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士 古装言情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第四百一十三章 愿得一人心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千杯不念 5528 2019-09-25 22:50

  “跟我回去吧,女儿还在家里等着我们呢。”

  宁夜伸出手,像是抚摸受伤的小猫咪那般,摸着龙傲娇的脑袋,开口柔声宽慰着。

  若是往常,给他一百个胆子都不敢这样去做。

  可现在,宁夜却能够感受到,褪去了平日里如同盔甲般的强大冰冷后的她,此时是多么得迷惘与无助。尤其是看到她微红的眼眶和眼眸内闪烁的晶莹时,就下意识地去这样做了。

  这种感觉,就像是以前的自己,曾经无数次这样安慰过她。

  事后,等他反应过来,便察觉出了自己有些不对劲。

  仔细想了想,这应该属于前世缓慢觉醒带来的副作用,毕竟千年前与自己相遇的小流昔,可是一只天真烂漫的单纯小萝莉,经常会因为一点伤心事情就忍不住哭鼻子,自己就常常将她抱在怀里,抚摸着她的小脑袋来安慰她。

  一千年,确实太久了啊,当初的爱哭鬼小流昔,已经成长为如今的高冷女王了。

  而被摸了脑袋的龙傲娇,似乎感受到了熟悉的什么,僵硬着身体转过头去,目光复杂地望向宁夜。

  被这目光盯得有些发慌的宁夜,以为是惹得她更加布满了,于是连忙将自己的咸猪手收回。

  “我没事!只是眼睛不小心被风沙迷了!”

  估计也发现自己的这副模样被看到了,她用不容反对的语气,很是认真地解(傲)释(骄)道。

  “嗯嗯!这些沙子实在太可恶了!”

  宁夜从善如流,连忙跟着点头附和,跟着痛斥了这些万恶的沙子。

  至于为何这些沙子竟能够如此神奇,迷了连道器都伤及不到身体的真龙大人的防御,迷了她的双眼,这种神奇的事情估计就只有天知道了。

  “走吧!既然事情解决了,我们可以回去了!”

  也知晓自己这种借口很是蹩脚的龙傲娇,说着便先行往前走,仿若只要她走得够快,尴尬就追不上她。

  “对了!”

  突然,走到一半的龙傲娇,转过身来对着宁夜问道:“宁夜你有没有觉得,我这个其实很自私?”

  “没有!”

  强烈的求生欲,使得宁夜在零点零一秒的功夫就立马反应过来,狠狠摇头,表示否认。

  “是吗?但我自己却觉得,从不喜欢将喜欢东西和别人分享的,的确很自私呢!”

  她话语顿了顿,最后嫣然一笑,又补了一句:

  “……不过不并不讨厌这样的自己,因为本就是一个自私的人!并且我以后,还会这样自私下去!”

  ……

  ……

  另一边,金陵大学的咖啡厅内。

  被大哥交代了留下收拾烂摊子的南宫日天,麻利地从储物戒指里拖出了十多个小皮箱。

  打开,里面一摞摞红得刺目的钞票。

  “大家不要慌,刚刚只是我大嫂闹了些小脾气,这些钱收下作为精神损失费啥的,大家就当做无事发生过!”

  说着,在二哥楚然的帮助下,场中众人一人被分了一箱。

  而见到苦心经营的咖啡厅被毁的咖啡厅老板,原本正处在悲伤失落中,不过下一秒见到面前堆放的五个小皮箱时,则直接晕了过了。

  嗯,幸福地晕了过去。

  有钱任性这个词,仿若专门为南宫日天而造。

  “原本一团乱的局面瞬间就被机智的我收拾了,大哥大嫂知道了也肯定会夸我能干吧!”

  望着眼前弥漫着欢声笑语,一片祥和喜庆的咖啡厅众人,钱多得花不完的南宫日天,面庞上露出的欣慰的笑容。

  “这位姑娘,麻烦你等一等!”

  楚然站出身来,叫住了正欲和青梅竹马男友离开的,那位书生的前世恋人江小姐。

  “请问……有什么事情么?”

  见到这一看就不是好惹存在的少年叫住自己,她有些忐忑地问道。

  刚刚咖啡厅差点坍塌,她就已经知晓这些人应该就是拥有奇异力量的觉醒者,然后又想起看过的一些新闻,一些人在获得了这股力量后,变得无法无天肆意妄为,因此将自己的身体往男友的怀中靠了靠。

  “是这样的,我大哥想要替他的一位故人,送你一些礼物。”

  说着,楚然就从储物戒指内掏出一包东西,塞进了她的怀里。

  在得知了这书生,乃是上古时期跟随在自己身边忠心耿耿的战将后,一向念情的宁夜,也和自己这两位兄弟说了这件事,于是便有了这份礼物。

  礼物里,除了有一些能够使人延年益寿百病不侵的灵丹之外,还有一些能够主动护主的护身法器。

  这些,能够是她和她的男友,平平安安幸幸福福过完这一世。

  “故人?”

  收到礼物的她,嘴中念叨着这两个字,不过并无半分的头绪。

  她自然不知晓,曾有一名书生等待了千年,只为了与她见一面,不久之前,那书生正站在她现在所站的位置,带着释然笑容离开重入轮回。

  在真诚道谢之后,便和男友离开了此地。

  ……

  ……

  入夜。

  头顶星河璀璨,今夜也是神话传说中,牛郎织女一年一度的相会假期。

  正在庭院中与众人一起赏月观星的楚然,突然转过头去,问道:“大哥,话说那书生当年是怎么死的?”

  “被那江小姐的父亲,派人暗中下毒毒死的。”宁夜淡淡地回道。

  “啊!那江小姐知道这件事么?”

  听到楚然这个问题的宁夜,挥手让千年前的往事,化为光幕呈现在众人眼前――

  光幕中,以正妻之身嫁入京城权贵之家的江小姐,已经成为妇人,孕有一儿一女。

  这是她成婚的第六年,这一年那位权贵之子她的夫君,也纳了第十二房小妾。

  同样因为夫家提携,而荣升京城高端的江小姐之父,醉酒后在书房中和心腹说起了当年毒杀书生之事,而此时江小姐正好端着一碗醒酒汤站在门外。

  安静听完的她,什么话都没有说,端着醒酒汤默默退走。

  回到夫家的她,依旧神色如常,像是往常那般以正妻女主人的身份,吩咐着管家家中大小适宜。

  只是夜深人静,独自一人躺在床上的她,抱着被子红了眼眶,无声地哭泣了许久。

  她还是会在每年的七月初七,放上一盏花灯,看着花灯升空,消失在夜幕星河里,一去无回。

  就像是有些人有些事,再也回不来。

  很多年以后,垂垂老矣白发苍苍的她,在病床上咽下了人生最后一口气。

  按照她临死前的嘱咐,子女儿孙在她的棺材内,放上了一盏花灯作为陪葬。

  这也是她,唯一带入棺中的殉葬品。

  “祖母她真的很喜欢花灯呢!”

  在葬礼那一日,小孙女仰着头,望着身为祖母的江小姐的墓碑,如是疑惑不解地小声咕哝道。

  很多秘密与深情,都被掩埋在时光洪流里。

  不动声色,不为人知,成为秘密。

  ……

  庭院中,有美轮美奂的精美花灯,自龙傲娇手中升起。

  花灯缓缓升起,带着其上那一句她亲手所书的心愿,消失在无垠星河。

  那句心愿,是――

  “愿得一人心!”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