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士 武侠仙侠 某光头的江湖

第一百一十七章 扬州 3

某光头的江湖 闲人不二 4798 2019-09-15 22:03

  “呼,呼,呼。”

  朗行狼狈的躲在一处角落,小心翼翼的探出头,查看外面的情形。

  王羽那一下其实并没有让他受伤,所以几个想捡漏的家伙死得很惨。

  然而,就在他准备离开时,真正的对手出现了。那是开阳武馆花大代价从长乐帮请来的高手,其中有排在英豪榜第十三位的年轻俊杰。

  两人同为二品,但他却根本不是其对手,这让一贯骄傲的朗行受了不小的打击。

  王羽也就罢了,那种完全没有反抗之力的感觉,证明他们根本不是一个境界的。

  但一个年纪差不多的家伙,也能打败他,这让朗行有些难以接受。

  其实如果只是一个人,他也不至于受伤奔逃,关键对方是三个。

  脚步声由远及近,朗行屏住呼吸,准备拼死一搏。他躲在转角处,身子如同一只大猫般蹲着,气机流转全身。

  “死!”

  就在来人要出现时,朗行抢先动手,直接使出了武馆的绝学,断水横江中的杀招。

  然而等真正见到来人时,他暮然发现并不是那几个追兵,而是一个手里拿着包子的少年,身后还背了一把木剑。

  他虽然好武,但却不对普通人下手,这个小子明显不是一个江湖人,不然也不会削根木头背在身上。心中一横,他将攻击偏移,直接砸在了旁边的墙壁上。

  轰的一声,墙壁被直接拍出一个大洞,将那背剑少年吓傻了。

  朗行冷哼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恶狠狠道:“不想死就快滚!”

  说罢直接转身准备离开。

  少年回过神,连忙叫道:“高手!?”

  他快步跟了上去,“你是武林高手对吧?一巴掌能将一面墙都给拍碎,真厉害啊!”

  此时还在担忧追兵的朗行哪里有空扯皮,转身一把抓住他的脖子,“快滚,不然等下你死定了。”

  少年有些害怕,吐着舌头道:“有人在追你吗?我知道一个地方,绝对没人能发现。”

  朗行一愣,将手臂松开,拒绝道:“不用了,你快走吧…”

  话音刚落,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整个人往后软软的倒了下去。

  他本就有伤,刚刚又全力爆发,牵动了伤势,最后还强行变招,更是伤上加伤。

  少年连忙扶住,扛着他的手臂道:“别犟了,我带你去养伤吧。”

  就在两人走后不久,三个年轻人到了朗行刚刚拍烂的地方。

  这三人两男一女,都是样貌俊美,衣着华丽之辈。

  “那家伙刚才和人动手了?”其中年纪稍微大一点的男人查看了一下地面血迹,啧啧叹道:“挨了慕容兄你一掌,他居然还能跑这么远,不可小觑啊。”

  一旁女子撇嘴道:“我师兄是什么人,要不是想多和那个叫朗行的家伙玩儿一会儿,早就将他毙于掌下了。”

  男人哈哈一笑,恭维道:“这是自然,二位都是长乐帮三十年一出的杰出人物,一个小小的开阳武馆,又能有什么本事。”

  虽然有些不爽他们的傲气,但男人不得不承认,这两人天资的确出色。

  女子倒也罢了,不过和他相当而已,但那慕容远,小小年纪便跨入二品,而且还是其中比较拔尖的那一撮,不得不让人佩服。

  面对两人吹捧,慕容远神色淡漠,要不是帮主点名要他出来,这种破事怎么会轮到他出面。

  不过也好,当散散心了。

  看着地面的血迹,他朝一个方向径直走去,对身旁两人压根没放在眼里。

  男人撇了撇嘴,轻声道:“你师兄果然傲气。”

  他以为会引来女子的共鸣,没成想对方直接不屑的看了一眼自己,直接跟了上去。

  “两个小鬼,有你们倒霉的时候!”

  男人心里憋气,恶狠狠的在心里骂了一句,但也不得不跟着,对方是长乐帮的天才弟子,而他只不过是一个小门派的大师兄,根本不在一个层次。

  之所以如此讨好,也不过是想混个眼熟,最好是能攀上关系。以后如果能来往一下,那才是走了天大的狗运。

  三人跟着痕迹寻找了一番,却依旧没有找到人,慕容远是个武痴,不能容忍自己浪费这么多时间在找人上。

  果断回转,去了开阳武馆,让他们找到人再通知。

  作为地头蛇,自然有几分本事,一声令下,整个扬州捞偏门的人,都纷纷开始寻找起来,其中就包括丐帮的头目。

  这个世界的丐帮,可没有什么降龙十八掌,只是一群可怜虫抱团取暖而已。

  另一边,背着木剑的少年将朗行背到了自己平时的住处,这是城外三十里的一处破庙,以前供奉的是三花娘娘。

  如今香火破败,变成了乞丐窝。除了少年之外,还有一群小孩子,就是那天问他要吃的几个。

  “叶知秋,你干嘛背人来咱们这儿啊。还是个受伤的,万一惹麻烦怎么办!?”

  说话的是这群孩子的头领,名叫大狗。脸上有一道长长的刀疤,加上尽是泥灰,看起来有些狰狞。

  叶知秋和他们认识这么久,自然知道对方品性,将身上的朗行放下,他凑过去低声道:“这人可是个高手,咱们救了他,他不可能不报答吧?到时候学个一招半式,你们不用继续做乞丐,而我也能走出杭州,去闯荡江湖啊。”

  大狗一听觉得有理,但有些担心会惹上麻烦因此很犹豫。他转头看向自己的小弟兄,发现他们听了叶知秋的话后,都目光炯炯的看着朗行,不由叹了口气。

  “好吧,但我们哪里有钱去给他治伤啊,以往要是谁病了,都是自己抗,扛不住就死。”

  叶知秋也为难起来,朗行伤势很重,不请大夫恐怕不行,但他们又哪里来的银子?

  不知怎的,他想到了那天给他铜钱的光头,不禁眼神一亮。

  “有办法了,你们先照顾好他,我去找人借钱。”

  说罢直接跑出了破庙。

  大狗等孩子,将朗行抬到平时睡觉的地方,静静等待起来。

  而此时正在客栈里吃东西的王羽,莫名其妙打了个喷嚏,嘴里的菜全喷了出来。

  江云一脸懵的摸了摸鼻尖上的菜叶,“啊!!”

  他一声惨叫,狂奔回了自己房间。

  王羽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看向旁边的陈安之,“安之啊。”

  “啊,什么事,师兄。”

  陈安之缩了缩脖子,江云那小子可真是倒霉…

  “没事没事,师兄今天那个扇子好看不?和我配不配啊?”

  “好看,很配。”

  王羽满意的点点头,继续吃东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