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士 古装言情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第七十章 龙骑士:这个锅我不背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千杯不念 5353 2019-09-25 22:50

  望着递到面前的签字笔和小本本,宁夜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他百分百确定,自己完全不认识眼前这儒雅男子。

  况且,对方还说很崇拜自己,要自己留个签名,但是自己也从来没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壮举啊?

  你崇拜,也至少得找个理由吧!

  “签名倒是没问题,但问题是我好像不认识先生你吧?”

  道盟盟主朝赏月笑着道:“没关系,只要我认识你就行了。”

  “话说看先生你的装束如此清新脱俗,难道也是?”

  也难道宁夜会有这样的疑惑,因为这身着素净儒衫的男子不仅衣着奇特,气质实在太过脱俗,透着一股平定安和的儒雅书卷气息。

  “嗯,我也是道盟的成员,属于儒门一派行者,姓朝,名赏月。”

  朝赏月这个名字,无论放在哪里,都足够引得那一方土地抖上三抖。

  可惜刚刚加入道盟的宁夜,根本不知晓这个名字所代表的意义和分量,反而在心里还有些嘀咕,大清早去赏月,这不是闲的蛋疼么,这名字未免文艺得有些过分。

  反正只是签个名而已,又不是什么麻烦事情,他当即便接过纸笔,在其上刷刷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要不宁夜兄你再留个道号呗?”朝赏月又在旁加了一句。

  道号?

  一时间也来不及想什么新的道号了,宁夜便直接签上了之前招摇撞骗所使用的道号,道初。

  将签好名字的小本本递过去,宁夜开口道:“如果赏月兄没什么事,那我就先走啦,女儿还在家中等着我呢。”

  “那宁夜兄你慢走。”

  就像是找到了什么稀世珍宝般,盟主朝赏月捧着手中的小本本,一副爱不释手的模样。

  “对了!等一下!”

  突然,他叫住了已经转身欲离开的宁夜。

  “怎么了?赏月兄还有什么事情么?”宁夜转过头来,一脸疑惑。

  “是这样的,我想采访下你,你觉得龙这种生物如何?”

  “龙?”

  虽然这个问题很是没头没脑,但宁夜本着与人为善的原则,还是认真回应道:“我很喜欢啊!我以前玩的一款网游中,就是龙骑士这个职业,简直吊打一切!”

  “咳咳……其实我就是想提醒下你,回家的路上小心点。若是遇到某位长得非常漂亮的姑娘,千万别像现在这样乱说话,尤其是‘龙骑士’这个话题,切记切记!”

  宁夜听得一头雾水,龙骑士招谁惹谁了,明明真的是很强大很拉风的职业嘛!

  这是歧视啊有木有?

  待人走远之后,朝赏月望着手中的小本本,尤其是后面签上的“道初”这两个字,轻叹了一声,低声自语道:“道初……这还真是个让人无比怀念的名字啊。”

  同时,他也为走在回家路上的宁夜,感到深深的担忧。

  时隔千年后的再相见,那位真龙大人又会如何抉择呢?

  ……

  ……

  踩着被树木和高楼大厦切割得破碎的残夕,宁夜终于快回到了家中。

  虽然是寄人篱下蹭吃蹭喝,但是在他心中,楚家与他自己原本的家无异。

  然而,刚望见楚家豪宅大门的轮廓,他便听到风中传来女儿熟悉的声音,似乎似在与人争辩着什么。

  心忧女儿状况的他,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连忙大步向前跑去。

  “爸爸!”

  见到爸爸回来了,小萝莉一溜烟逃了过来,就像是寻求保护般,整个人怯生生躲在他的身后。

  摸了摸女儿的小脑袋,宁夜抬起头,望向眼前的这名白衣少女。

  秋水为神玉为骨,芙蓉如面柳如眉。

  在见到这白衣少女的容貌后,宁夜的脑中突然浮现出这样的诗句,因为对方实在漂亮得有些不像话,宛若九天之上的玄女,冰山至巅的雪莲。

  有种高贵而圣洁的清冷气质,遗世独立倾国倾城。

  只是让宁夜有些不解的是,见到当自己到来后,这白衣少女面庞流露出刹那既逝的慌乱之色,脚步也下意识地朝后退了小半步,和自己拉开了些许更远的距离。

  似乎……是在惧怕自己?

  可自己,完全不认识她啊,又没有对她做过什么,为什么要这么怕自己呢?

  难道这白衣少女,因为长得太过漂亮,所以有被祸害恐惧症,生怕自己是个禽兽,会对她做出某些不可描述的犯法行为?

  宁夜想了想,好像大概也只有这种解释了。

  “你别怕,我不是什么坏人!”

  他语气诚恳地道,毕竟想要和谐交流,就要先取得对方的信任。

  而听到这局无比熟悉的话话,身为昆吾圣山上真龙大人的龙流昔,一瞬间有些时空错乱之感,仿佛回到了千年前的那个星光璀璨的夏夜。

  那一夜,年龄尚幼贪玩的她,趁着长辈不注意偷溜下昆吾圣山,然后遇到了浑身鲜血,重伤濒死倒在树丛中的“他”。

  当时,两人初次相逢,他第一句说出口的,也是如现在这般相同的话。

  这便是所谓的缘分?

  不是姻缘,而是孽缘的缘。

  而此时,龙流昔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

  现在的她,早已不是当初那个什么都不懂,像是玩具般任人摆布的小女孩了,而是掌握着无匹力量的昆吾圣山之主,世间最后的真龙。

  自己都不需要动用手指,只需一道目光便可将他镇杀,又何须惧怕什么?

  只能说,这千年来,那个男人留给龙流昔的内心阴影,实在太过于浓重。

  而那日所遭遇的羞辱之事,对她而言,就像是一场挥之不去的恐怖梦魇!

  此时的宁夜,突然觉得身体骤然一冷,就像是被浸入万年寒潭之中,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而他也发现,之前好像还有些惧怕自己的白衣少女,此刻就像是换了个人般,画风突变,宛若九天之上俯瞰人间的神袛,无比得高冷而强大,威势压得他连喘口气都觉得艰难。

  “小怜,过来!”

  龙流昔对着躲着宁夜身后的女儿,呼唤道。

  女儿摇了摇头,反而更加努力地朝宁夜的身后躲去,小手紧紧抓着裤腿。

  “小怜,难道你认识这位姐姐么?”

  听到白衣少女的话,身为临时父亲的宁夜也听出了两人似乎认识,于是问道。

  生怕被妈妈带走的女儿连忙摇头,表示坚决否认,准备装作不认识:

  “爸爸,你快保护小怜!小怜完全不认识这个妈妈!”

  果然是不善于撒谎的小萝莉,这不是直接完全暴露了嘛。

  ……妈妈?

  宁夜目光复杂地望着眼前的容貌倾城白衣少女,觉得很是汗颜和愧疚。

  毕竟在先前,小萝莉的母亲在他脑海中的印象,一直是一位五官粗犷肌肉发达,胳臂比大腿还粗的黑帮女汉子大佬形象……这反差,实在也太过巨大了一些!

  现在他也终于能够理解,小萝莉的生父,为何会做出这等霸王硬上弓的禽兽之事了!因为小萝莉母亲,实在是漂亮得引人犯罪啊!

  当然,理解是一回事,但这种霸王硬上弓的违法禽兽行为,还是要强烈谴责痛斥的!

  嗯,这种无耻禽兽,最好就处以弹JJ弹到死的极刑好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