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士 古装言情 史上最难攻略的女BOSS

1419、方家女

  自古道,聘为妻,奔为妾。

  那方姑娘不管是使用了什么手段得来的肃郡王的玉佩,从她拿出来的那一刻起,在外人眼中,拥有男人的贴身物件的她就与肃郡王的关系不清白了。只要郡王府不松手,进郡王府为妾就是她这一生唯一的出路,

  萧明珠不说话,只是带着怀疑的微笑直勾勾盯着丁微看,丁微看到她眼神中不掩饰的戏谑,知道她在意的并非是方姑娘的事,而是想要打趣她,她不由得面上飞红,飞快低头端茶,掩饰自己的不自在。

  刚刚明珠问,事儿若是落到她头上该如何,实际上她心中是有明确答案的。

  若她嫁的不是白开心,若她现在与白开心的相处不是深情似海,必定会与卢柠夕是一个解决套路。把人接进府,名份已定,任由那人手段百出,她以正妻的身份,就可以把人压得死死的,甚至任意搓扁揉圆。

  但现在,她是绝对不会那么做的。白开心她的夫君,在他没有亲自与她开口说要别的女人之前,她不会让任何女人,有任何的机会靠近他,更不会主动给那些女人套上与他妾室名份的。

  不过是一块玉佩惹来的麻烦而已,没了那最直接省事的办法,还有其它的套路。只不过要稍稍麻烦一些而已,但为了他们的家,他们的孩子,她的夫君,她是不怕那些麻烦的。

  卢柠夕之所以这样选择,只不过是有她的不得已。

  丁微心思一动,轻轻叹息了一声:“皇家妇,可不是那么好做的。”

  当初,她就没动过嫁进皇家的心思。

  “确实。”萧明珠点头,表示深有体会。

  当初,她选择阿钧时,老爹也很担忧,还一再询问她是否想好了。那个时候她也没觉着哪儿不好,直到现在才知道,有人得罪了她,她想一脚踹过去,还得考虑一下后果,真是不自在。

  丁微被她这话给惊着了,她真没见过比明珠过得更舒服的王妃了。皇上对她别眼相看,逍遥王爷对她一往情深,亲爹萧国公还英勇可靠,亲弟对她千依百顺,还入了那传说中的老神医的法眼;王府的事务不要打理,没有婆媳问题,皇亲国戚不敢来招惹……

  皇家妇舒服到她这样,还嫌不好做?

  她轻拍了萧明珠一下,暗示道:“这话,你别与旁人说……”旁人一定会认定她在炫耀的!!

  “我也就跟你抱怨抱怨而已,旁人不说的。”萧明珠冲她挤眼,又把话给说回到了初她们聊的方家事上:“好像那个方姑娘还不太愿意……”

  “这事由不得她的。”对此,丁微倒是一点也不担心。

  不过瞧着眼前卢柠夕的那些做法,可见肃郡王似乎没在太在意那位方姑娘,想必,那个方姑娘很快就会明白这一点的。

  “也许,她摆着架子,不过是提提身价罢了。”侧妃、良妾,贱妾,以哪种身份进府,区别大了去了。

  丁微走了之后,萧明珠也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对她来说,只不过是一件打发时间的谈资而已,并不觉得能与她扯上什么关系。

  又过了几日,萧明珠收到了一份很特别的帖子。

  大红的帖子里字迹稚嫩,一笔一划却写得非常认真,下面还并列签着两个名字。

  萧明珠一瞧就乐了;“这两小家伙还知道惦记我。”

  知春在旁边打趣;“只怕是两位小哥儿是怕您忘了他们的生辰礼。特意给您下帖子来提醒的。”

  “啊,他们不至于这么滑头了吧,”萧明珠面露了诧异,扭头问韩允均;“会吗,会吗?”

  韩允均瞥了一眼帖子,见帖子上的署名是萧怀丹两个儿子,忍不住也轻笑了起来;“有可能的。”那两个聪明机灵的孩子刚刚三岁的时候就在丹二叔的教导下启蒙了,据说是两个读书的好苗子。

  “果然最狡猾的就是读书人,他们这才进学堂就知道给我下套了。”萧明珠磨着牙,手一挥,胳膊上的几个红玉线镯哗哗作响;“明儿个非让他们空欢喜一场不可。”

  韩允均有些哭笑不得;“你若真把他们的生辰礼给免了,只怕他们后儿就要上门来哭了。”

  那些几个小子被明珠接到国公府养过一两年,与明珠非常的亲近,而且也非常的聪明伶俐,他瞧着也是极喜欢的。

  萧明珠迟疑了一下,决定;“那就明儿傍晚再送过去,让他们尝尝失望的滋味作为惩戒。”

  话是这么说,萧明珠一直惦记着这件事。入睡之前,她哎哎唧唧跟韩允均商量;“我明儿能不能过去看看。”

  明天那些小家伙们应该都会在丹二叔家聚齐的吧,她已经好久都没有看到过他们了。

  实际上,相比去见他们,她更想接他们来王府住上几日的。

  年初二回国公府的时候,遇上那些小家伙们,她也曾提过的,只是被人小鬼大的棋哥儿给拒绝了。棋哥儿的理由她能理解,虽然小家伙们都回了各家,但那几家都没有提当年的寄养文书,他们若是与王府走得太近,未必不会引起某些人的贪念。

  韩允均替她掖了掖被角;“你若想去,明儿我陪你去。”

  “真的。”

  萧明珠大喜,亲了他一口,带着笑睡着了。

  次日,准备出门的时候,王大人来了,萧明珠只得请婷姐做陪,先行去萧怀丹府上,让韩允均和萧木石随后过来。

  她为了给小家伙们一个惊喜,特意没有乘坐那王府标准性的马车,明面上也没有带太多的人。

  她的马车才转刚转进萧怀丹居住的那条小巷,玄二就放慢了马车的速度,隔着车帘禀报;“王妃,那马姑娘和方姑娘在萧府门口,要不要先派人过去吱会一声?”

  虽然目前为止,没有查出那两家人有什么问题,但他也不敢冒失地让王妃靠近她们。万一出了什么事,他万死难辞其咎。

  萧明珠怔了一下;“她们来做什么?”

  婷姐不知道这两位姑娘是什么来历,见玄二这般谨慎,她挑起窗帘一角,飞快的打量那两个姑娘几眼,道;“两个都是麻烦。”

  她虽然不精通面相,但瞧着那两个姑娘一个长得尖酸刻薄,脸上还带着怒气,一个泪流满面,仿佛天下人都负了她的模样,就没什么好印象。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