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士 武侠仙侠 寒门仙贵

第四百八十章 小男孩

寒门仙贵 蓝白阁 13298 2020-01-13 23:57

  不远处,古砚看到这一幕,由看了看王宫方向,昆木神树上的神火,心中已有了猜测

  当下他与一名玄武骑千骑长道:“不行,我的肚子这会实在是不舒服,我要上个茅厕”

  那千骑长眉头高高皱起,缓缓道:“古砚老弟,这若是让主将大人知道了,你可是吃不了兜着走啊,实在受不了,就拉在马背上吧”

  “这如何能行?”古砚连连摇头,“若是这事传出去,我还如何见人了,雷大哥,我去去就回,你帮我盯一下”

  说完古砚不由分说,从马背上跳了下来,轻手轻脚,消失在雨幕之中

  此时,姬野接过了圣旨,几乎同时,一道金光没入到姬野的体内,他的修为瞬间被封印

  送圣旨的两名朱雀营兵士立刻擒住了姬野,那贾千骑见状瞳孔一缩,厉喝道:“尔等意欲何为?”

  贾千骑声音落下,玄武骑顿时紧张了起来,纷纷抬起了手中的甲式灵器,瞄准了朱雀营的将士们

  为首的将领脸色凝重,驱动坐骑上前,拿出虎符道:“本将奉王令,接管玄武骑”

  如此的情景,在东西南北大营纷纷出现

  守卫京畿的三大营,皆落入朱雀营的手中

  朝廷的重臣纷纷被请到了王宫之中,而此时,王宫之内,大半的建筑都被夷为平地,唯有文王上朝的大殿内,还算完好无损

  文武百官纷纷踏入大殿内,开始议论纷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不是说王上病重么,这个时候上朝,难道是要料理后事了?”

  “嘘嘘……这种话怎么能随便说,不怕被人听见杀头啊”

  “外面的殿宇是怎么回事,怎么大半都倒塌了?”

  “老夫的感知要高一些,就在不久前,感受到了一个强大的力量涌入空中,那好像是昆木神树的力量”

  “昆木神树的力量?难怪我们家府邸一阵摇动,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别瞎猜了,一会就知道了”

  “肃静!”这时大监的声音响起

  百官这才安静下来,同时在大监的搀扶下,兰妃缓缓走到大殿上,坐在了王位旁边

  兰妃出现在这里,百官心中大惊

  “兰妃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啊”

  “还有,王上呢?为什么兰妃出现了,王上却并未出现?”

  “为什么今天大将军也不在?”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众百官再度议论了起来

  看着眼前的众人,大监再度开口道:“肃静,下面由本监释放先王遗诏”

  此时,大监走到王位旁,将一件灵宝放在了王位上

  四周景色变动,文王的身影显在众人的面前

  此时文王穿着龙袍,正襟危坐,目视着下方百官

  文王缓缓道:“诸位卿家,如果你们看到这份遗诏,便是说,本王已驾崩了,也就是死了”

  “诶,本王回想在位这近百年,倒也算是做了点事情”

  “镇压叛乱,南驱蛮妖,被击戎族,将大曌治理的也算是风调雨顺,算是于国有功吧”

  “可是,本王这辈子却也做了许多的错事,别的就不说了,就单说近十几年,本王却是有些老糊涂了,纵容大王子姜烈借南击蛮荒之际,夺得大曌军权”

  “这短短是十年的时间,弄得我大曌百姓苦不堪言,而击杀蛮妖所得,却大半都给了太上宗”

  “他这是在损我大曌的根基,为他行篡逆之事啊!”

  “本王给过他机会,希望他能迷途知返,可是事与愿违,他非但不知悔过而且变本加厉,错上加错”

  “所以,本王决定亲手除去大王子姜烈,由太子姜玄继任新王,兰妃垂帘听政,由田奉田相国,兵部尚书姬远玄,太子太傅薛文礼,为辅政大臣,统领国政”

  “望诸位爱卿,同心协力,共铸新朝”

  “微臣,领旨谢恩”此时田奉率先跪下,扣头接旨

  兵部尚书姬远玄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成为新朝三位辅政大臣之一

  他一直以来都是大王子的人啊,一直以来他都是跟太子对这干的人呢,难道王上不知道?

  这可能么?

  这绝对不可能,可为什么,文王临死之际,还要让他当新朝的辅政大臣?

  兵部尚书姬远玄心神激荡,直到身旁的一名老臣拉了拉他,他这才反应过来,慌忙下跪道:“微臣姬远玄,领旨,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太子太傅也是太子一党,此时也跪下道:“老臣领旨”

  “三位爱卿,平身吧”文王缓缓开口,继而又开始咳嗽了起来,“咳咳咳……”

  新朝的三位重臣都缓缓战了起来,整个朝堂之上,顿时议论了起来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新朝,这就要新朝了?”

  “三位辅政大臣,田相是其中之一这无可厚非,太子太傅秦老太傅成为辅政大臣之一也可以理解,怎么第三位辅政大臣,却是姬远玄这个区区的兵部尚书?”

  “我们可是听说,这姬远玄乃是大王子的左膀右臂,难道,姬远玄非是大王子一党,而是太子一党的?”

  “这个,可真不好说啊,方才文王说亲手斩杀大王子,如今大王子不再朝上,只怕大王子已故去了”

  很快,文王宣布了一系列的事宜,最要紧的一件事,便是迎接太子回归国都,继承大统

  半日后,一切事宜完毕

  为了不引起民众的恐慌,王庭上下秘不发丧

  姬远玄回到家里,仍觉这一天好像是做梦一般,他现在就成为了新朝的辅政大臣

  如此的权力,与当今的相国别无二致

  此时此刻,尚书府外足足站了几百人,都是来恭贺姬远玄的

  这些人中,一部分的官位曾经都比姬远玄大,但如今姬远玄一飞冲天,身居高位,这些人都开始来讨好这个新朝重臣

  不过对于这些人,姬远玄却是一个都没有见

  便在此时,忽然有府兵来报:“大人,大将军府文老求见”

  听到这里,姬远玄浑身一震,脸色肃穆道:“他带了多少人”

  “只一人”那府兵道

  姬远玄闻言稍微了松了口气,随后缓缓道:“将他引到偏殿”

  姬远玄目光连闪,心中思忖着:“大王子到底死了没有?”

  “如果大王子已死,那自己做新朝的辅政大臣,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但如果大王子没有死,整个大曌的军队,大半还受大王子的节制,到时候他若起兵造反,整个王城只怕都要被夷为平地”

  “正好可以从这个老东西这里探探口风”

  想罢,姬远玄走到偏殿,看到文老后,姬远玄一脸惶恐的模样,连忙上前,弯腰道:“文老,您老怎么亲自来了?您若是有事吩咐,随便遣个下人来吩咐一声就是了”

  文老缓缓转头,那双充满智慧的眼眸看着姬远玄,忽而缓缓一笑道:“远玄呐!不,现在应该是新朝的辅政大臣”

  “老奴,见过姬大人”说着文老便要弯腰下跪

  姬远玄连忙阻止文老,道:“文老,您这是干什么,您乃是大王子的授业恩师,是我主子的恩师,就是远玄的主子,您这样做,不是让小子折寿么?”

  文老也就势站了起来,看着姬远玄缓缓道:“不敢当,万万不敢当,如今姬大人一飞冲天,成为新朝辅政大臣,手握大权,一语便能定老奴的生死”

  姬远玄慌忙道:“文老,这是老王上的奸计,他想要分化我们啊,您老也万万不能上当啊!”

  “文老,姬远玄对天盟誓,姬远玄仍旧效忠大王子,只要大王子振臂一呼,姬远玄必定跟从,文老,大王子何在,快快让去会见大王子,此时正是拿下王城的最好时机啊”

  姬远玄一边说着,一边盯着文老的双眸

  文老双眸渊深若海,看不到半点的情绪波动,过了片刻文老忽然道:“远玄那,看来你对大王子还是忠心耿耿的啊”

  “不过,大王子此刻身受重伤,我已秘密命人将其送往太上宗救治,这段时间,你便好生做新朝的重臣,同时找机会,杀死田奉”文老说着转身离去

  姬远玄颔首道:“微臣领命”

  转眼,文老的身影消失得无影无踪,姬远玄缓缓直起了身子,双眸精光连闪

  过不多时,姬远玄缓缓道:“来人呐!”

  一名府兵上前来,只听姬远玄吩咐道:“传令下去,尚书府增加两倍守卫,另外你即刻前往家族,务必让家族里派遣筑基后期的高手,守护尚书府”

  那府兵快速离去,姬远玄嘴角微微翘起,看来,大王子八成是死了,不过小心驶得万年船,这段时间,还是不宜有所动作

  此时此刻,一动不如一静,任凭这大曌风起云涌,他尚书府只要不轻举妄动,便能安如磐石

  “那个老东西让他杀田奉,他岂会那么愚蠢?”姬远玄知道这个老东西能调动血影卫,需要谨慎防范才是

  大将军府,又一队朱雀营骑兵将之团团围住

  火红的光芒从每一个朱雀营骑兵的胸前的朱雀胸章散发出来,凝成一朱雀大阵,将整个将军府牢牢罩住

  领队的朱雀营骑兵将官是一个满脸大胡子,周身满是赤红战甲的大汉

  大汉手中紧握着一杆碗口粗细的长枪,声如洪钟:“奉王上命,捉拿叛逆”

  “兄弟们,杀啊,定要保住大将军的骨血”将军府的府兵与大将军的一众心腹举起了长刀冲向了朱雀营

  一时间,刀光与血光交织,喊杀声阵阵

  往城外,文老拉着两个孩子,伛偻着身子,慢慢朝着远方走去

  “文老,我们这是去哪啊?”那个小男孩问道

  文老回头看了一眼王城,便见那巨大的昆木树上撞击出道道的绚丽的光芒

  文老将头缓缓调了回来,与那个小男孩道:“少主啊,如果有人问起,你就说老奴是您的爷爷,您是我的孙儿,记住了吗?”

  小男孩点了点头,随后道:“文爷爷一直都是我的爷爷,文爷爷,我父王呢?”

  文老闻言叹息了一声,他悔不当初,如果当时他竭力劝阻大将军,不让大将军入宫,此时此刻他们也不会落到这般田径

  可有谁又能想到,文王竟然肯舍自己的性命也要将大将军的命

  文王不愧为一代君王,这份隐忍与魄力,让人佩服啊

  大将军身死,其子年幼,这个时候,将军府一片散沙,怕是只有被蚕食的下场了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便是带着大将军的骨血,离开王城,去往靠近蛮荒的两个城,哪里便是他的根基,重整大将军旧部

  文老将目光投向了远方,却见天空之中飞过数道流光,方向正是朝着蛮荒

  文老心知,此去蛮荒,只怕没有那么容易啊

  哒哒哒!

  一队骑兵由远及近,疾驰而来

  看到一老两少便停了下来,为首的一名朱雀营什长喝道:“站住”

  这一声大喝吓得那个小女孩紧紧抱住了文老的大腿,躲在文老身后,偷偷看着朱雀营那什长

  不过小男孩却是不惧,睁着大眼睛瞧着大朱雀营的什长

  文老心中一惊,急忙拉过小男孩,传音入耳,教小男孩怎么做

  小男孩却是不愿,看着那什长冷哼道:“干嘛挡住我们的路,找死吗?”

  文老大惊,急忙一扯小男孩,一个嘴巴就扇了过去,怒道:“你个小杂种,怎么跟军爷说话呢?”

  挨了文老一巴掌,小男孩直接被打懵了,扑通一声,摔在泥泞的地面上

  文老也不管小男孩,连忙与那朱雀营的骑兵道:“几位军爷,小孩子不懂礼数,还请两位军爷放过他一条小命”

  那朱雀营的骑兵也不理会跳了下来,将小男孩翻了过来

  雨水冲刷着小男孩的脸颊,那张稚嫩的脸颊露了出来

  朱雀营的什长取出一个画像,对比了一下,微微皱起了眉头

  “头,是不是?”其身后一个朱雀营兵士道

  什长看向文老问道:“这大雨滂沱,你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是要做什么去?”

  文老拱了拱手,随后轻咳一声:“诶,这也是没法子的事儿,在王城活不下去了,准备离开王城去乡下讨生活,可谁曾想,这暴雨骤然从天将,我们也是半点准备都没有啊,咳咳!”

  “军爷,能否劳烦您稍我们一程?”文老缓缓道

  “呵……这个老不死的倒是回想,稍你们一程,我们不要做事啊?”

  朱雀营什长闻言这才将小男孩扔下,飞身到了烈焰豹的背上,朝着远方搜寻过去

  “我们走”那什长一声令下,带着其余九名朱雀营的骑兵驰向远方

  待得朱雀营的人走开,文老这才将小男孩扶了起来,弄醒了小男孩

  文老扑通一声跪在小男孩的身前道:“少将军,老奴方才是不得已而为之,还请少将军降罪”

  小男孩看着文老,攥紧了拳头,最后轻哼一声,朝着远方走去

  文老拉着小女孩急忙跟上小男孩的脚步

  文老观察着小男孩的一举一动,心中叹道:“不愧是大将军的儿子,这个脾气,跟大将军如此的相似”

  雨幕中,一老两小在大雨中迤逦而行

  阿嚏!

  小女孩年纪很小,受不住这风雨的侵袭,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文老见了心中甚是心疼,不过在此危急时刻,他却不敢给两个娃儿输入半点的灵力

  小男孩将自己的身上的衣服披在了妹妹的头上,帮妹妹挡雨,而他则持着上半身,在雨水中淋着

  “哥哥,我不冷,你穿”小女孩脆脆地说

  “你哥哥我可是堂堂男子汉,这雨水刚好让我历练历练”说着小男孩一拍自己的胸膛

  阿嚏!

  小男孩一时没忍住,打了一个喷嚏

  文老见状摸了摸自己的须髯,对小男孩的表面很是满意

  不过,他却不能让两个少主子这么淋着

  “驾!”这时远处传来一声咆哮声

  文老看去,便见一辆马车陷到了泥泞里,赶车的车夫怎么赶车那马匹就是无法离开泥泞

  文老看了一眼马车,心中一动,上前道:“小兄弟,需要帮忙么?”

  “走开走开,没看我正忙着呢吗?”那个赶车的伙计,擦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用鞭子用力抽着那鹿蜀兽

  “该死的,早晨出门的还是好好的,怎么现在就下起了大雨?”那个伙计骂骂咧咧地

  这时文老缓缓道:“小兄弟,你这么驱赶是赶不出的”

  那车夫看了一眼文老,冷笑道:“我说你这个该死的老头子,不是让你滚了么”

  一旁的小男孩见状怒道:“该死的狗奴才,你怎么说话呢?”

  那车夫闻言一怒,扬起了鞭子,就要抽向小男孩,这时,一旁的雨幕中的一个撑伞的妇人道:“李三,住手”

  那叫李三的车夫这才停下手,妇人看了看老头又看了看小男孩,嘴角浮现了一丝笑意,随后与文老道:“老人家,您可有什么法子让这车从泥潭中出来?”

  文老微微行礼,随后缓缓道:“倒是可以试一试,不知车上可是有绳索?”

  “李三,我们随行可带了绳索?”妇人问道

  李三看了一眼文老,随后缓缓道“回夫人,有的”

  “取来”夫人道

  夫人身旁还有个扎着小辫子的小女孩,此时一双大眼睛正好奇地瞧着小男孩

  小男孩见状瞪了一眼扎辫子的小女孩,恶狠狠地道:“看什么看?”

  这扎鞭子的小女孩闻言杏眼圆睁,掐着腰脆脆道:“我在看落汤鸡啊”

  “你,你说谁是落汤鸡?”小男孩怒道

  “就是你啊,你看看你这个德行,头发湿漉漉的,连衣服都没有了,你不仅是一只落汤鸡,更是一只没有毛的落汤鸡,没有毛的落汤鸡,哈哈哈哈”小女孩拍着手,冲着小男孩讥讽着

  “你……你……你放肆”小男孩大怒

  小女孩冲着小男孩做着鬼脸,小男孩越是发怒,他越是兴奋,指着小男孩调笑道:“明明是一只没有毛的落汤鸡,还这么凶,略略略”

  妇人闻言轻斥道:“月儿不得无礼”

  妇人细细看了小男孩,观其眉宇,见其谈吐不似寻常人家孩子,不过又看了看小男孩赤着的膀子,又看了看一旁小女孩头上搭着的衣服,妇人对小男孩多了几分好感

  这时李三走了过来,将绳索拿了过来

  “李三,把绳索给老人家吧”妇人道

  “喏,拿着吧”李三轻哼一声道

  “多谢”文老恭敬地接过了绳索

  随后他从道路开始折树枝

  文老气虚体弱,折得十分费劲,妇人见状吩咐道:“李三,你去帮一下”

  李三嘟囔了一句,最后不得不去帮忙

  李三抽出了一柄长剑,看是砍着树木

  不一会砍掉了不少的枝丫,文老道:“小兄弟,劳烦您将每个树枝都砍成一尺长短”

  “老东西,搞什么鬼”李三骂咧着说

  “李三,按照老人家说的做吧”妇人道

  李三轻哼了一声,又开始砍了起来,一边砍,一边骂咧着

  不多时,一节节的木棍砍好了,文老将这些木棍用绳索都固定在车轮上,整个车轮看去便粗了三四倍

  “小兄弟,再试试吧”文老笑道

  “这能行?”李三皱起了眉头,不过一扬鞭,鹿蜀兽一声长嘶,那马车果真便从淤泥里行了出来

  在淤泥里行走,如在干陆上行走没有太大的区别

  “车出来了出来了”小女孩拍手喊着好

  妇人上前恭声道:“老人家多谢了,若非您,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您真是以为充满智慧的人”

  文老呵呵笑道:“夫人客气了,小老头也没什么本事,就经历的事多了些而已”

  妇人含笑道:“老人家,上车吧,不要在雨水中淋了”

  “这……”文老一阵迟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