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士 古装言情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第二百零八章 凭本事抢来的宝物,为什么要还?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千杯不念 4221 2019-09-25 22:50

  流放之地。翌日。

  窗外晨光微熙,今日心情有些激动难耐的南宫日天便很早便醒来,将宁夜等人唤醒,一行人在用完早餐之后,便直接朝着那镇西魔将所在的主城进发了。

  昨夜在与本地老司机水长善交谈之时,众人已经大致了解了这里的情况,镇西魔将是西方二十四座城市的主宰,而现在众人所在的禹州城则属于最外围的城池。

  作为最外围的偏远城池,不管是富饶程度还是城市大小,都自然不如靠内的城池。就也是以水常善的元婴后期修为,能够在此担任城主这么多年的原因。

  因为这方世界常有空间乱流的存在,空间很是不稳固,所以也没有什么传送阵法传送通道之类的存在,想要去西方主城拜会那位镇西魔将,则需要横穿整个西方进入主城。

  当然,这毕竟不是那种依靠车马赶路,没有任何法术存在的古代社会,就算是快马加鞭都需要走很久才能到达目的地。虽说去往西方主城路途遥远,但大家都是修士,可以在天上飞的那种,所以也花不了两三日便可抵达。

  “南宫大人,城主府内有一艘能够日行百里的宝船,乃是城主出行的专用之物,此番您要去拜访镇西魔将大人,不如就乘坐此宝船前去吧。”

  见到一行人要离开,水长善很是贴心地说道。

  他口中所说的那艘日行百里的宝船,自然不是那种在水上行进的船只,而是修士常用的在天上飞的那一种。

  原本一只手掌便可握住的宝船,在真元的催动下迎风而长,顷刻间便变为正常的小船大小,倾注了法力后便可御风而行,远比一行人跨越千山万水直接飞去西方主城要来的省时省力。

  第一次见到如此新奇的物件,楚然很是好奇地围着这艘宝船打量着,然后回过头去对着恭敬站立在一旁的水长善夸赞道:“我发现水长善你这个人还是不错的嘛,之前你想要对我们出手之事就此算啦。还有这段时间就由你暂代我的城主位置好了,若是我们有事情不回来了,这个城主位置你就安心一直坐着吧!”

  听到这番话的水长善,此时彻底安下心来。

  他之所以如此贴心讨好于这帮人,不仅因为害怕他们秋后算账,而且也担心自己知晓了这些人太多的秘密,而被直接杀人灭口。毕竟从他们毫不顾忌的对话来看,根本不像是此界之人。

  而若是他们真的对自己出手将自己杀了,也不会有人来理会这件事,为自己喊冤的,毕竟之前自己理亏在前想要对他们出手。

  如今不仅消除了这个隐患,还又能暂理城主之职,可谓说是太幸运了。

  此时此刻,水长善深深为自己的机智而折服,这番殷勤献得可以说是很赚了。

  “哎?等等!”

  宁夜突然叫住了正欲登船的众人,面色有些古怪地接着道:“这种东西,是叫做宝船么,可以带我们上天的那种?”

  “是的啊大哥!三弟我之前还在担忧,大哥二哥你们两人刚刚筑基不久,若是让你们跟随我和青月姑娘一齐御风而行,这也实在有些太勉强了,而这艘宝船的出现,则完美解决了这个问题,他能够御风而行,大大节约我们的赶路时间。不过唯一可惜的是,这艘宝船的品质极低,速度也不是很快,可惜我这次出门实在太过匆忙,直接从东方世家来找大哥你的,都没有时间回族里一趟,不然可以拿一艘品质更好的宝船出来了。”

  在说起这个问题之时,身为南宫家少主的南宫日天有些觉得可惜,若不是因为时间实在太赶,现在他完全可以掏出一艘品质更高的宝船出来了,不仅坐起来更加舒适,而且行驶速度也更快些。

  “三弟你说的,应该就是这个东西吧?”

  宁夜在储物戒指内翻翻找找,然后掏出一艘造型精美的船只放在掌心。

  与其说这是一艘船只,不如说像是一件美轮美奂的艺术品,虽然造型小巧,但其内设施一应俱全,共分有上下三层,宛若以前达官贵人出游的精美画舫。

  “大哥,这不是东方世家的七巧宝船么,怎么会在你手里?”

  见到这艘宝船的第一时间,平日里闲得无聊而博览群书的南宫日天,第一时间便认出了这艘造型别致的宝船的来历,正是存放于东方世家珍宝阁内成名已久的七巧宝船。

  “七巧宝船?东方世家的?那岂不是说……”

  宁夜一怔,然后将目光望向身旁的东方青月,表情很是复杂。

  “这艘宝船,确实是我家族存放于珍宝阁内的七巧宝船,你看在船身之上的这里,还刻有我东方世家的家族徽记。”

  在说起这番话时,身为东方世家成员的东方青月心情很是复杂,毕竟自家的珍宝竟出现在了外人的手中,实在有些不可思议。

  得到了肯定回答的宁夜,也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他掌心中这艘所谓的七巧宝船,自然是当初剑主一股脑塞给自己所谓“见面礼”中的一件。

  当初宁夜并不知晓这是所谓的宝船,因为以他如今体内的微薄真元,根本无法催动这艘宝船,因此一直当做一件好看的工艺品给女儿当做玩具把玩。

  “这艘宝船,其实是当初剑主前辈赠予我的见面礼。”宁夜低声解释道。

  “哎啊!”

  南宫日天像是想到了什么,猛地一拍手掌,叫囔道:“之前我便听闻,说剑主前辈自剑峰出关之时,曾一一拜会过各大世家,然后各大世家的家族表示了热切欢迎,并和善地赠予了剑主一大堆宝物,其中就包括我南宫世家于青月姑娘所在的东方世家,可我万万想不到,这些宝物竟然都落到了大哥你手中。”

  “当然了,只有傻子才会相信这番热烈欢迎剑主前辈,而赠予了一大堆珍贵宝物的传言了。”南宫日天撇了撇嘴,继续道:“这些宝物每一件都价值连城,让那些家主心甘情愿地把它们送出,不亚于在他们的身上割肉。所以事实的真相只有一个,这些宝物一定都是剑主前辈抢来的!”

  “额……这样的么……要不,我把这些宝物都给还回去?”

  手持赃物的宁夜,表示无比的尴尬,尤其是面前还有着赃物原归属地的青月存在。

  早在一开始,在那剑主要送见面礼给自己,并且还送得如此吓人之时,宁夜就觉得很是不对劲了,感觉这些宝物来路不明,如今看来确实如此了。

  南宫日天宽慰道:“大哥你别慌,这是剑主前辈凭本事抢来的宝物,为什么要还回去?”

  宁夜点了点头:“嗯,这好像,确实有几分道理……呸,有个毛线的道理啊,抢劫是犯法的啊!”

  “剑主前辈乃是真男人是也,令吾辈心驰神往,大丈夫当如是也!”

  没有去理会大哥宁夜的牢骚,南宫日天喃喃着对剑主前辈的倾慕之情,恨不能取而代之,做出同样的壮举。

  此时的他浑然忘了,自己所在的南宫家也是受害者之一,被抢了好多的宝物。

  若是南宫家的现任家族,听到自己孙儿的这番夸赞话语,指不定要被气得吐出一盆老血不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