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士 古装言情 一战成婚:厉少,要抱抱

第2074章 嚣张

  第2074章 嚣张2

  把财务部主管送走后,言洛希身心俱疲,她靠在沙发上,对顾浅说“这事一定要严查,如果是之前职业经理人留下的烂摊子,恐怕还有很多事要留给我们解决。”

  “嗯,你不说我都会让人好好查的。”

  言洛希轻轻一叹,闭上眼睛假寐,顾浅看她的样子实在疲惫,她说“洛希姐,你是不是累了,要不要回去休息”

  “不用了,我靠靠。”言洛希摇头。

  顾浅见状,沉默了几秒钟,又问道“洛希姐,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昨晚我在宴会上看到韩祯祯,她是不是还缠着你不放”

  言洛希听她提起韩祯祯,脑袋就抽着疼,“别提她,一提她我这头疼的毛病就犯了。”

  顾浅还是第一次见她这个样子,她其实听到一些关于韩祯祯的传闻,也听到最近的局势,对厉家十分不友好。

  韩家要是上去了,韩祯祯还不得在帝都兴风作浪欺女霸男,“我就是关心你,昨晚你们走了以后,韩祯祯来向我示好。”

  言洛希蓦地睁开眼睛,“什么”

  顾浅伸手覆在她手背上,轻轻拍了拍,“我是什么人啊,我是你的忠实粉丝,她来找我示好,不是存心给你我添堵么”

  言洛希抿了抿唇,“我以为经过上次的事情,她已经放弃了,没想到隔了三个月,她又卷土重来,她到底想干什么呀”

  “这块狗皮膏药这么黏人,扯都扯不掉,我看她那意思就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你得小心了。”顾浅提醒她道。

  言洛希苦笑一声,“摊上这么块狗皮膏药,我有什么办法”

  顾浅看着她,眼神有些纠结,过了一会儿,她说“我听说韩铮是韩祯祯的堂哥,洛希姐,我觉得你可以让韩铮去劝劝她。”

  “她父母都劝不了她,韩铮能劝得了吗”言洛希说完,声音里都带着一些咬牙切齿的意味,“再说我为这事去找他,不是让他看笑话”

  韩祯祯的纠缠固然让她恶心,但若她去找韩铮,就会给韩铮一种错觉,她并不相信厉夜祈不会在韩祯祯的纠缠下动摇,到那时,她可不就是一场笑话了。

  顾浅想了想,也明白言洛希的想法,“那怎么办就由着她这么胡来”

  言洛希侧头看着她,“来,和我说说,她怎么向你示好”

  顾浅回忆起昨晚的情形,韩祯祯回到宴会厅后,转了一圈没找到厉夜祈和言洛希,却与顾浅碰了个正着,她当下就缠了上来,无论顾浅说什么,她都一副好脾气的样子。

  “墨太,我只是想和你做朋友,没有别的意思,你别看见我就躲啊。”

  顾浅看见韩祯祯就烦,“我想韩小姐应该知道,洛希姐是我的闺中蜜友,而你是个妄图破坏她家庭的第三者,我不躲着你躲着谁啊”

  韩祯祯道“赢则永垂不朽,输则背负骂名,言洛希只是运气好,恰好是赢的那个人,所以黎庄庄事业受阻,厉莜然失去人身自由。”

  顾浅听着她这番谬论,简直气笑了,“韩小姐,你以为你是谁洛希姐的事还轮不到你来评头论足,你不过是个无耻的小三。”

  韩祯祯脸色微微一变,还是压制住自己的脾气,特真诚道“墨太,我真心想和你做朋友。”

  “抱歉,我不想和你做朋友。”

  言洛希听完顾浅简单的叙述,她摇了摇头,“韩祯祯真是没救了,她之前就在我面前高谈阔论过这种论调,把自己当成救世主,别理她”

  “我还从来没见过比她更难缠的小三,洛希姐,你打算怎么办就由着她这么胡闹下去吗”顾浅担忧地看着她。

  言洛希无奈道“那不然呢,韩家的气运如日中天,又不能把她怎么样,除了忍着她,还能有什么办法”

  顾浅闻言,总觉得她态度很消极,她说“洛希姐,你是因为这事心情不好吗”

  言洛希摇头,“不是。”

  “那你为何”顾浅话没说完,就被言洛希打断,她说“浅浅,我有点累,你先去查吧,查完了再告诉我结果,我去休息室里躺会儿。”

  顾浅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言洛希站起来朝休息室走去,她看着她的背影,神情透着担忧,谁都怕狗皮膏药一样的第三者。

  尤其是这个第三者还动不得。

  顾浅拿起报表出去,回到办公室里,她打了个电话给墨北尘,“大哥,我想请你帮我个忙。”

  电话那边,墨北尘起身离开会议室,走到走廊尽头的落地窗前,他道“浅浅,我们是夫妻,你不用这么客气。”

  “求人办事,态度总要好一点嘛。”顾浅娇嗔,脸上不自觉带上了小女儿的甜蜜,她继续道“我想知道关于韩家那位韩小姐的事。”

  “韩家怎么,她不长眼开罪你了”墨北尘昨晚看到顾浅和韩祯祯说了会儿话,看顾浅的样子似乎被气得不轻。

  顾浅摇头,“这倒没有,我就是想知道她近几年的情况,我总觉得这人脑子有病,说不定是个偏执狂。”

  墨北尘听出她在暗骂韩祯祯,忍不住勾了勾唇,“好,我让林秘书去查,你打电话给我就为了这事”

  “对啊,无事不登三宝殿,你是我最后的法宝了。”顾浅声音甜甜的哄他。

  “既然你说求人办事,那总得给报酬,你想好了怎么谢我吗”墨北尘调侃道。

  顾浅瘪了瘪嘴,“刚才你还说我们是夫妻,不用客气的。”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你要暂时想不到的话,不妨我给你指条明路,你觉得如何”墨北尘倚在落地窗上,单手抄在裤袋里,神情带着两分痞三分坏和五分深情。

  顾浅扁着嘴上,“你这是顺杆爬。”

  “嗯,那晚上我去接你,今晚我们在外面吃饭,好不好”男人的声音透过电流,显得格外低沉悦耳,顾浅笑道“好,那我先定位置,之前洛希姐介绍了一家法国餐厅,我们一直都没去,正好今晚去尝尝。”

  “嗯,我下班去接你。”

  挂了电话,墨北尘捏着手机进了会议室,走到林策身边,他低语了几句,林策立即起身出去了。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