在于战斗力量,而是扭转战局的能力”

  “你下过棋吧?这就相当于,你无形中拥有悔棋的能力尽管对手比你强大、比你更全知全能,你却有机会纠正自己的错误”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演习,你多少也掌握一点自己的能力了吧?因为,”王盟顿了顿,说道:“真正的战争,才刚刚开始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