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士 古装言情 快穿之护短狂魔

272.【全文完】

快穿之护短狂魔 兰桂 7912 2019-09-08 22:54

  补足订阅率可立即看正版!晋·江独发!——兰桂

  顾及到方方面面, 在凌晨一点时,公安局队长就带队将女院长和小周带走, 并拿出搜查令将女院长的电脑、摄像机等等与案件相关的东西全部搜出来当做证物。队长用塑料袋封好小周的手机,拿到他面前按了两下,调出里头的视频,“这是你发给我的吧?你要指证揭发你们院长?”

  女院长不可置信地看向小周,表情瞬间变得愤怒, 对他破口大骂。小周不停解释,不停地说不是他, 可女院长不相信, 还狠狠踹了他两脚, 被拉开都不肯罢休。小周根本不知道录像怎么会从他手机里发出去,可当时屋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若不是他又能是谁?原本队长以为他是不堪受辱才勇敢揭发, 可看到他慌慌张张一直解释的样子就知道真不是他发的。

  最后只能认定为他也和女院长有同样的癖好,喜欢录下那种私密的视频, 只是手机没设置好,阴差阳错把视频给发出去了。所有人都接受了这个解释, 所以小周错过了他唯一一次洗白的机会。

  女院长被抓的动静不小, 孤儿院所有人都起来看,小白狐和卓峰也站到了窗边看外面的情况。当看到女院长和小周满身狼狈,只裹着浴巾被押走的时候, 小白狐高兴地冲窗外叫了两声。

  卓峰抱起它, 奇怪地道:“小白你怎么从来不‘汪汪汪’的叫呢?是不是太小还不会?”

  小白狐愣了愣, 心想狐狸本来就不会“汪汪汪”的叫,它要怎么告诉卓峰它不是一只博美呢?

  还没等它想明白,就有好多人来敲卓峰的门。小白狐机灵地躲到床底下最角落的地方,还跟卓峰打了个招呼,示意自己躲好了。卓峰对它十分人性化的举动很是惊奇,但房门敲得急,他只得上前开门。看到外面走廊站满了人,他不禁皱起眉有些防备地问:“你们有事?”

  众人比他更惊奇,不可思议地问:“你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什么事?”

  “当然是你的事啊!全网都是你的消息,说咱们院长潜规则院里的孤儿,被你拒绝就恶意报复。还有你得罪卓一辰的事,网上也都传遍了。有个视频,你看看,院长说你就要被开除了,她还要赶你出孤儿院,结果没想到她居然被抓了!”

  卓峰看向他手机里调出来的视频,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赶出孤儿院他不怕,但要开除他就等于断了他未来的路!卓一辰居然这么恨他,这么小心眼儿,不把他整死不罢休,可他明明跟那个傅雪晴没有任何关系,怎么能这么不讲道理?

  卓峰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渴望变强,如果他够强,这种无妄之灾就不会落到他头上,如果他够强,就不会被学校放弃,即使他可以考到省状元为学校争光,学校也依然选择替卓一辰开除他。从前卓家给学校捐过一座图书馆,这次又捐了什么?体育馆吗?

  小白狐感受到卓峰周身的低气压,不由得有些担心。见卓峰将那些人打发走,急忙从床底下跑出来,跳到卓峰怀里蹭了蹭他的脸颊,【别担心,这个学校不要你,自有别的学校要你,你学得那么好,肯定能上学的!】

  卓峰听着它轻轻的叫声,心里奇迹般地平缓了下来,淡笑道:“不管怎么样,我还有你,你永远不会抛弃我离开我的对吗?”

  【当然了,我们说好的。】小白狐不太习惯这样煽情的气氛,它开朗惯了,当即学着微博上那些可爱的图片卖起萌来,把卓峰逗得笑个不停,彻底抛开了烦心事。

  对于十八岁的高三生来说,要被学校开除肯定是件大事。但小白狐却没把这件事当成个事儿,首先卓峰现在名声极好,次次第一很可能是高考省状元,还不畏强权拒绝了女院长的潜规则,简直是学生中的模范生,肯定受众多学校喜欢;其次卓峰现在给市长千金打工,曝出这么大的事,正义热情的市长千金肯定会帮忙;再次他们学校在这种风口浪尖难道还敢开除卓峰吗?不怕把事情闹得更大?

  它选择在半夜曝光丑闻,也是为了让那些人在民众的紧盯之下不敢再对卓峰动手,只要等到卓峰去首都上大学就可以摆脱这一切,卓一辰那个神经病难道还能把手伸到首都去?现在可不像原来的故事那样,卓峰没有被扣上“非礼”、“作弊”的帽子,没有被以人品低劣为由开除学籍、赶出孤儿院,没有声名狼藉不被其他学校接受。现在的他还是个香饽饽,小白狐估计就算卓峰什么也不做,都会有其他学校递来橄榄枝。

  小白狐估计得没错,第二天卓峰去警局做完笔录,就接到教导主任的电话,说开除的事是子虚乌有,学校从没有那种想法,还会好好培养他。接着他又接到三家高中的电话,一家和现在的学校势均力敌的,承诺只要他过去就让他进师资最优良的班级;一家很一般的,承诺只要他过去就免除他所有学费;还有一家私立学校,承诺只要他过去,就免除学费、安排免费宿舍、让他进最好的班级,并且每次考试都有奖学金。

  高中还有一个学期才结束,进什么班级已经不重要,但免除学费和考试奖学金却非常吸引卓峰,刚知道自己被人算计就发现了好几条后路,让卓峰心情大好,再也没有之前的忐忑之感了。

  现在的学校老师不公正,处处偏帮富二代、官二代,还想把他开除,卓峰对学校一点感情也没有了,更不想考个状元为这样的学校争光。所以才一个周末的时间,他就考虑好了,接下了私立高中递来的橄榄枝,由私立高中的人出面帮他办好手续直接转学了!

  卓峰的转学在学生中又掀起了一阵浪潮,外人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可是知道得八^九不离十了。卓峰这分明就是被逼走的啊!不少学生大骂学校傻逼,认钱不认人,为了卓一辰那种败类居然把未来的省状元赶走,简直眼瞎。

  偶有几个卓一辰的脑残粉跳出来维护少爷,也被众人的鄙视给吓退了。大少爷又怎么样?受过什么良好教育了?不但不讲道理,仗势欺人,还曾经差点虐杀了好几只流浪狗。连小动物都要虐待的人,谁相信他是好人?根本就是心理变态!

  小白狐转了几圈,听见到处都有骂卓一辰的声音就满意了。它无所事事地趴在宠物店窗前晒了会儿太阳,感觉太无聊了,突然听见方琳琳跟队长通电话,说卓一辰涉嫌行贿,成为调查目标了,便立即跳起来决定去欣赏卓一辰失败后的惨样。

  它跑到卓家的时候,正好看见队长带了两个人进入卓家,对卓家人道:“卓一辰涉嫌贿赂第一中学的校长及市郊孤儿院的院长,恶意打击同学卓峰,希望你们能配合警方调查。”

  卓母皱眉道:“我儿子双腿骨折,右边手臂也骨折了,这么重的伤只能在床上静养,是不能去警局的。再说我儿子才十八,怎么可能行贿?一定是你们弄错了,等你们找到实质证据再来吧。”

  卓母非常强势且不讲道理,最后队长只做了例行检查便离开了,但卓一辰所有通讯记录都备案成为了证据,一旦查出不对,卓一辰就别想狡辩了。

  等他一走,始终没说话的卓父大步走到床前,对着卓一辰的脸就是一巴掌,“你干的好事!”

  他轻咳两声,把小白狐放到一边地上,起身道:“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了。”他背起书包又弯腰摸了摸小白狐的头顶,笑道,“你乖乖待在这里,明天早上我给你带吃的来,小心躲着点人啊。”

  小白狐轻轻叫了两声,听着像撒娇一样,其实说的是,【带我走啊,把我藏包里带着,我可乖了,谁也不会发现。】

  但显然他们的交流不在一个频道上,卓峰再次摸了摸它的头顶就大步走了。小白狐追到门口,不高兴地踢了踢小石子,【他居然把我自己丢在这儿了,明明大家都说我是族里最可爱的小狐狸,人见人爱,原来都是骗人的!算了,001出来,快给我用清洁术,这一身臭味儿都快把我熏吐了!】

  【宿主,请允许我提醒你,刚刚你吃东西的时候还胃口大开,可见你对于脏污的接受能力还是很高的。现在对宿主使用全身清洁术一次。】

  小白狐跑回房子角落背光的地方,很快就感觉一股淡淡的灵气环绕全身,再看就已经浑身雪白了,唯有眉心一点红色的水滴印记,让它看起来玉雪可爱。小白狐高兴地在原地蹦跶了一圈,也不理系统的吐槽,直接用水系法术和风系法术清理出一块地方,趴下休息了。

  它懒洋洋的闭着眼,心想这一天它的经历也很丰富多彩呢。从看见老祖宗渡劫,到得了机缘被送来人间幻境,再到智斗恶人、开解要保护的书生,想起来都觉得挺辛苦的,它可得好好睡一觉了。

  明早那个叫卓峰的书生会给它带什么好吃的呢?刚刚只吃了那么一点,有点饿呢。

  正在小白狐要进入甜美梦乡的时候,系统突然又出声了,【系统发布任务:化解卓峰在孤儿院遭遇的羞辱与麻烦。奖励:任务完成后,将获得人间最美味烤鸡一只;惩罚:任务失败后,将强制饥饿三日。】

  什么都能忍,就饿肚子不能忍!

  小白狐腾地一下就跳了起来,速度飞快地朝孤儿院跑去。天已经黑了,大家都回家吃饭休息,它小小的一团,丝毫没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到了孤儿院,它跳到墙头四处嗅了嗅,避开人循着卓峰的气味儿一点点找了过去。

  找到的时候,卓峰正在院长办公室靠墙罚站,听着女院长的训斥。

  “你还有什么可说的?你说你身上的伤不是跟人打架斗殴来的,那刚才呢?刚才我亲眼看见你跟你隔壁宿舍的打起来了,你还记不记得院里的规矩?”

  卓峰抬起右手让她看到手中被抢烂的馒头,试图解释,“院长,我没跟他们打,是他们要抢我的晚饭,我才跟他们推攘了几下。”

  女院长一把将戒尺拍在桌上,大声道:“你是说我误会你了?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你说我是相信你的狡辩还是相信我自己的眼睛?”

  卓峰紧抿着唇,没再说话,显然是一副认骂认罚的样子了。小白狐在窗外伸出头打量着四周,琢磨要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地帮助卓峰。

  这时,它突然看见女院长站起来走到卓峰面前,然后捏住了他的下巴,略带暧昧地说:“其实我还是很愿意相信你的,你知道我对你一向十分欣赏,对你将来的发展也特别看好。不如你跟我去我的宿舍,好好给我解释一下,要是你说得好,我就免了你的惩罚,怎么样?对了,这两天院里又收到一笔资助款项,要是你符合条件的话,我可以选你做资助对象,这样你高中、大学的学费就都有了,你看呢?”

  小白狐听得满脑子浆糊,忍不住问道:【001,她是什么意思?我怎么感觉这么不对劲呢?你看书生都满脸屈辱了!】

  卓峰偏了下头,后退一步,与女院长拉开距离,面无表情地道:“谢谢院长好意,如果院长认为我有错的话,我甘愿受罚。”

  “你!敬酒不吃吃罚酒!”女院长恼羞成怒,“好啊,你打架斗殴还说谎狡辩,我就让全院的人都看看你有多顽劣!”

  系统慢半拍地回复道:【根据评论区分析,院长是在邀请卓峰发生进一步关系,在狐族应该把这种行为称作——求欢。】

  小白狐瞬间瞪圆了眼睛,在心里放声大叫,【求欢?!!!她一个又老又丑的女人居然想染指书生?太过分了!还敢威胁书生,我一定要好好教训她!】

  小白狐不等女院长再说下去,用土系法术控制墙边柜子上一盆花里的土,用力一挪,那盆五六斤重的花就朝女院长直直落下,“砰”的一声砸到了她头上!

  女院长尖叫一声,伸手去捂被砸的部位,却摸到一手鲜血,顿时吓得面无人色,尖叫不停:“叫救护车!快把我送医院去,好多血啊!”

  小白狐嘻嘻一笑,得意地扬了扬小脑袋。其实它有用风系法术托着花盆的,并没有把女院长伤得多重,顶多就是被砸成两半的花盆划了道小口,看着血多其实只是皮外伤而已。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这方面它还是很有分寸的。

  几分钟后,卓峰已经叫好了救护车,还用医药箱里的纱布简单给女院长包扎了一下。看到女院长被吓坏的身影进入救护车,他发觉自己心里竟觉得有几分痛快。女院长已经不是第一次骚扰他了,自从他16岁长得人高马大之后,就时不时被女院长暗示一番。因他屡屡拒绝,女院长还断了他的学费,以至于他必须到处打零工才能念得起高中。

  这次女院长被砸,把威胁他和惩罚他的事儿都给忘了,还真是一件好事,他心里狠狠松了口气,也许这就是女院长的报应吧,到底还是老天有眼的。

  卓峰勾起唇角,一身轻松地往宿舍走去。快到门口的时候被隔壁宿舍的人拦下,嘲讽地道:“大家瞧瞧啊,咱们的年级第一大学霸手里还拿着在地上滚过的馒头呢,卓峰,你这是打算回去吃啊?怪不得你喜欢喂流浪狗,你这分明跟它们是同类啊!哈哈哈!”

  不少人跟着哄然而笑,大家同是孤儿院长大的,同样承受外界异样的眼光,偏偏卓峰处处出色,不止每次都是年级第一,还要参加大大小小的比赛得冠军得奖金,连样貌都比他们出色数倍。他就是老师、同学都喜欢的那种人,要不是他忙着打工没时间发展人际关系,恐怕如今他已经是学校最受欢迎的人之一了,他们天天跟卓峰抬头不见低头见,哪里能甘心?

  于是恶作剧看卓峰被贬低到尘埃就是他们最乐意做的事,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满足的?

  卓峰心里是想把馒头外面脏了的皮剥掉吃的,毕竟他中午就没吃饭,一个大小伙子熬到现在真的很饿了,计较不了那么多,但这不代表他愿意任人取笑。他沉下脸看着对面的人,冷冷地道:“院长出事,你却在这里开心的大笑,是对院长有什么意见?你该不会正在心里幸灾乐祸吧?”

  那人脸色顿变,“你!你胡说八道!”

  他突然被说中心事,着急得不知该怎么辩解。他看见女院长满头血的上了救护车,心里别提有多痛快了。因为他之所以怨恨卓峰,最大的原因就是女院长在被卓峰拒绝后找上了他。

  他不像卓峰那么有骨气,不能没有孤儿院的资助,也不敢得罪女院长,所以从17岁开始就被那女院长占尽了便宜。如果那女院长人长得漂亮也就算了,这种事男人也不怎么吃亏,可偏偏女院长又丑又胖,他每次去都强忍着恶心。不能报复女院长,他只能把满腔恨意都朝着卓峰发泄。要不是卓峰拒绝,他怎么会遭受这种侮辱?

  现在卓峰还当众挑破他的心思,他都不敢想等女院长回来之后会用什么手段惩罚他,顿时愤怒地指着他道:“你冤枉我!我打死你个阴险小人!”

  卓峰皱眉将他推到一边,冷哼一声,“你想在院里打架,我可不想,院长去了医院,我没兴趣在院里惹事,让开!”

  众人虽然乐意看卓峰倒霉,但早早就见识过卓峰打架的狠厉,倒是没人愿意当出头鸟跟他对上。再一想院长受伤,他们在这时候闹事肯定会受到加倍的惩罚,还不如就这么算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