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士 其他 狐妖重生在五零

051 警告

狐妖重生在五零 小王胡公子 5789 2019-12-01 02:26

  龙佩林见唐阮阮笑而不语,眼中划过一丝失望。

  “丫头,说吧,你今天来到底要做什么?”

  龙佩林的语气已经不想之前那样的温和,身子有些严厉。

  “晚辈这次来找您,是有一件事情相求,请您帮我调查一个人。”

  唐阮阮放下茶杯说道。

  “哦?谁?”

  龙佩林眯起眼睛问道。

  “董天桥。”

  唐阮阮一说出董天桥的名字,龙佩林一双眼睛就定定的看着唐阮阮。

  “董天桥,你可知他是什么人?”

  龙佩林缓缓问道。

  “晚辈自然知道。”唐阮阮不卑不亢道。

  “你可知道他是这红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物,虽然他已经去世,但是他儿子董卓鲲亦不可小觑。”

  龙佩林继续说道。

  “若是普通人,那么晚辈也没有必要来找您了不是吗?”

  唐阮阮微微一笑说道。

  言语之间拍了龙佩林一个马屁。

  龙佩林闻言脸上也有了几分笑模样,他继续说道:“既然知道,你还来找我,看来你这丫头胆子也不小啊。”

  “我父亲从小就教育我吃得苦,冒得险,思周全。”

  唐阮阮道。

  龙佩林看着她,许久都没有说话。

  “罢了,看在你父亲的份儿上,我就帮你这一次。”

  龙佩林一叹气说道,“只是董天桥也已经去世多年了,,能不能查到你想要的,我也不敢保证。”

  “只要三爷您出手,还有什么是查不到的呢。”唐阮阮忙说道,“此番多谢三爷出手相助,晚辈必有重谢。”

  龙佩林闻言眼睛看到了桌上的花雕酒上,道:“我看这酒就很好。”

  “如果前辈喜欢,晚辈哪里还有一些,下次给您送来。”

  龙佩林微微点头没有在说话。

  张允德躬身伸手做出请的姿势来。

  唐阮阮也没有不识趣的继续打扰下去。

  ……………………

  “怎么样?他没有为难你吧?”

  看到唐阮阮从龙宅出来,叶淮生忙走上开问道。

  唐阮阮展开双臂给他看了看,道:“你看我像是被人为难了的样子吗?”

  “你还有心情开玩笑。”叶淮生伸手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道,“你知不知道你一进去我就后悔了,,不应该让你一个人进去的,就算要进去,也该是我进去。”

  “我才是我爸爸的女儿,你进去了这个龙三爷还不定给你面子呢。”

  唐阮阮嗔怪道。

  “我就说我是岳父的女婿,怎么会不给面子呢。”

  叶淮生笑道。

  “净胡说!”

  唐阮阮瞪了他一眼说道,“我一进去就感觉到了,他身边那个张允德不简单,我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她们对我的戒心当然要低一些,你个高高大大的男人进去,恐怕他们轻易不敢放下戒心。”

  “你说的也有道理。”叶淮生点头道,“这个张允德确实不简单,我曾经听人说他当年号称龙佩林座下四大金刚之首,对龙佩林的忠心自不必说,他能有这个称号,想必手上的功夫也是不弱的,而且听说他之前行事一向心狠手辣,大家都不愿意得罪他。”

  “我现在倒是想知道你和他对上了,谁更胜一筹。”唐阮阮突然说道。

  “你啊,若你真的想知道的话,那我改天试试不就知道了。”

  叶淮生无奈摇头道。

  “还是算了吧,总不能叫你平白无故的找他打架,而且恐怕我今天一露面,晚上咱们俩的消息就摆在人家得桌面上了。”

  唐阮阮摇头道。

  “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耐心的等待了。”

  叶淮生幽幽的说了一句。

  还要去警告一下那个董秀坤。

  叶淮生在心里加了一句。

  ……………………

  “叶哥,他出来了。”

  一个穿着打着补丁的灰色大袄的瘦的跟竹竿似的男孩儿走到叶淮生面前说道。

  “小海,你先回去吧。”叶淮生点头拍拍他的肩头说道。

  “叶哥,要不要我帮你揍他一顿。”

  小海有些兴奋的问道。

  叶淮生摇摇头道:“不用,我就是找他说说话。”

  叶淮生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在路边上走路的一个男人。

  “行了,你快回去吧,别叫你妈担心。”

  叶淮生拍拍手掌说道。

  “那、好吧,那叶哥你有什么事再来找我。”

  小海点头道,然后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起。

  叶淮生看着这个男人进了新华书店。

  叶淮生笑了笑也走了进去。

  董秀坤一般很少出单位,因为他住在单位的宿舍里,平时也只有周末休息的时候会出来走走。

  他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书店。

  “你就是董秀坤吧?”

  突然一个年轻男人走到他面前问道。

  虽然用的是疑问句,但是语气里却满是肯定。

  董秀坤将书抱在怀里,确定自己没有见过这个男人,他疑惑道:“我是,请问你是?”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叶淮生,是唐阮阮的未婚夫。”

  叶淮生笑道。

  而董秀坤听到“唐阮阮的未婚夫”这几个字的时候,就感到大脑一片空白,他的脑海中不断的回放着这一句话。

  “我是唐阮阮的未婚夫。”

  “唐阮阮的未婚夫。”

  “唐阮阮的未婚夫。”

  他并非不知道唐阮阮有对象,但是他总是自欺欺人,告诉自己那只不过是唐阮阮的托辞。

  可是现在,这个自己无比惧怕的人就活生生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你、你好。”

  董秀坤勉强笑笑说道。

  “董同志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想跟你聊一聊。”

  叶淮生说着摊摊手。

  “好啊。”

  董秀坤勉强稳定了心神说道。

  “那我们找个清净的地方吧。”

  叶淮生说着看了看书店里人来人往的人群道。

  “好,书店后面人很少,我们去那边吧。”

  董秀坤说道。

  按照他说的,书店后面果然很清静,树叶落了一地,阳光照进来竟然还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叶淮生看着他勉强做出一副强硬的姿态,他无所谓的笑了笑,道:“我想我的来意你应该也猜到一些了吧?我不管你对阿阮怀着怎么样的心意,我都希望你离她远一点。”

  “就算你是唐阮阮的未婚夫,你也不能剥夺她与别人正常交往的权利吧。”

  董秀坤不忿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