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士 古装言情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第一百八十六章 有点小开心的龙流昔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千杯不念 4278 2019-09-25 22:50

  弯腰低头进行着诚恳自我检讨的宁夜,这认错三连说出口后,并未得到任何的回应。

  他抬起头,用眼角的余光偷偷打量着眼前沉默不言的龙流昔。

  当然,这位真龙大人依旧是那副万年冰山脸,完全看不出有什么端倪。

  得不到任何回应的宁夜,内心一片悲凉,心想这次自己真的是完蛋了,袭胸竟然袭上了这位真龙大人身上,以她的性情绝不会轻易饶恕自己的吧!

  心念至此,他也下了狠心,与其等到她发难,倒不如先行对自己进行惩治,置之死地而后生。

  宁夜抬起头,面色庄重而肃穆:“龙流昔前辈,先前袭胸之事真的只是一场意外,我真的不是故意为之,完全是一场巧合!你放心,我当时正处于昏迷之中,完全没有任何意识的,所以根本就不知道触感多软……呸呸呸!我的意思是说,我完全没有任何的感受!不过大错已经铸成,我无意冒犯了前辈你,甘愿自断一臂来赎罪!”

  这番话,他说得那叫一个大义凛然,并且说着就要自行动手,将自己胡来的左手给断了。

  反正以他现在非人的强悍身体,区区断臂不到一日便可完全恢复,根本就是小意思。可若是让龙流昔出手,就不仅仅只是断一条手臂这么简单的了,她随便给自己来一掌,不知道要碎掉多少根骨头呢。

  况且,有可能这位真龙大人见到自己认错态度诚恳,加上小怜的关系在其内,说不定直接制止自己的自残行为呢。

  男人嘛,就是要对自己狠一点才行!

  “哥……宁夜你别冲动!都是一家人,何必为了这点小事计较!”

  出言阻拦的不是龙流昔,而是坐在一旁的剑主,在见到宁夜做出要自断一臂的行为时,剑主直接便坐不住了。

  “既然剑主大佬都这么说了,那么我只能遵从了!”

  本就是试探对方反应的宁夜,在听到剑主大佬的阻拦话语后,自然是借坡下驴终结了自己的自残行为。毕竟虽然他现在的身体自愈能力强悍,不消一日便可断骨重生,但是断臂之时肯定会痛的。

  不过,关于剑主大佬的这番阻止话语,宁夜却没有能够完全听懂。

  什么叫做一家人?还有,自己袭胸了真龙大人这种事,明明是捅破天的大祸,可在剑主大佬的口中,直接说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吗,而且还是在当事人的龙流昔面前?

  宁夜原以为,听到剑主这番话的龙流昔,肯定会很生气才对,可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只是面色看上去稍稍有些怪异。

  龙流昔现在的心情,很是复杂。

  原本她早就将这件事给完全忘却了,至少表面上是这样,而这次之所以找来宁夜,也是因为另外一件极其重要之事,可未曾想到这个男人一过来,就开始翻旧账。

  “说说你昏迷期间,所遭遇到的事情吧。”她淡淡开口问道。

  见到龙流昔不追究先前的袭胸之事,宁夜自然很是乐意地点了点头,接下来便如同竹筒倒豆子般,将自己昏迷期间所遭遇得种种诡异之事,没有隐瞒尽数诉说了出来。

  对于自身的遭遇,宁夜也很是不解,正好看看能不能从这两位大佬口中得到什么答案与解释。

  “……与那些黑袍怪人同归于尽后,当我再次恢复意识醒来的时,便发现自己身受重伤躺在一处陌生的山谷之内,虽然知道这不是现实世界,但是就连痛都痛得无比真实,就在我以为要被豺狼虎豹吃掉之时,突然出现了一名很可爱的小女孩,更奇怪的是,她的名字也叫做流昔。”

  说到这里,宁夜话语顿了顿了,望了望眼前的龙流昔,在内心默默做了一番对比。

  果然是除了性情之外,小流昔就和眼前的真龙大人相差无二,e……这样说其实也不太对,嗯,其实还是有其他一些不同的。

  宁夜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了龙流昔高耸的双峰之上,和梦境之中身体还未发育完全的小流昔相比,这其中的差别确实巨大。

  把持不住的,他便禁不住想起了陷入昏迷之前,手掌所触碰的柔软。

  人的思维,有时候就是这样,根本无法随心控制,所以这个锅宁夜表示不背。

  “你眼睛在看哪里?”

  耳畔传来这样的询问声。

  宁夜慌乱抬起头来,见到龙流昔正目不转睛地望着自己。

  “没有看哪里!我刚刚只是思考问题有些走神而已,不明白为何梦境中的那名小女孩,为何和真龙大人你同名同姓,并且相貌竟然还如此相似!”

  被抓了现行的宁夜,自然不会乖乖承认自己刚刚在看胸,直接找了个合情合理的借口一本正经地道。

  以龙流昔的绝世修为,自然可以清楚察觉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何处,不过这一次她却没有戳穿宁夜的谎言,而是点了点头道:“我们已经大致了解情况了,宁夜你先离开吧,我与剑主须得好好商议一番,刚刚入筑基境的你正好回去好好巩固境界才行。”

  “啊?我入筑基了!”

  听到这个消息,宁夜本人都觉得诧异,自己突破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难道其他人进入筑基时,也算像是自己这般,做一些稀奇古怪的梦?

  抱着满腹的疑惑,他告别场中的剑主大佬和龙流昔前辈离开,准备回去找南宫日天好好询问一番。

  在离开时,宁夜有些疑惑地望了这位真龙大人一眼,不知为何的,他总觉得在听完自己的叙述之后,今日的她心情似乎难得得很是好,嘴角甚至有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幅度。

  “大嫂,我先前便曾说过,哥哥绝不是什么无情无义之人。现在事实也验证了,哥哥他千年前最珍视最难忘的记忆,还是与大嫂你的初遇。”

  待宁夜走远,剑主便率先开口对大嫂龙流昔说道,努力缓解着大嫂和哥哥之前的矛盾,让这个破碎的家庭重圆。

  然而,不得不说的是,尽管剑主在修行方面天资卓著,修为已是人间绝顶,可一生未经历过情爱之事,一心只有哥哥的他,对于男女之间的那些事根本就不了解。

  这些话,根本就不用他来说,光从大嫂现在的情绪来看,就已经得到一切的答案了。

  直接说出口,反而使得场中情况变得尴尬。

  “也许只是巧合也说不定。”龙傲娇模棱两口地回应道。

  此时的她,心中正想着另外一件事。

  按照千年前的时间线来讲,再过不久,就是风雨之夜那件事发生的时候了。

  虽说此事早已过去千年,可在对于那个男人而言,一切重演,却是又要感同身受般再重温上一次了。

  那夜自己所遭遇的无助、疼痛和悲伤哭泣,所有的软弱和秘密都会被一览无余。

  她的心,乱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