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士 古装言情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第三百八十九章 来世盟约(终一)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千杯不念 6933 2019-09-25 22:50

  谁都未曾料想到,好好的一场婚礼,竟然演变成如今满是血腥的骇人情况。

  这真是,一秒喜事便丧事。

  在上古圣人所遗留下的阵法升起,笼罩住整个南宫世家领域之时,有足足数万的南宫弟子成为了启动阵法的献祭品,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道。

  饶是南宫一族作为传承悠久的超级世家,经过万年发展家族子弟众多,但这一次却足足有半数的成员死去,可谓是损失惨重无比。

  作为南宫世家现任家主的南宫永安,正站在老祖的背后,此时见到眼前这番惨景,张开嘴唇嗫嚅了几下,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可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只能无比痛苦地闭上了双眸,不忍去看。

  刚刚南宫永安亲眼见到了,坐在一旁筵席内的,自己最宠爱的小孙女,也被献祭化为血雾,尸骨无存神魂俱灭。ii

  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什么都无法做到,那种无能为力的悲伤。

  就连想要反抗,都无法做到。

  身为南宫家主的他,看上去似乎地位很是崇高,掌控着着南宫世家这颗粗得不能再粗大树,成为了万千修士所羡慕的目标。

  然而实际上,南宫世家一直以来的真正掌控者,都不是历任的家主,而是那位常年待在暗无天日禁地地下的老祖。

  这所谓的掌控,不仅仅是指单纯家族内的权利,更包括所有家族成员的性命。

  没错,就是性命!

  或许那些修为寻常的子弟,根本无法察觉,但是作为修行界最顶尖一批修行者的南宫永安,却能够隐约察觉到,自家这位老祖在家族传承的血脉中设下了某种可怕的禁制。ii

  这种禁制,便是可以一念之间,掌控所有人的生死。

  在南宫世家的典籍内,曾记载了一件事――

  数千年前,南宫世家曾经爆发过一场内乱,据说是那一任的家主不知为何像发了疯般,联合了家族内的许多精英,精心布局意欲斩杀自己的老祖。

  然后,闯入老祖闭关禁地的他们,瞬间没有了声息,再也未曾出来。

  在家族典籍内,这件事最后被判定为乃是那位家主利欲熏心勾结外敌,丧心病狂将要从老祖手中夺权,最终带领整个南宫家走向毁灭。

  以前年轻时的南宫永安,也就信了,并未有多余的想法。

  可直到他察觉到了南宫世家血脉中的秘密之后,在回首看这一件封尘在数千年之前的往事,发现真相或许并没有那么简单。ii

  尤其是这些年来,几乎所有南宫世家卸任的家主,亦或者许多曾为南宫家一代天骄的精英,都在修行抵达一个境界后,某一天突然神秘消失不见踪影。

  关于家族拥有上古惊世阵法之事,南宫永安确实稍微知晓一些,他一直以为这座阵法乃是用以在家族危急存亡时刻,抵御外敌之用。哪怕启动这座大阵的代价会十分巨大,但是那样死是为家族而牺牲,而不是现在这般,毫无意义了成为老祖的踏脚石而死。

  南宫永安的内心一阵悲凉,更加绝望的是,连反抗都成为一种奢望。

  此时此刻,他突然觉得,整个偌大的南宫家族看似光鲜耀眼,受到众多修士的羡慕,但实际上,就像是一座囚笼,所有的南宫子弟都像是被圈养在内的家畜。ii

  而场中其余被受邀而来参加婚礼的修行界大人物,亲眼见到这种惨剧的发生,尽管很多人对于南宫老祖的行为很是不喜憎恶,可无法去说些什么。

  毕竟这些死去的,都是南宫老祖的子孙后辈,这是南宫家族的家事,就像是古代时候的家族祠堂,一个家族内部发生之事外人无法去干预,也根本未曾违反修行界联合制定下的盟约。

  不过更多的人,都将目光投向了身处这座上古圣人杀阵中心,那位叫做宁夜的少年身上。

  谁也未曾料想道,这场婚礼会发生这样的变化,现在众人也都看出来了,南宫老祖根本就是请君入瓮,等着这宁夜上门送死。

  尽管刚刚那位千年前的道天转世,曾说过这宁夜背景深不可测,乃是天道的一部分,但毕竟他现在实力还是不够,还未曾像是昆吾圣山上的那位真龙大人,亦或者是曾居于剑峰之巅的那位剑主,于这大道有缺的红尘中,以无上天资以及旷世机遇,补全自身大道成就仙境。ii

  更何况,这座上古法阵所展露出的威力,实在以及到达了难以想象的地步,哪怕是那位真龙大人或者是剑主死而复生过来,都无法抵御。

  这时候,从这座杀阵中管中窥豹,场中众人也从侧面了解到了,那位存在于典籍传说中,带领人族走出黑暗年代的上古圣人,当年究竟强大到了何种匪夷所思的地步。

  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认为,这一次那宁夜绝无生还的可能。

  唯独一旁的楚然,表情依旧很是淡定。

  尽管宁夜落入了南宫老祖精心布置的陷阱之中,但此时的楚然完全不慌,甚至还有点想笑。

  他自然是笑这位南宫老祖,是不是脑子秀逗了。

  这老不死的家伙,在剑主陨落的那一夜,所受到的教训还不够重么,最终吓得如同丧家之犬屁滚尿流忙不迭逃走,若不是当时自己大哥没工夫理会这只跳梁小丑,现在这货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ii

  在知晓了自己的大哥并非是什么好吃的果子,而是货真价实的天道之后,这货还敢不要命出手?

  你说你出手就出手吧,却要使用上古那位圣人传承下来的杀阵,这不是脑子有病是什么?

  要知道,那位传说中的上古圣人,乃是自己大哥的转世之初啊!

  这种感觉,就像是你拿前朝的尚方宝剑,来斩本朝的官,实在是贻笑大方宛若智障!

  你就说,这可笑不可笑吧。

  “大哥,来来来!这法阵不是你当年所创的么,现在赶紧把它收了,反过来用来对付这个老家伙,气死这丫的!”

  楚然在一旁,一脸兴奋对着阵法中央的宁夜叫囔道。

  一想到等大哥收了这阵法后,南宫老祖这个老不死脸上的精彩表情,楚然就很是期待。ii

  “这阵法……我收不了。”

  宁夜沉吟了片刻,然后摇了摇头。

  尽管因为那一夜的短暂合道,让他恢复了完全的他,但也只是昙花一现罢了。

  现在的他,关于上古时期的记忆尽管恢复了支离破碎的一小部分,但是实力比之上古巅峰之时远远不及万分之一,更别谈去收取当年他自己针对天道所创的杀阵了。

  所以就很是无奈,明明是自己亲手弄出来的东西,可现在却成了对付自己的杀器。

  而听到宁夜回答的楚然,原本得意洋洋兴高采烈的表情,顿时如同霜打得茄子,直接焉了。

  这下子,就很是尴尬了啊!

  “大哥,我来助你!”ii

  感知到这上古杀阵威势越来越盛,楚然这货大吼一声,想也不想得就扑了上去,直接主动钻进了这令天地都为之色变的阵法中。

  在场中众人眼中看来,他此刻的举动,纯粹就像是赶着送死投胎。

  虽然楚然这个坑货,现在的修为完全就是装的,就算进去可能也帮不上什么忙。

  也尽管他平日里行事毫无节操,深刻发扬只要作不死就往死里作的大无畏精神,但是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这个人,只要想要做什么,那就会去做什么。

  像是千年前,他想要去干这贼老天,然后就提上剑去干了。

  又比如现在,他想进去陪自己大哥聊聊人生,于是就那么顺其自然进去了。ii

  不去考虑什么后果啥的,最差也无非不过一死而已嘛。

  反正这些年来,他死啊死得都已经死习惯的,没什么大不了的!

  十八年后,又是一条赤裸裸的好汉!

  “额……那我是进去呢,还是不进去呢?”

  作为三人中的三弟,见到大哥和二哥都在里面,南宫日天望着眼前杀气腾腾的阵法,不禁陷入了沉思。

  “e……算了,我还是不进去瞎掺和了吧,要是不小心挂了那可就糟糕了,到时候大哥二哥肯定痛不欲生哭得肝肠寸断,那就很不美满了啊。”

  最终,身为三弟的南宫日天,没有进去。

  毕竟现在的他,一身修为被禁锢,和不通修行的普通人没啥两样。ii

  没有了真元护体,别说跟着二哥跳进去了,估计刚一靠近就会被阵法威势给弄成漫天飘散的渣渣了。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很是坚定地相信着,自己的大哥和二哥,肯定能够平安无事从里面出来,到时候自己为他们接风洗尘庆贺。

  没啥特别的缘由,但就是相信。

  所以他要保护好自己这条小命,免得大哥和二哥出来后,找不到自己。

  在场中很多不理解这三兄弟感情的外人看来,这南宫家的少主是贪生怕死彻底怂了,所以才没敢跟着一起进去。

  面对这些人的冷眼和鄙夷目光,南宫日天只是很潇洒地放了个响屁。

  大概意思就是,关你们屁事。ii

  “哈哈哈!真当我傻嘛?”

  见到宁夜与楚然被困于阵中,南宫老祖仰天长笑对着阵内的两人道“早在剑主那小儿愚蠢去送死,将那柄斩天之剑托付给你的那一夜,我便猜出了宁夜你的身份,毕竟若非与那位上古圣人有着很深很深的渊源,又怎么可能得到此剑的承认,成为它的主人!

  你若是恢复了往昔的实力,我精心谋划的一切自然化为泡影,这座由‘你’所创上古杀阵也根本不敢启动,哪怕这百万年来我一直来不断渗透掌控它,让它的主人表面上变成了我!

  你若还有上古斩天的圣人实力,我会惧怕你,然后像一只老狗给你舔鞋底,千方百计乞求你的原谅!

  可惜的是,你还是太弱了!

  弱到令我垂涎不已!

  也根本把持不住!”

  南宫老祖猖獗的笑声回荡在整个庭院内。

  “嗯?你是不是戏有点多?”

  法阵内,传来宁夜的无比平淡地声音

  “我刚刚只是说,作为创造出这座杀阵主人的我,一向很是健忘,所以无法控制将它收回。

  但是我曾几何时说过,我破不了此阵?”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