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情感 都市娱乐 天下第一道长

第一章,宿主,卒

天下第一道长 诸羊黄昏 4367 2019-09-06 11:26

  【平界,勿坐】

  GD省,HZ市――

  夏日炎炎,烈阳高照。

  市内有一景区,唤作罗浮山,香山美景,香火飘渺,属实不愧为GD省内最著名的道门圣地,四方香客络绎不绝,前来拜山送钱,收拢钱财一票更比一票高,香客们突出的就是一个傻速...阔绰。

  行人满溢,比起道观来,更像是景区,突出的就是一个闹腾。

  人满溢出为患。

  于半山腰处黄龙观处,一约莫20岁的临时工道士,正百无聊赖的在角落里摸鱼玩手机。

  作为一名日结的优秀临时工,李果每天的工作内容大概就是来这里摸摸鱼,来这里充充门面,时不时回答一下香客们的问题,发一发心灵鸡汤,每天就有100块钱入账,中午还有一顿一肉一菜一汤的例食。

  坦白来说,相对于这个工作强度,这个工资还包吃李果还是蛮满意的,景区道观又有钱,也不会拖欠工资,算是非常不错的地方了。

  除了黑蚊子多以外,好像也没什么别的地方可抱怨的,毕竟蚊子这种东西,这个季节哪里不多呢?

  不过临时工终究是临时工,作为一个应届生,李果也觉得在这里并不是什么长久的选择。

  “唉,得找一份正经的工作了,也不知道有没待遇比现在好的啊...”李果叹了叹气,来这里当临时工其实也是迫不得已之下的举动。

  是对道门的虔诚?

  不,是贫穷。

  如果不是黄龙观开的工资比隔壁青山寺工资高的话,李果寻思着自己现在就是光头了,成为隔壁寺庙的光荣临时工和尚。

  作为一个杂鱼一本学机械的苦逼应届生,在这个一本多如狗,重本满地走的时代,想找一份符合心意的工作可不容易,特别是机械专业,找到工作指不定工资还没在这里当日结临时工工资高呢。

  想想就悲从中来,如果能重来,李果很想告诉各位小朋友,学机械死路一条...

  而在这工作也着实清闲,而且还有无线网络,上班时间想看视频就看视频,想看小说就看小说。

  这黄龙观果然是财大气粗,虽然道士不如和尚,可人家好歹是当地道家领头羊级别的道观对吧。

  李果正刷着一条条的不想点进去的b站视频无语道。

  “望天...怎么最近这种标题党那么多,为了骗人点进去起这些个没节操的标题。”

  ‘震惊,up主目睹真人不凭借任何道具飞行。’

  不知道为什么,李果感觉自己最近老是刷到这些视频,号称看到能喷火的人,斗气化马的人,跑步速度比汽车还快的人,结果点进去才发现是搞笑视频,PS手段还非常的拙劣。

  不过搞笑视频就搞笑视频吧,看着也算是打发时间,反正在这里摸鱼也没别事情可做。

  然而李果点开视频后,就提示此视频已被删除...

  李果嘴角抽搐道。

  “额,这么真实的吗?搞笑视频都删...睿站药丸啊。”

  当然,这只是一个小插曲而已,并没有让李果这摸鱼临时工的生活轨迹发生什么变化,依旧该摸鱼摸鱼,看着熙熙攘攘的香客,感受这不属于自己的景区繁华。

  另一边,一个来拜山的中年香客突然愣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然而一段时间后,一个看起来约莫40岁的中年男子开始大吼大叫起来,把周围的人,包括李果都吓了一跳。

  “哈哈哈!是系统!是系统!老子的人生巅峰来啦!MD,王家,你带给我的屈辱我要千百倍的奉还给你们,阿敏,我会回家娶你的,阿花,你等我,阿芳,好哥哥一定会回来的...我前半生苟且偷生,后半生需快意恩仇啊!他日我定刀在手,杀尽天下负我狗!”中年男子仰天长笑,周围的香客都不明所以。

  突然的发什么神经呢?

  中年的脸色潮红,仿佛遇见了什么今儿真高兴的事情,手舞足蹈,嗨皮的不行――

  然而就在青年手舞足蹈的正嗨皮的时候,突然身体一阵抽搐,挺挺的倒在地上,一边抽搐一边口吐白沫,再起不能。

  “我套你猴子的!碰瓷的?”

  距离中年最近的光头一个爆退,闪的远远的,还在大喊道:“大家给我作证啊!我可没碰到他,是他自己突然大喊大叫然后倒下的啊,不关我的事情啊!我上有老下有小,身家性命可都仰仗大家作证了啊...”

  倒在地下的中年男子身体还在抽搐,周围的人都不敢靠近,开玩笑,这看起来跟精神病碰瓷似的,谁敢上?

  “赶紧救人...”

  李果看着香客出了意外,二话不说打通了景区的救援电话。

  作为合格的5a景区,从救援队到驻扎的医生一应俱全。

  在李果拨通电话五分钟后,一个中年医生就火速赶来,查看这个已经倒下的青年,一边给坐心脏按压,一边翻他的眼球看。

  “没救了,通知家属吧。”中年医生面无表情的推了推眼睛叹气道:“应该是急性心肌梗塞,他刚刚有什么表现不?”

  围观群众将他刚刚胡言乱语的事情说了一遍。

  中年医生看了看这中年男子洒落一地的书籍还有证件,凑过去看了看,这掉落的书写着《c语言,从入门到入土》,随后推了推眼镜叹气道。

  “难怪,原来是25岁的程序员啊,难怪猝死了。”

  “哇我真滴长见识了,25岁的程序员长这样的吗...”

  “唉,刚刚可能是因为加班压力太大了大喊大叫的吧。”

  原本大家觉得这就是个碰瓷的间歇性精神病呢,没想到居然是个加班加出毛病的程序员呢。

  一旁围观全程的李果瞬间打消了内心不服转程序员的想法...

  然而李果还是嘀咕道。

  “总觉得他不是因为什么加班猝死的呢。”

  刚刚那中年...啊不对,青年程序员老哥手舞足蹈,发自内心的模样实在是过于真实。

  看起来像是兴奋过度。

  高兴死的?

  正当李果胡思乱想的时候,一道明晃晃的金光从年轻程序员的尸体中飞出来,朝着李果奔去...

  卧槽!这特么是什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