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士 其他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番二167:浪浪的反击?想让你当我男朋友

  段林白方才叫嚣得厉害,此时却被顾渊几句话定性为一场误会,可他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弄得整个段家气氛都很尴尬,段一诺坐在沙发上,更是不发一言。

  此时伴随着一阵车声,传来门铃声,段一诺好似得了特赦般冲过去。

  门一开,伴随着冷寂的凉风,傅斯年那张俊漠冷淡的脸出现在她眼前,“叔叔。”

  “嗯。”傅斯年对段家也再熟悉不过,熟稔的换鞋进屋,瞧着一堆人挤在客厅,略微挑眉。

  “斯年,你坐,给你泡个茶?”许佳木将药箱放置在一侧,招呼他坐下。

  傅斯年余光瞥见垃圾桶里换下的纱布等东西,略微蹙眉,“不用麻烦,我就来看看顾渊。”

  “这么晚还烦您跑一趟,我没什么事,就是缝了几针。”

  “要不要吃点东西?煮了面。”这人是傅斯年介绍来的,本来该多照顾一下,结果给整伤了,弄得她也不好意思起来。

  “不用,没什么事就行。”傅斯年也不是擅言辞的人,让他多休息,就看了眼客厅,“林白还没回来?”

  许佳木指了指厨房,“在煮面。”

  方才那么一闹腾,许佳木先前已煮得半熟的面已经完全糊了,只能重新煮过。

  傅斯年挑眉,起身往厨房走,段林白也是听了动静,侧头看他。

  他手中举着不锈钢的菜刀,按着砧板上的小青菜,正在剁菜……

  唔?煮个面而已,需要把菜剁成这样?

  “还在为今晚那疯子窝火?”傅斯年走过去。

  “不全是。”段林白此时满脑子还是方才段一诺和顾渊在床上的模样。

  只是误会?就那么巧?

  “又出了什么事?”他们几人太熟,傅斯年看他神色就知道定然还有其他事。

  “外面那小崽子你在哪儿认识的?”

  傅斯年挑眉,帮他看了眼锅上煮的面,刚才打电话,还说他一身正气,是当代五讲四美,家义勇为的好青年,就差给他弄个锦旗挂在身上了,时间过去还不到半个小时,就变成小崽子了?

  “他做什么了?”

  “你和他比较熟,你把他接到你家住吧,或者你今晚带回去,我明天给他找个护工什么的。”

  “到底怎么了?”傅斯年双手抱臂,倚靠在一侧,兴趣盎然。

  “没事。”

  段林白总不能说,他刚回家,那混小子就和自己女儿在床上打滚吧,这话能听吗?

  他虽然脸皮厚,不代表不要脸啊。

  “他脾气确实有些古怪,不太好相处,但毕竟是孩子,要是哪里惹到你了,我和你道个歉。”

  “我只想让你赶紧把他给我弄走!”

  “林白,你这事做得不厚道啊。”傅斯年促狭得调侃道,“之前可是你千恩万求,让我帮你找个懂电脑,技术好的,你去找人,他没搭理,我又厚着脸皮帮你当说客。”

  “现在活动结束了,他还救了诺诺,你就想把人一脚踹开?”

  “没这个道理吧!”

  “你想让他离开?可以啊,你自己去说,我没这个脸。”

  “傅斯年,你特么……”段林白举着菜刀就朝他挥了挥,做了一辈子兄弟,傅斯年太了解他,刀光在他脸上晃了几下,他愣是眼皮都没抬一下。

  傅斯年轻哂,“商人重利轻义,果真不假。”

  “你特么给我闭嘴,你根本不了解实情,你都不知道刚才……”段林白被气得急赤白脸,还是生生把药脱口而出的话给咽了回去。

  卧槽!

  真特么气死了。

  “到底出什么事了?如果他真的做了什么十恶不赦,太出格的事,人是我介绍的,我肯定会负责,但你不给我理由,让我连夜把人带走,他还是个病人,你觉得合适吗?”

  “小渔怀孕在家,家里还在筹备婚礼的事,哪儿有闲人分出来照顾他。”

  “你自己想想,你做这事儿合适吗?”

  段林白一刀落下,将剁碎的青菜一股脑儿的都丢进了锅里。

  这特么……怎么到最后弄得自己里外不是人了!

  “对了……”

  段林白一记冷眼射过去,你还想说什么!那眼神颇为怨念。

  “之前你说给人报销医药费,还有什么抚慰金之类的,记得兑现,别寒了好人的心,毕竟那种时候,还真不是谁都敢往上冲的。”

  “……”

  段林白已经被气得一口气有些上不来了,伸手捂住心脏。

  真是要被活活气出心梗了。

  **

  煮面本就没什么技术活儿,盛了面,几人坐下,顾渊伤了右手,不便动筷子,加上他在医院迟了些,也不饿,就喝了点汤。

  “林白,你晚上没吃饭,不吃点?”许佳木蹙眉。

  “不饿。”

  段林白本来是很饿的,此时已经被活活气饱了,还吃什么!

  “斯年,陪我出去走走吧。”段林白此时看到顾渊,就控制不住往乱七八糟的地方想。

  “嗯。”

  两人出去后,段林白还朝他伸手,问他有没有烟,傅斯年很久以前抽,早就戒了,不过平素出门,递烟算是正常交际,车上总会备两包,给他拿了烟,某人就蹲在车边抽了半根。

  傅斯年垂眼看他,又看了眼灯火通明的屋子,这小子到底干嘛了,能把这么开朗的人气成这样,都快抑郁了。

  很快许佳木就走了出来,见他在抽烟,也有些无奈。

  不过她也没和傅斯年说些什么,只是随意聊了几句,多是关于傅渔的,“……那她什么药孕检,提前和我说一声,我陪她过去,我们医院有个妇科老大夫,医术特别好,不过她身体好,我听漫兮说,能吃能喝。”

  傅斯年轻哂,何止是能吃能喝,要不是家里拘着,怕是都能出去蹦迪了。

  ……

  几个长辈出去,段一言也吃完了饭,扯了面纸擦了擦嘴角,余光却一直打量着顾渊,今晚他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

  骚操作!

  医院套路他母亲,回家整懵他爸,真是人才。

  “呼――”段一诺看父母都出去了,这才长舒了一口气,今晚发生的事情太多,真是吓死她了。

  “你也有怕的一天?”段一言轻哂,“胆子不是很大嘛,受了伤,都能滚到床上,你俩挺能搞啊,唔――”

  他话没说完,就被段一诺捂住了嘴,“嘘――你别乱说。”

  段一言挥开她的手,瞧着都吃完了饭,很自觉地收拾了碗筷进了厨房。

  客厅又剩下段一诺和顾渊两个人。

  “我有点累了,能不能送我回房?”

  “我送?”段一诺一脸懵逼,这时候不是应该避嫌,干嘛还非得叫她。

  “不行?”顾渊紧盯着她,眸色极深,只是语气淡了几分,好似有些失望。

  段一诺此时就属于恋爱脑,他只要看过来,她就无端心跳加速,无法拒绝,便随他一起上了楼。

  段一言听着两人对话,略微蹙眉:

  这人有点不要脸啊。

  你是伤了手,又不是断了腿,回房有什么可送的,段一诺这丫头怕不是傻子,就这么傻愣愣跟着走了?

  ……

  段一诺跟着顾渊进了卧室,床上被单还凌乱不整,想起方才的事,她还心有余悸。

  “把门关上吧。”

  “哦。”段一诺转身关了门,一回头,顾渊已经站在了她面前,两人此时的距离,咫尺而已,就连他鼻端呼出的气息都清晰可感。

  呼吸温软,轻轻拂在她脸上……

  有些酥。

  “怎么了?”她后背紧贴着门。

  “想和你道谢。”

  “……”

  “那个键盘我很喜欢。”顾渊声音仍旧很淡,五官很深,轮廓很软,靠过来的时候,段一诺几乎可以看到他细长睫毛落下的剪影。

  她觉得自己算是完了。

  心跳动着,一下一下,不算快,却每一下都很激烈。

  顾渊垂头,盯着她钻进的手,抬手碰了她的手背,段一诺身子一僵,想要往后缩,发现没了退路。

  他好似并不理会她的躲闪,手指再度碰上她的。

  手指温热,干净有力,骨节长直。

  她愣了愣神,攥紧的手指就被他一点点松弛开,“从刚才你就很紧张,我们的确什么都没做,正大光明的,你怕什么?”

  “没怕。”

  “手心都是汗。”手指从她手心划过,段一诺耳根发热,眼睛看向别处。

  他们现在的确是正大光明,没什么苟且的关系,可她……

  心思不纯啊。

  “你不用为了你父亲特意躲着我,太刻意了,既然我们没什么,正常交往就好。”

  交往?

  段一诺耳根又烧了起来。

  “今天发生了很多事,早点回去休息。”顾渊手指落下时,似乎轻轻勾了下她的小指。

  段一诺这颗心,就算他不勾,都已经荡漾了,况且某人此时还在故意撩拨。

  顾渊往后退了两步,给她留足空间离开,可她却迟迟不走。

  “怎么?还有话说?”

  段一诺晃神,看了他一眼,急忙摇头,“没、没有,我回房了,你早点休息,晚安!”

  说着就跑回了房。

  她真的有话想说,只是莫名有点怂了,她好想说一句:

  我好喜欢你。

  当我男朋友好不好?

  **

  此时段林白这个老父亲,还蹲在门口抽烟,压根不知道自己女儿已经恨不能把自己送出去了。

  段一诺离开后,顾渊才重新翻找出手机,一一点开他哥发来的红包,红包还没点完,电话就打了进来。

  “喂――”顾渊视线落在桌上的机械键盘上,嘴角缓缓勾起。

  “小二,你什么时候谈恋爱了?”

  “还没谈。”

  “在追?”

  顾渊蹙眉,“差不多吧。”

  “姑娘好骗吗?”

  顾渊叹了口气,没作声。

  “我和你说,趁着她还没发现你的本性,赶紧拐回来,不要给她犹豫的机会,女人这种生物,你要是让她思考,那就完了。”

  “动作一定要快狠准,要是不高兴了,就送包,一个包不行,就两个包,我跟你说,绝对管用……”

  顾渊头有些疼,他哥都结婚这么多年了,怎么哄嫂子的招数还是这么点,半点长进都没有。

  “顾小二,你别装死,拿了我的钱,好歹吱一声啊。”

  “哦――”

  “……”

  顾渊挂了电话后,对面那人还气得窝火,就这死样子,到底怎么去泡妞啊,一点主动的意识都没有。

  **

  今晚虽然起起伏伏,也算是过去了……

  隔天一早,顾渊下楼时,就看到段家客厅站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模样粗犷,身体也结实,顾渊穿衣宽大,身材瘦长,和这个人没法比。

  他瞄了眼,以为是段林白的保镖。

  “醒了?这是我给你请的护工,以后他负责照顾你。”段林白冲他笑着。

  “谢谢段先生。”

  护工?顾渊头皮发麻。

  “先吃早餐,待会儿就让他帮你把东西收拾一下,和你一起回家。”

  段林白憋了一夜,恨不能让这小子立马滚蛋!

  段一言坐在一边吃早餐,已经快笑疯了,这个人据说是他爸特意挑的,这是护工?怕不是打手吧,他都感觉,顾渊会被虐待。

  ------题外话------

  浪浪,你老实说,你这个护工是从哪儿找来的!

  段林白:你们不会以为我会把这个小崽子留在家里吧?睡醒就赶紧给我滚蛋!

  顾渊:……

  **

  能看到评论的感觉真好,哈哈~

  吾日三省:你今天投票了吗?^_^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