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士 武侠仙侠 寒门仙贵

第四百七十九章 下场

寒门仙贵 蓝白阁 14059 2020-01-13 23:57

  澎湃的灵力从武老的体内再度涌出,终于将这神器镇国玉玺镇压

  镇国玉玺上的四条金龙纹安稳了下来,那巴掌大小的玉玺也飞向了武老的手中

  大王子见状眼中大喜,急忙道:“武老,快将镇国玉玺给我,给我”

  大王子紧紧盯着那镇国玉玺,却见武老手掌一翻,那镇国玉玺被他收入了乾坤袋

  “武老,你?”大王子一脸的难看

  武老运转功法,以金光凝聚出半边身子,随后与大王子缓缓道:“大王子,老夫护住你的性命,你应该感到满意了”

  “至于这镇国玉玺,在您的手上只是祸患,唯有在我太上宗的手中,才能发挥出他的威力”武老缓缓道

  “武老,你,当初你不是这么说的,你说的是会助我成为大曌的王,而我,也会效命与太上宗”大王子急忙道

  “老夫确实如此说过,而且老夫也会继续扶持大王子成为大曌的王,老夫绝不会食言”武老道

  “可是,可是没有镇国玉玺,我如何能成为大曌的王,镇国玉玺,乃是大曌的象征”大王子脸色难看道

  “呵呵呵,大王子,玉玺在老夫手中也是一样,只要您想要用,只管与老夫说一声便是”武老呵呵笑道

  大王子闻言脸色一阵难看,他怎么都没想到,这个之前对他无比忠诚的武老,此刻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

  原来,他一直以来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神器镇国玉玺,他真是瞎了眼了

  武老没有再与大王子纠缠什么,而是看向文王缓缓,叹道:“白云苍狗,世事变换,当年的幼童,如今已是垂垂老朽”

  “文王,说吧,还有何遗愿未了,只要合理,老夫可以为你完成,以了断你与老夫只见的缘果”武老缓缓道

  “咳……”文王吐出了一口鲜血,终于缓缓开口道:“放,放过我的族人”

  “武老,不能答应他”大王子脸色难看道

  武老也缓缓道:“文王,你只有一条命”

  “但……本……本王……毕竟是王”文王虚弱道

  “诶,叹世凡夫不悟空,凡人的王又能如何,终究免不了化作一抔黄土,在老夫的眼中,王与凡人无异,与蝼蚁无异”

  “你说出那个人的名字吧”武老缓缓道

  “本……本王,竟……竟也是蝼蚁么?”文王看着武老,此时武老周身血肉开始再度长了出来,其身上的金光缓缓收敛

  文王见状终于缓缓道:“姜烈,你杀了他,如此,你与本王之间的因果,便断了”

  “武老,你可万万不能听他的”大王子大惊失色

  武老眉头皱起,看着文王道:“换一个吧,你应该有想救的人”

  文王喘息了几口气,看着武老嘴角忽然露出了一丝笑意

  “嗯?”武老眉头皱起,他不明白,这个时候,文王还有什么好笑的

  “老东西,你的修为怕是将入元婴了吧”文王说着,缓缓抬起了自己的手臂

  武老见状,将大王子挡在了身后,凝眸看向了文王

  下一刻,文王抬起了手,运足了灵力,一张震碎了自己的心脉

  一缕黑血从文王的口中发出,但文王的脸上却仍带着一丝笑意

  “老东西,知道大曌是以何立国么?”文王心脉一断,脸上浮现了不健康的潮红,他的生命气息开始快速从体表散出

  “文王,大曌以何立国,老夫并不感兴趣,还是让老夫送你一程吧”武老念起了往生咒,渡文王入轮回

  文王那双眼眸里一点的光芒,开始快速消散,他的声音越来越:“本……本王在阴间,等……你……们……”

  终于,文王的生机完全消失,可就在文王的最后一缕生机消失时,整座王宫开始剧烈颤抖了起来

  王宫内的地面上,涌现了一缕赤红的火焰

  其中一缕火焰蹿上了武老的衣服,瞬间将武老的灵衣烧得干干净净

  这一缕红色火焰的威力极为强大,附着在武老的身体上,灼烧着武老的肉体与灵魂

  一种强烈的灼痛涌入心头,武老大惊失色,惊呼道:“竟然是神火”

  武老以自己的全力催动着金光神咒,以他炼出的金光对抗这种神火

  这一缕小小的火苗,终于是被他驱逐,然而第二缕、第三缕、第四缕……一时之间,万千缕这种赤红的神火从王宫表面蹿出,扑向了大王子与武老

  武老大惊失色,一只手抓住了大王子,朝着天空飞去

  武老掌中红玉古剑遥指苍穹,一股极为雄浑的力量于半空凝聚

  强大的灵力注入到掌中红玉古剑,一种玄奥的力量散发出来,苍穹墨云中,那蛰伏的强大力量,终于化作神霄天雷,降落了下来

  神霄天雷,乃是引雷咒能引下的威力极大的天雷

  神霄天雷,传说曾有七彩神霄天雷

  一彩神霄天雷,便可轻易灭杀筑基以下的修士

  二彩神霄天雷,可以轻易灭杀金丹以下的修士

  三彩神霄天雷,可以轻易灭杀元婴以下的修士

  而四彩神霄天雷,可以灭杀元婴期的修士

  武老凭借自己无限接近元婴的修为,引来了四彩神霄天雷

  便见,天空中红、紫、蓝、绿四色的雷霆宛若四色的彩带,从天空之巅,那云层之中降落了下来,最后狠狠轰在了那大阵之上

  轰!

  一阵开天一般的巨响响起

  护着王宫的大阵一阵猛烈的颤抖,紧跟着这大阵,如水泡一般破碎了,四彩的神霄天雷,继续降落了下来,击在了那红玉状的古剑之上

  武老的周身陡然散发出了四色的神霄天雷的雷芒,化作了雷衣,将他的身体牢牢包裹

  武老牢牢护着大王子,此时下方的神火已扑了上来,将两人吞噬

  噼啪噼啪!

  阵阵炒豆子般的声音传来

  赤红的火焰组成的洪流冲击着武老,冲向了高空

  武老的雷衣被火焰冲击得破碎开来,他的乾坤袋也被这神火烧出了一个大窟窿,乾坤袋的宝物化作一道道光芒,射向了四方

  这冲天而起的火焰,乌云化作了一阵暴雨,降落了下来

  轰隆隆!

  雷霆闪烁,暴雨连绵

  远处,一道流光朝着远方射去,狠狠砸在了地面上

  砰!

  一声巨响,泥泞的地面里,被砸出了一个深深的大坑

  过不多时,一道身影从深坑之中爬了出来,正是大王子

  哗哗哗!

  大雨洒在大王子的头顶,顺着他的发丝脸颊流淌了下来

  咳……哇……

  大王子吐出了一口鲜血

  然而他的鲜血刚一离开体内就燃了起来,形成一个赤红的火焰

  雨水打在这赤红火焰上,竟不能将这火焰熄灭

  大王子神色痛苦,此时他五内俱焚,痛苦不已

  那是昆木神树孕育的神火,他没有想到,那个老不死的,竟然引动了那神树的神火

  被神火侵入体内,哪怕只是一丝一毫的神火,都不是他能抵挡的

  若是他们此刻身在太上宗,或许有办法救他的性命

  只是,那样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太上宗会救他么?

  “咳咳咳……”又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

  武老缓缓从土坑中爬了出来,他的伤势要比大王子还要重上许多

  他的体表都燃烧着赤红的火焰

  武老强行运转金光咒,想要用金光咒压制着神火,但是那神火十分霸道,加上此刻他周身的火焰实在浓郁,已开始以其精血为柴薪燃烧,这根本是不是寻常方法能够熄灭的

  武老面色一阵扭曲,仰天长叹:“难道,老夫这一劫,注定是过不去了么?”

  便在此时,天际一道光芒射来,一道人人影射来,转眼落在了两人的面前

  来人是个孩子,个头不过四尺高,穿着一身的天蓝色的道袍,那道袍上泛着阵阵的蓝色的光晕

  而在这个小孩子的周围,散发着淡淡的蔚蓝的水汽

  这个小孩一头乌发的发丝盘成发髻,用发冠束缚着,一张面孔十分白皙细腻,一双眼眸漆黑明亮,闪着点点的光芒

  在那双眼眸中,仿佛闪耀着万千的星辰一般

  看到来这个小孩,武老双眸浮现一丝狂喜之色,“师叔,您怎么会在这?”

  这小孩不是别人,正是武老的师叔,太上宗的副宗主

  小孩什么也没说,手一挥,一道水汽将武老卷起,随后带着武老飞向了天际,消失不见

  “带我走,也带我走啊”大王子冲着天际拼命大喊着

  然而天际拿到流光早已消失不见,唯有豆大的雨点不断砸落

  “该死的,该死的太上宗,该死的老不死的,见死不救,你们见死不救”大王子拼命大吼着

  驾!驾!

  雨幕中,一队骑兵催打着战马

  哒哒哒!

  马蹄踩着积水与地面,朝着这个方向冲了过来,发出阵阵的轰隆声

  “大人,方才我们清楚察觉到,那两道人影,就是朝着这个方向来的”其中一名披着雨衣的骑兵道

  “追”为首之人催动坐下骑兵

  不多时,这一队骑兵已便冲到了大坑附近

  随着这一队骑兵越来越近,大王子也听到了声音,他心头一喜,是自己的人察觉异样来救自己了么?

  他朝着骑兵来的方向看去,不多时,那一道道人影已浮现在他的眼前

  见到这群人,大王子的脸色顿时一变,竟然是,马匪

  雷芒闪耀,照亮了这群人的面孔

  这些人披着雨衣,雨衣下是一张张狰狞的面孔

  他们身上的衣服也是五花八门,兵器都是弯刀,这是芒砀匪寇惯用的兵刃

  吁!

  为首的匪寇扯住了缰绳,那第一时间,为首匪寇的瞳孔便是一缩,惊呼道:“大王子?”

  大王子并不认得眼前的匪头,他勉强站起了身子,凝视着这些马匪,心中又惊又怒

  “这些人,怎么会认得自己?”

  大王子强忍着五内俱焚的剧痛,开口道:“你们,认错人了”

  大王子说着,握紧了拳头

  大王子的声音落下,一时间,这里陷入了一阵沉寂当中

  唯有雨声阵阵,击打在地面,发出噼啪噼啪的声响

  短暂的沉寂过后,为首的匪徒忽然发出一阵哈哈的大笑:“真是没想到啊,真是万万也想不到啊,堂堂大曌的大王子,未来大曌的王,如今却落得如此下场,哈哈哈,上天真是待我不薄啊,大哥,二哥,三哥、四哥,五哥,小六今天给你们报仇了”

  “兄弟们,眼前这个人就是屠杀我们兄弟姐妹的大曌的大王子,今天,我们报仇的时候到了,兄弟们,冲啊,杀了这个大曌的大王子”匪首怒吼一声,率先冲了上去

  “杀啊!”

  “杀啊!”

  一众马匪大喊着,挥舞着手中的弯刀冲了上去

  大王子咬紧牙关,一掌轰向那匪首

  大王子此刻重伤在身,一身的修为降到了筑基初期,不过仍不是匪首所能比的

  匪首十分滑头,身子下移,躲开了这一掌

  然其身后的马匪却是倒了霉,直接被大王子这一掌击得四分五裂,鲜血四溅

  但匪首的弯刀同时砍向大王子的后背

  哧!

  一声轻响,匪首的弯刀划破了大王子的皮肤

  大王子的鲜血顿时流淌了下来

  鲜红的血液燃着赤红的火焰,灼烧着大王子的身体

  匪首一个翻身,落到了马背上,扯着缰绳,调转了马头,看着此时的大王子的模样,眼中露出快意的笑容

  “哈哈哈,真是老天祝我啊,兄弟们,不要让这个大王子被烧死了,我们要亲手砍掉他的头颅,给兄弟姐妹们报仇”匪首说着,再度冲杀了过去

  大王子此时又挨了一刀,周身被火焰烧着,意识已开始模糊起来

  他挥舞着双手,不断将灵力注入双手,拍向四周的马匪

  这些马匪都没有太深的修为,大多数练气境都不到,不多时,便被大王子击伤击杀十余人

  不过为首的马匪终于瞧准了机会,一刀砍向了大王子的头颅

  不远处的高岗上,一队红色的骑兵正伫立着

  这些骑兵骑着的并非是鹿蜀兽,而是一种极为罕见的蛮兽,烈焰豹

  这些烈焰豹每一只都有一丈五左右,都是成年的烈焰豹

  这些烈焰豹,每一只都有相当于居士的修为

  而在这些烈焰豹的身上,是一名名兵士

  这些兵士,穿着赤红的火甲,胸口有着佩戴着朱雀章

  眼前这一队五百人的骑兵,正是大曌闻名天下的朱雀营

  这些人在大雨中一动不动,一双双眼眸凝视着前方

  这一队朱雀营前方,领队的将领与身旁的一名老者道:“相爷,难道,我们就这么看着么?”

  这老者,正是田相,田奉

  田奉看着不远处的正在雨中搏杀的大王子,什么都没有说

  大王子杀戮一声,在他看来,这样的结局,很适合他

  大王子此时神智已不清,没有躲开匪首那一刀,整个头颅都被斩了下来

  高岗上,朱雀营的将领看着这一幕,叹息了一声,“堂堂一国的大王子,大将军,竟然死在匪寇的手中”

  “都杀了吧”田相的声音缓缓响起

  朱雀营的将领抽出了一柄腰刀,高高举起,随后朝着那一众匪徒指了过去,喊道:“杀!”

  金戈铁甲,杀气纵横

  轰隆隆!

  五百人的朱雀营组成了朱雀小阵分出了五十人,如一道火焰洪流扑向马匪

  马匪听见轰隆声,纷纷回头看去,便见高岗之上,一只只烈焰豹冲了下来

  单是这些烈焰豹每一只都有一丈五,身长接近三个人的身高,恐怖骇人

  马匪坐下的鹿蜀兽察觉到烈焰豹身上散发出的气势,顿时都惊慌了起来,连带着马匪都跟着慌乱了起来

  “不要乱,不要乱,迎敌”为首的马匪知道,如果此时乱了,会被这一队恐怖的骑兵蚕食至死

  数百的马匪终于稳了下来,马匪的匪首倒是悍勇,指挥着数百的马匪,朝着朱雀营冲了过去

  “杀啊”

  轰隆隆!

  两方人马眼看着要对撞到了一起,五十名朱雀营兵士的身上亮起了道道的红光

  这些红光连在一起,在朱雀营兵士头顶上凝成了一只红色火鸟,朝着下方的马匪扑了过去

  一时间,前方尽皆被火焰笼罩

  啊!

  一声声惨叫传来,马匪纷纷落马,五十名朱雀营的骑兵冲过去,掌中长枪投出,又击落数十马匪,随后抽出了腰刀,开始劈砍

  只是一波攻击,这数百马匪便被杀得干干净净,而朱雀营,一人未伤

  五十朱雀营骑兵绕了一个大圈,最后停在了大王子的尸首前

  哒哒……哒哒

  田相骑着烈焰豹,到了大王子面前

  看着下方的还在被神火燃烧的尸体,田相从烈焰豹上跳了下来,微微鞠躬道:“大王子走好,老臣亲自送您一程”

  说完,田相端坐在雨水中,开始念诵往生咒

  田相诵读九遍后,大王子的尸体已烧得干干净净,只剩了骨灰融入雨水当中,流小溪,汇入江河,流经大曌的这一片土地

  念诵过后,田相翻身跳起落在烈焰豹的背部,高声道:“虽本相,回归王城”

  五百朱雀营骑兵护送着田相,朝着王城驰去

  此时护住王庭的大阵已然破掉,王城受到了震动,不少的房屋倒塌,引起了王城居民的恐慌

  然一队队的守城兵士在大街上巡逻着,防止一些人趁机祸乱王城

  在五百朱雀营的护卫下,田相回到了王城,来到了王宫,发王令,召众将领与一些王庭大臣,宣读先王遗诏

  一队队朱雀营兵士被派到各个府邸,将那些臣宫请到王宫内

  尚书府邸,五百人的朱雀营骑队将尚书府围得水泄不通

  为首的朱雀营将领是筑基中期的修为,在整个朱雀阵的加持下,他的修为可以达到筑基大圆满

  “兵部尚书姬远玄接旨”这名将领高声道

  不多时,兵部尚书府衙内冲出一队兵士,紧随着兵部尚书姬远玄大步走了出来

  他看了一眼这五百朱雀营兵士,虽心有不甘,但仍旧跪下道:“臣,姬远玄接旨”

  “奉天承运……命兵部尚书姬远玄,将兵符交与传旨之人,并且即可入宫,钦此,姬尚书,接旨吧”那为首的将军道

  “臣,姬远玄领旨”姬远玄低头叩拜,双手接过圣旨

  接在他接过圣旨时,圣旨中散出一道金光,射入了姬远玄的体内

  两名朱雀营的骑兵立刻上前拿住了姬远玄

  尚书府府兵见状立刻要冲上前来,姬远玄大喝一声:“尔等好生守护府衙”

  尚书府府兵这才没有动,为首的将领道:“尚书大人,您的兵符请交给末将”

  姬远玄虽心中不甘,却也只能交出来

  这将领拿到兵符后,迅速朝着王畿右戍卫,玄武骑大营而去,持着圣旨与兵符道:“右戍卫偏将姬野接旨”

  此刻姬野一身戎装,三千玄武骑列成巨大的方阵,横陈在王畿城外的平原上

  大雨滂沱,不断砸在玄武骑兵士的铠甲与战骑上

  雨水顺着他们的头盔流入衣领内,流入靴筒中

  四周的天气冰寒,很快,这些雨水变会化作寒冰

  三千余玄武骑静静的列在山岗之上,没有一丝的杂音

  姬野看着眼前的五百朱雀营

  这五百朱雀营气势沉稳,每一人的修为都是极高的

  而且为首的将领,更是筑基中期的修为,加上朱雀阵的加持,若他有大意,便将被擒住

  姬野没有轻举妄动,只是缓缓道:“微臣身披戎装,难以下马,还请见谅,便宣读圣旨吧!”

  那将领微微眯起眼眸,命令展开圣旨,高声道:“奉天承运……旨意到之日,命姬野前往王宫面圣,姬将军,接旨吧”

  两名朱雀营的兵士将圣旨卷好,递向了姬野

  姬野看了看两人,最后催动坐骑,上前接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