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士 古装言情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第二百六十五章 春风十里不如你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千杯不念 4795 2019-09-25 22:50

  “这个点大厅里面灯还亮着,肯定是晴曦你的哥正在和楚然那坑货聊天呢……哦对了,楚然这个人,晴曦妹妹你应该也听你哥提起过吧?”

  正领着晴曦往家走去的宁夜,望见二楼落地窗透出的灯光,于是扭过头去对着南宫晴曦笑着道。

  南宫晴曦点了点头,面色古怪地开口道:“楚然此人,哥哥他也经常对我提及起,说此人乃是他人生最重要的两大挚友之一,还说对方的性情与自己完美契合,堪称天衣无缝。”

  另一名挚友,自然是指宁夜了。

  而至于为什么晴曦小妹妹,会在提到楚然时面色如此古怪,自然缘故南宫日天最后的那番评价。

  自己哥哥是什么糟糕的性格,身为妹妹的晴曦早就已经领略过了,平日里行事完全让人摸不着头脑,性格脱线完全超出正常人的思维理解范围,而那楚然和自己的哥哥性格完美契合,那定然也是个逗逼无误了。

  一个逗逼不可怕,就怕有人和他一起逗逼,那绝不是一加一等于两个逗逼这么简单,而是直接逗逼属性爆棚了。

  所以,对于哥哥口中的挚友楚然,晴曦已经做好了像对待哥哥一样,用关爱智障儿童的态度去关爱他。

  这里要事先声明一点,尽管在晴曦看来那楚然也是一个脑子里少根弦的大逗逼,并且不管是修为还是家世都与自己的哥哥相差甚远,但是身为南宫世家掌上明珠的她从未看不起对方,相反还很是感激那叫楚然之人。

  以前在家族的时候,自己的哥哥尽管每日都保持激情热情奔放,脸上总是带着没心没肺的笑容,看上去活得很是潇洒开心。

  至少,家族中几乎所有人都如此认为。

  自家这位少主,拥有着千年难得一见的修仙天赋,如若不遭遇波折意外,世间芸芸修行者终其一生都无法触碰到的长生之境,对他而言只是临门一脚而已,长视久生天地同寿。

  加上他身为南宫世家的少主,地位、金钱、美女和权势这些常人苦苦追寻的东西,他从一出生时便已全部坐拥怀中。

  生来既是人生巅峰。

  但是,身为对方亲妹妹的晴曦,却很是清楚得知晓,尽管已经拥有了一切,但哥哥活得却并不像是旁人所认为的那么开心。

  哥哥他,真的很是孤独。

  那种不被世界所理解,遗世而独立的孤独。

  因为身具绝顶修行天赋,哥哥自幼便被家族严密保护起来,不能迈出家族一步。用哥哥的话来说,所谓的家族,也不过是一个锦衣玉食的笼子而已,而他则是笼中困兽。

  而这么多年来,哥哥也一直都是孤身一人,身边除了自己这个妹妹,连一个可以说话的朋友都没有。

  并不是说哥哥不想交朋友,而是因为他身份的缘故,家族那些同龄人见了他无不唯唯诺诺,一副卑躬屈膝地讨好模样。当然,这其中自然也有与众不同之人,要么是一些故作姿态想要成功引起身为少主哥哥注意者,要么是一些与哥哥地位相差不大的世家公子,但是,哥哥他依旧没有交到朋友,哪怕是最普通的表面朋友。

  用哥哥的话来说就是,交朋友这种事,就和找老婆一样,要么不找,如若要找就必须要找可以毫无任何估计,将身体……咳咳,这原话实在太污力涛涛,实在太容易让人会错意,还是换个词的好。

  嗯,一定要找可以生命毫无顾忌托付给对方的交心挚友!

  而外面那些人,实在无趣至极,多聊一句话都感觉是在浪费自己时间,有这个时间自己还不如多看几页小黄文陶冶陶冶性情呢。

  所以,自己这位哥哥的本质,其实是一只孤独的逗逼啊!

  虽然身为妹妹的自己,不应该这么瞎说大实话,如此直白描述自己亲哥哥就是了。

  但是晴曦万万没有想到,人生首次离开家族的哥哥,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了两名老婆……哦说错,是两名挚友才对!

  刚才的口误,都是总是乱用形容的南宫日天的错,这个锅妹妹晴曦表示自己不背!

  总而言之,看到哥哥这段时日与自己聊天,讲诉起自己来到江城后,与两名挚友相处的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时,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悦笑容。

  看到哥哥能够找到自己的幸福,身为妹妹的晴曦也就放心了。

  所以,她真的很是感激楚然,让哥哥不再孤独。

  当然,其实也应该感激感激宁夜才对,毕竟他也是自己哥哥的仅存的另一名挚友,但是……

  晴曦抬起头,望了望身侧的未来大嫂东方青月,再望了望走在前方领路的宁夜,心情顿时无比复杂。

  之所以不感激宁夜,是因为宁夜这个人有问题,竟然背着自己的哥哥,偷偷摸摸勾引了将要过门的未来大嫂啊!

  这还感谢个屁啊!难道还要感激他送了自己所敬爱的哥哥一定绿帽子么?!

  嗯,此时的晴曦还并不知晓,她那位亲爱的哥哥南宫日天,如若听闻这个消息,还真的会喜上眉梢满心欢喜好好感激一下宁夜。

  尽管南宫晴曦年龄看上去还很小,但是因为身处在南宫世家这个大染缸中,所以心智远比同龄人要成熟敏锐得多。而同为女性的她,在刚刚一路走来的这段路途中,察觉到了自己身侧这位未来大嫂的不对劲。

  这来自东方家的未来大嫂,一直在怔怔望着前方哥哥挚友宁夜的背影,那种目光很是奇怪,似有痛苦挣扎,目光又有些痴迷,似其中蕴有柔情千万种。

  若说之前这宁夜与自己未来大嫂这么晚携手同归,可能是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才会如此,但是现在看到未来大嫂东方青月,那种看待所爱之人深情款款的眼神,晴曦整个人顿时如坠冰窖,脑中只回响着一句话――

  自己亲爱的哥哥,凉凉了,还是透着绿色的那种凉凉!

  “好巧!宁夜你回来啦,今天外面有人不长眼得罪你么?”

  一道熟悉的声音自前方传来,语气柔和得宛若十里春风,正是在修行界中有着绝代凶人之称的剑主。

  “剑主前辈晚上好,今天又如此有雅兴出来赏月啊?”

  见到前方月光下,一袭白衣皎洁如月,垂散至腰间白发苍如暮雪的剑主大佬,宁夜像往常一样行礼问好道。

  如今所经历的情景,宁夜先前已经多次经历过了,就像是重演一般。

  这位剑主大佬,不知道到底想要干嘛,每天自己回家之时,都会出现在这里,以在庭院中赏月的名义,并且每天总是询问自己在外面有没有人欺负自己。

  说真的,每次听到这不重复的同样问题,除了知晓剑主大佬对自己这名后辈的关爱之意外,宁夜也有些哭笑不得。

  现在自己已触摸到道尊之境的门槛,又有剑主大佬所加持的天下第一剑在手,自己不去欺负人就不错了,别人哪里敢嫌自己命太长来得罪自己的。

  至于剑主大佬这个赏月的借口嘛,也实在用的太稀烂了一些。

  之前有一次,明明天上根本就乌漆嘛黑一片,别说月亮了连星星都没有,但是剑主大佬竟然像是突然失了智般,依旧用着这个蹩脚的理由,说自己只是出来赏月偶遇了。

  不过这种事,看破不说破,宁夜自然也不会去当面点出来让剑主大佬难堪。

  毕竟说实话,剑主大佬他,对自己真的很好很好,好到就像是为了自己而活一般,就算倾尽自身所有,也无怨无悔。

  而宁夜没有注意到的是,在剑主出现在场中时,身后跟随着的南宫晴曦小妹妹,直接整个人都如同被雷电劈中一般,呆立当场,怔怔望着眼前的剑主。

  手掌下意识握紧,面色潮红,很紧张很激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