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士 古装言情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第一百九十四章 那个霸王硬上弓的禽兽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千杯不念 3797 2019-09-25 22:50

  “就算知晓了,就凭现在的你又能改变什么?”

  听到宁夜请求的龙流昔,直接出言反问道。

  “也许我现在确实无法去改变什么,但是知晓了事情之后,我定会为之而努力的,努力着有一天能让小怜她不再遭受痛苦!”

  在说起关于女儿的话题时,宁夜难得的勇敢了一次,目光毫不躲闪地与龙流昔对视着。

  这场对视,虽然仅有十多秒的时间,但是对于宁夜来讲,却仿若有一个世纪般漫长。

  当龙流昔收回目光之时,他只觉得后背湿漉一片,被汗水给浸湿了,整个人有种虚脱之感。

  倒不是说龙流昔故意刁难,释放了自己身为神州真龙的威压,事实上,她什么都没有去做,这只是一场极其寻常的对视而已。

  而宁夜之所以会如此,仅仅是因为受不了龙流昔望向自己的复杂眼神,尽管两人都沉默着没有开口说话,但她的眼眸中却像是藏蕴难以言诉的千言万语。

  就像是先前所言,早在许久之前,宁夜对于龙流昔就有一种莫名的愧疚之感……其实说是愧疚也不是太对,除了愧疚之外还掺杂了其它许多东西,总之就是很奇怪很复杂就是了,总结下来就是不太敢去直面她。

  而现在,两人如此毫无蔽掩的赤裸裸对视,直接让宁夜吃不消了。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在对视之时,他似在龙流昔的眼眸内,看到了极其复杂的千言万语,酸甜苦辣喜乐哀悲等等情绪也应有尽有,那种感觉,就像是在短短十五秒之间,体会了从相识、相知到相恋,可最后却因故分离,体会了人世间的悲痛。

  宛若一场虚空大梦。

  如果更准确一点去形容,就像是在这场对视中,体会感觉了龙流昔的一生。

  宁夜也不知道,自己为啥能从她的眼眸中读出这么多的东西,但就是有这种无比真切的感觉。

  龙流昔望向躺在床上沉睡的女儿,目光无比温柔和心疼,轻启朱唇诉说道:“小怜她,在千年前遭受奸人所害,遭受过致命创伤,体内生机尽泯,在当时便已经死了。”

  “死……了?”

  虽然有想过小怜肯定遭遇过什么悲剧,但是当从龙流昔口中得知真相时,宁夜还是受到了巨大的惊吓。

  什么叫做……已经死了?

  他转过头,望向床上抱着被子,就像是普通睡眠般睡得无比香甜的女儿,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宁夜的脑海中,浮现出一幕幕与女儿相处的画面,从大街上被她眼泪汪汪抱住大腿叫爸爸,到后来她成为自己家的新成员,那些无比温情温暖的相处场面,还有在自己人生最黑暗最绝望的时候,她像是笼罩在光芒中的小天使将自己拯救。

  无论如何,他都不敢去想去龙流昔的话,自己这么惹人怜爱的女儿,怎么可能已经早在千年前就死了呢?

  这实在太扯淡了吧!

  尽管不愿也不敢去相信,但是宁夜却也知道,不说龙流昔本就从不开玩笑很是正经严肃,而且在这种时候,她也没有必要欺骗自己。

  可是,如果这种事是真的话……

  宁夜望向身边的女儿,目光中满是心疼与不忍。

  “那伤害小怜,对她做出这种事的人是谁?”他压抑着胸腔内的怒火,低声询问道。

  龙流昔道:“那人名为寂灭仙君,前两日,他下界来此,已被剑主斩杀。”

  “千年前,小怜到底遭遇了什么?还有龙流昔前辈你说小怜早已死去,可为什么我所接触到的小怜,却还是活蹦乱跳像是平常人一样?”

  这些问题,宁夜都很是不解,希望能从龙流昔这里得到答案。

  “当年那件事发生后,尽管后来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想要逆天改命挽救,但因为小怜父亲身份的特殊性,却引起了这方天道的反噬。”

  说道这里时,龙流昔话语顿了顿,望了一眼正坐在床边无比心疼望着女人的宁夜,然后继续道:“最后,也仅仅是自天道手中收拢了小怜的一缕魂魄,现在她的身躯内只余下一缕残魂。所以这千年来,她时常会陷入沉睡,记忆也逐渐丢失记不住很多东西,并且身体永远停留在死去的那一年,一直都无法长大。”

  听到这番话,宁夜终于明白了很多疑惑的答案。

  难怪先前小怜会时常遗忘事情,难怪就算过去了千年之久,她依旧是天真烂漫的性格和娇小的模样……越是细想越是觉得心疼!

  只是,唯一让宁夜觉得不解的是,为何小怜忘却了那么多事,却唯独记得自己这个“爸爸”?

  或者说,她为何如此坚定执着地认为,自己就是她的爸爸?

  正在思考这个问题的他,眼角的余光瞥到了正轻柔为小怜盖好被子的龙流昔,脑中犹若灵光乍现般,就像是在一团乱麻中找到了线头,想起了不久之前,曾经历过的那个宛若真实的幻梦……

  在那梦中,自己见到了还是懵懂无知,天真烂漫半大少女的龙流昔,而醒来后,南宫日天也已经验证过了,在梦里面学会的失传千年的秘术,竟然真的可以在现实中使用出来。

  宁夜的脑中,不禁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不禁冷汗直流……

  如果真的是这样,岂不是说,自己骂了很久的那个霸王硬上弓,应该被处以弹JJ弹到死极刑的无耻禽兽,就是……

  他连忙打住这个可怕的念头,不敢再想下去了!

  同时在内心默默安慰着自己,自己这么一个三观正的三好青年,怎么可能做出霸王硬上弓这种无耻至极的违法犯罪事情呢?

  不可能的,不存在的,一切都是假的,应该只是自己想多了才对!

  况且,现在也不是考虑这种杂事的时候了,女儿的情况最重要。

  “龙……龙流昔前辈,那么小怜现在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

  宁夜开口询问道,因为脑中那挥之不去的可怕想法,就连叫龙流昔的名字都显得很是不自然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